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后果 法国孩子手写水平降低

人气 341

【大纪元2019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关宇宁法国报导)9月16日,法国有180万名CP(小学第一年)和CE1(小学第二年)年级的学生开始了法语和数学评估,许多老师都很担心孩子们的文字手写水平。

不仅仅是越来越多的拼写错误,还有龙飞凤舞的字迹、面目全非的花式大写字母、难以辨认的小写字母、超出文字格、不沿直线书写等问题。

据《巴黎人报》报导,在CP和CE1两个年级,小学生们可以学习写出漂亮的字母,但许多老师注意到学生的书写水平正在恶化。不可否认,在社交网络和短信无限发展的时代,年轻人从来没有写过这么多话。但当谈到在纸上写下段落时,他们也从来没有这么难写过。

几十年来,课堂上专注于学习写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在20世纪60年代,CP的老师每周花10个小时教孩子们书写。如今,如果我们能花两个小时,就该庆祝了!”有19年教学经验的Laurence Pierson老师,他现在专门提供个人手写教学。

数字化影响手写

除家庭作业必需外,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残酷地制止了青少年在家中的手写机会。甚至在课堂上,学生们可以打键盘而不是在纸上写字。 在这种环境下,年轻人普遍养成了不恰当的写字姿势,练习用笔书写的训练也少得多。

“这是一场灾难,你不能让他们写三到四行。他们的手指很痛苦,因为写字手势不再是常用的,而且他们在数字时代看不到实用性。”塞纳-圣但尼省一所职业高中的副校长Rachid Djouadi道,“高中会考有十分之八的答卷,我很难看懂字迹。”

“我们进入到了另一个时代。 平板电脑已经进入幼儿园,用它来给孩子们做练习以节省时间,因为写字会让孩子们感到疲劳。我们感到非常沮丧,我觉得这很遗憾。”有35年教学经验的教师Michèle Guérin,“我们曾经练习运笔技巧,我为之奋斗。即使是普通课程,我们仍在进行。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的学校已成了一所‘恐龙学校’了。”她笑着。Guérin也是《教师!(Maîtresse ! )》( Editions de l’Opportun,2017)这本书的作者。

“有些孩子,我不知道如何提供帮助,例如一名只用大写字母书写的学生。”一位Créteil学区教CM2(小学第三年)年级的老师在一份新发表的报告中讲到,该报告致力于优先教育( éducation prioritaire)地区的学生书写问题。

“充满印刷纸的笔记本床垫”

“这可能是学校失败的一个因素,也可能是那些不想在写作中发展自己思想的人的自我限制,因为写字手势很痛苦。”塞纳-圣但尼省一所高中的历史地理教师Diane Granoux观察到。与一些同事相反,她不会惩罚学生,因为她觉得学生们不是故意的。

在她看来,通常使用的材料:笨重的四色笔和质量差的纸张是部分原因。在课堂上,她注意到要求学生们书写总是很困难,学生们从来不自愿。“你必须一再地要求他们。”她。所以她经常写好后分发复印件给学生们。“否则没法推进教学进度。特别是当我们必须完成一个大的计划时。”她回忆道。

为了减少拇指和食指的压力,“复印机”会全速转动以填补手动的减速。Creteil学区的调重点就是这些“充满印刷纸的笔记本床垫”。一名小男生讲述他如何使用笔记本的,不是用他的笔写,但“一周能用两根胶水棒!”

新职业:手写教师

面对越来越多年轻人笔记本上的文字难以辨认,近年来出现了一种新的职业:手写教师(graphopédagogue)。5E协会(Enseignement de l’écriture pour élèves, étudiants et enseignants)今天在法国已联合了约50多人。

写字的手势、纸的位置、手指的移动、字母的形状⋯⋯一切都在手写中修复。恢复手写水平需要平均6到8次复习。“我们也留家庭作业进行锻炼,每天练习10分钟。”巴黎的手写教师Laurence Pierson

在他的学生中,有一名幼儿园的孩子,很难握铅笔写字;还有一名25的优秀学生正在准备国家行政学院(ENA)的考试,并打算向判卷老师提交一份非常易读的答卷。根据手写教师事务所的收费表,一个小时的教学费用在45至65欧元之间。#

责任编辑:周仁

相关新闻
法国关注校园霸凌 专家献策
返校将近 今年法国开学津贴有多少
新学年 法国初中生开销更大
盘点法国今秋开学新规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疫情与中共:纽约警局背后红色因素
高鹗补续之年龄错谬及深度削弱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为何飙升
【纪元播报】26省市遭洪灾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泄洪
【纪元播报】蓬佩奥:华为正失去和全球电信商生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