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骚扰墨尔本撑反送中集会 大陆学生被拘捕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一名大陆学生高声发出侮辱性言论,被两名警察带走。(AAP)

人气: 1199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采访报导)今天(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前举办集会,支持香港反送中”。一名大陆学生在集会即将结束时高声发出侮辱性言论,被两名警察带走。

据悉,前一天(16日)晚上,在维州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组织的撑港集会上,也有两名亲共学生因非法袭击被警察带走。当晚的集会受到数百亲共示威者骚扰,这些骚扰者甚至还要袭击澳广(ABC)的摄影师。集会最后在警察的干预下提前结束。

 

维州警方发言人随后证实了这一消息。她说:“我们尊重社区以和平、合法的方式表达意见的权利,但不会容忍那些违法或从事反社会或暴力行为的人。”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活动。(Grace/大纪元)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活动。(Grace/大纪元)

受前一晚(16日)亲共示威者暴力骚扰集会的影响,墨尔本警方于今早增派数十名警力维持集会秩序。数名骑警部署在Swanston St街与Lt Lonsdale St街交叉路口,蓄意闹事的亲共学生也受到警察的盘问和驱赶。

集会期间,数名骑警部署在Swanston St街与Lt Lonsdale St街交叉路口。(Rebel Jom/大纪元)

上午10点40分,集会正式开始,多名民主人士发言,谴责中共混淆党国概念,愚弄人民。并提醒海外华人,港人“要求高度自治”并非“独立”运动,切勿为中共镇压港人造势。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活动。(Grace/大纪元)

主办方:亲共学生将为“疯狂行为”付出代价 中共不会负责

集会活动负责人高健说,亲共学生将为其在自由社会中的“疯狂”行为付出代价,他为此感到不值。(Grace/大纪元)

对于前一晚(16日)亲共学生的骚扰行径,集会活动主办方负责人之一、民运人士高健对《大纪元时报》说,亲共学生将为其在自由社会中的“疯狂”行为付出代价,他为此感到不值。

“昨天我看到有两个学生被警察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因为他们过分暴力,我很为他们担心。父母送他们出来不容易,如果他们被吊销学生签证、遣送回国的话,共产党绝对不会同情他们。”“煽动这个事情的人又不敢露面。”

高健认为,亲共学生的做法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有压力,也有一种错误的认知。”

他进一步表示,香港人民提出的要求是落实《中英联合声明》,这是合理的。“香港学生反送中,要求双普选,(中共)中央政府、香港政府完全不理不睬,利用恶警暴打学生,我们要让香港人民感觉到,我们大陆背景的老百姓都愿意支持他们,和他们站在一起。”

高健补充说,“2019年香港发生的事情是一个黑天鹅,对共产党是个噩梦,他低估了香港人民。香港是很有希望的。”

大陆留学生为中共站台 回国后反受中共监控

墨尔本一位大学教师Zhu Lian 说:“我支持港人拥有抗议的权利,特别是在澳洲。”“中国(中共)针对人权等问题采取的行动,站不住脚。”

作为大学教育和研究工作者,Zhu Lian知道在亲共者参加的活动中,充斥着中共间谍。他了解中共对澳洲渗透和影响的手段,“他们不是用武力入侵其它国家,而是用经济手段施加影响。”

很多大陆学生把争取民权的香港民众视为叛国、反中国,Zhu Lian说:“他们就是被洗脑了。”

根据之前的研究资料,Zhu Lian获悉,有一些大陆留学生回国之后,虽然拥有更好的英文能力和专业技能,但中共会怀疑他们,限制他们在国有企、事业单位的职业发展。“很多留学生在海外为中共跑腿、做事,他们信任中共,可是问题是,等他们回国后,中共信任他们吗?”

