【台湾黑熊】南安小熊落难记(中)

文/黄美秀

人气 2108

【台湾黑熊】南安小熊落难记(上)
(接上文)

不得不的介入

于是美秀老师当天就在脸书上发文宣导,呼吁游客不要在进入当地。“灾难,抑或是母子团聚的契机?”她问:“你家的小小孩若走丢了,你希望大家都去围观拍照打卡吗(偏偏熊妈妈对人又很敏感甚或感冒)?”希望民众发挥同理心。这篇发文经过媒体转载,加上当地也有居民在外围劝阻,游客在隔天就几乎消失无踪了。

后来花莲林区管理处7月23日(星期一)下午也召开紧急研商会议,讨论南安瀑布台湾黑熊幼熊后续处置及因应措施,决议扩大封路范围。美秀老师并未出席会议,因为她和团队正在南安瀑布现场监测小熊的状况。此时小熊其实状况已经如风中残烛,身形越来越瘦弱。

美秀老师的呼吁、各单位的协助封路、媒体帮忙劝导、民众的配合,大家都只希望母熊能够及时出现,带走小熊返回深山林里。但众人的期待最终还是落空了,母熊并没有回来把小熊带走。于是持续封路,而小熊也在游客中心入口附近徘回,最后躲进卓安桥下的桥墩。可见国内对于黑熊救援缺乏标准作业流程,南安小熊走失的处理过程似乎也有些失控。

美秀老师和兽医,以及台湾黑熊保育协会团队在管理单位的授权下开始提供小熊食物。之后并定时将食物(犬用代奶粉、幼犬颗粒饲料、婴幼儿副食谷粉,调制成250ml粥状食物喂食)从桥上垂吊下去给小熊,期望饿了11天的小熊起码可以先填饱肚子。团队同时也在它躲藏的桥下沙洲丛林下设置一个笼子,摆食物,希望让它随意进出,作为预防小熊遭遇危急状态时,可以立即捕捉的备案。

美秀老师抵达后第三天,小熊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活动力也下降,现场附近还发现疑似拉肚子的小熊排遗,也不太肯吃东西。而且原本应该活泼好动的小熊,大多就躲在桥墩下。下午五点开始,食欲明显较差,对各种食物显得意兴阑珊,大概仅吃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食物。小熊状况不稳定,未因近日投食而有明显活跃和进步,而且未曾离开卓安桥墩边的灌丛,不像日前被目击时仍有精神活力四处跑动。23日晚上,现场只有美秀老师团队,小熊依旧躲在草丛里,拒绝进食。研究团队开会商议明日捕捉的必要性,情境沙盘推演路线,人力和所需器材,并开始调配器材,以备明日之所需。当天午夜,小熊仍是不吃。

24日一早,小熊仍是原躲藏于桥墩下草丛中休息,行动及神情懒散。垂挂食物后,它仅舔食了盘子里汤水,留下固态食物,水果(香蕉、火龙果)亦没有吃。兽医张钧皓也在桥下发现小熊有拉稀便的情况。团队兽医研判小熊身体应该有状况了,立即联系并建议管理单位立刻捕捉安置,以进行治疗,先保住小命再说。

7月24日下午三点,花莲林管处遂展开捕捉小熊作业,于下午准备好垂降装备、各样器材工具,并找来当地两位原住民朋友协助捕捉小熊。在捕捉小熊的过程中有惊无险。开始捕抓时,小熊就往山壁冲去,使出浑身解数要逃离,却失足滑落山壁,在千钧一发之际,当地布农山青赖志节刚好在小熊下方,一把接住了小熊,保住了小熊的安危,同时结束这场捕捉。

随后小熊立即被送往附近的林务局花莲玉里工作站的苗圃安置。之后遂启动一连串健康检查,台北市立动物园兽医团队还为此派出医疗车专程南下。直到27日,检查结果出炉,小熊有中度至重度的贫血,以及肺炎状况。失亲落单小熊的紧急处理是国内首例,29日林管处会同专家学者召开会议,为了小熊能健康存活,而如此幼龄的黑熊几乎无法单独在野外存活,而且母子团聚的可能性已极低,遂决议让小熊接受短期的人工照养,等到恢复健康后,再进行野放训练,并送小熊回归自然。小熊自此展开人间一游的旅程,也启动了台湾第一头来自野外幼熊的返家计划。

Q&A

为什么小熊会和熊妈妈走失呢?为什么会跑到登山步道上呢?

台湾现在估计约有五百只熊,熊并不会一直在定点不动,而是会四处走动的,因此在南安那个地方发现熊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由于那个地方已经是非常靠近人类的聚落了,平常熊应该是不会想在白天时接近人类的,因此这件事情也不能够算上常态。

发现小熊的地方是登山步道旁,有许多人类在那里烤肉的痕迹,加上小熊的排遗里竟出现四只烟蒂,我们可以合理的推断,熊妈妈和小熊应是受到人类食物的吸引,才会来到这个地方。但是天亮之后,熊妈妈来不及带着小熊回到山林之中,又被早起爬山的人群惊吓到,因此才会抛弃小熊独自离去。小熊受到惊吓后,攀在树上不肯离去,接下来才有了我们熟知的南安小熊

给小熊的祝福

第一次见到小熊时,它毛发凌乱,眼神彷徨失措。

它那时小不隆咚又畏畏缩缩,我常开玩笑我的任一只猫都可以轻易撂倒它。

健康检查的结果并不好,营养不良、贫血、肺炎,这些都不是偶发,在野外和妈妈分离的日子,小熊真的吃了许多苦。

收容之后,透过监视器,我们看到小熊非常专注地吃着我们给它的粥,铁碗被舔得一干二净,心中的石头这时才放下一些。

来到特生中心后一个月,小熊第一次自己站上秤台,13.6公斤!它已经比一个月前整整长了一倍的体重,大家都好高兴,此后每次结束休假回到特生中心,都讶异小熊比上次更大了。身为一个兽医师,还会有什么比看到一只生病的动物充满求生意志地康复、成长还要让人欣慰呢?

很快地,小熊已经40公斤了,我们设下的门槛,小熊一项一项达标,它已经准备好回家,回到山里去了。经常有人问我,会不会舍不得?我总是笑笑说,不会呀!若是它没办法回山里头,才是真的舍不得呢。

在照顾、野训小熊的过程里,它总是让我们惊讶(惊喜),无论是吓人的成长速度,或是那些与生俱来、或经验累积得来的行为与能力,这些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即便野外有许多挑战,熊毕竟还是属于山林。我把担心化为期待,或许在野外会受伤,会生病,但它有无限大的森林可以奔跑攀爬,还有机会可以繁殖自己的后代,在心里想像这些画面,也就足够让我感到开心了。

――张钧皓(南安小熊长期照养人员兼兽医师)

(待续)

<本文摘自小熊回家:南安小熊教我们的事,时报出版>

责任编辑:孟凤

相关新闻
玉山台湾黑熊出没  多项措施防人熊冲突
台湾黑熊躺卧溪流 死因不明
台湾黑熊嘉义山区现踪
野生台湾黑熊牙齿创伤 半个月二度掉入陷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博鳌逞强 川普一语点穿台乌迷局
【时事纵横】拜习将同场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视频】江苏医生坚称: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鹏直播】澳洲废一带一路 战狼扮奶牛被骂翻
【新闻看点】肖文罪成背后 美国防业遭骇涉中共
【思想领袖】希金斯:如何应对科技巨头审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