Zhu Lian认为,中共并不信任自己的人民,否则他们就不需要对人民进行如此严密的监控。

澳洲知名华裔女作家齐家贞:共产党非常邪恶 爱国不等于爱党

澳洲知名华裔女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家贞在集会中发言。(Grace/大纪元)

澳洲知名华裔女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齐家贞说:“我们在澳洲享受了自由民主,但是香港正面临着危险,他们的自由民主是被中共一点一点剥夺了。中共完全背弃了自己承诺的一国两制和50年不变。自从香港主权转移以后,香港人就一点一点丧失了自由,我觉得香港人这次站出来非常有意义,非常了不起,非常勇敢。我们爱中国,也爱香港。”

齐家贞认为爱香港和爱中国之间没有矛盾。“爱香港是指爱民主和自由,他们(中共)说的爱国是把爱国和爱党等同起来了。共产党是一个非常邪恶的组织,它并不能代表中国,但很多人被中共洗脑之后,就把两者分不清了,这其实是两码事,不能等同的。”“那些人他们打着红旗,唱着红歌,骂我们,还说自己爱国,这就是典型的把爱中共和爱祖国混在一起的人。”

齐家贞表示,今天的活动声势非常浩大,越南、新疆、西藏、香港、台湾等社区的民众都来参加。相比昨晚澳洲香港学生的集会,组织得更加完善。“昨天晚上是因为香港学生缺乏经验,他们没有知会警察局派人来。而我们一再地说,我们会很文明,但他们(亲共者)会来破坏我们的安全,所以今天警察来了很多,几个角落都是。”

律师:亲共学生不了解自由社会的行为方式

Nicholas Freeman(化名)是一名律师,曾在联合国工作。他说:“我支持香港人争取民主的权利,而中共并不尊重这一点。我真不希望天安门事件重演。”

Freeman认为,中共应该在香港进行自由选举,倾听民众的五大诉求。澳洲政府和人民应该支持港人。“即使在澳洲,亲共者和香港民众发生冲突,也是令人非常不安的。作为澳洲人,首先要保护香港民众抗议的自由和权利,使他们不会感到害怕,或受到亲共者的恐吓。”

“我们还可以给澳洲政要施压,请他们向中国(中共)提出这个问题,不能让中国(中共)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凌驾于我们的法律、民主自由、言论自由等价值观之上。”

对于前一晚大陆学生的粗暴行为,Freeman说:“他们不知道在澳洲应该怎样行事,你不能来到这,享受着我们的教育制度,享受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却用言论自由宣传中共的意识形态。他们必须尊重香港的自由,不能剥夺海外香港人的话语权。这里不是中国,你在这里不能这么做,你不能不让人说话,这就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社会就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Freeman说,很多中国年轻人到西方国家留学之后,才听说了“六四”事件。“因为中国的新闻是受到中共控制的,民众听不到政府不想让他们听到的,所以出国后听到有人公开反对中国(中共),他们还不习惯,尤其是不能忍受其他中国人或香港人这样做。”

“在中国,你看不到人们批评政府后还能自由地继续这样做,很多人都消失了。”

作为一名律师,Freeman很清楚,香港人和大陆人的观念意识非常不一样,司法系统也非常不一样。“在中国,司法不是独立的,人们只能做政府让他们做的事情;而香港有自己独立的司法系统,人们的思想更加开放。”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活动。(Grace/大纪元)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游行,支持“反送中”。(Grace/大纪元)

大陆学生Rex和朋友也来到现场,他们希望(中共)政府出面协商,和平地解决香港问题。Rex表示,言语攻击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我更希望有权力的人能够做点什么,(中共)政府应该作出表率,“告诉全中国人民,我们可以让香港得到安定,和平地解决这个事情。”

此前,“澳洲价值守护联盟”(AVA)曾发表一封“关于香港民权运动 致澳洲华人的公开信”,提醒华人同胞,港人五大诉求并非寻求“独立”;“港独”实为“伪问题”;“一国两制”是中共的承诺,落实双普选才是“一国两制”的体现;《引渡条例》修订案严重威胁香港司法独立,破坏“一国两制”。

AVA在信中还特别提出,中共把港人要求高度自治的民权运动污名为“港独”,在海内外误导华人社会,为中共镇压港人造势。澳洲华人要保持清醒头脑,不要被独裁政权所利用,站在普世价值一边才会得到主流社会尊重。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游行,支持“反送中”。(Grace/大纪元)
2019年8月17日,数百名墨尔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尔本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反送中”集会活动。(Grace/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