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局势7日内起伏跌宕 习与韩正三次交锋

港澳办新闻会企图升温局势第二天 林郑突然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从8月29日中共军队进入香港到9月4日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短短一周内,习近平与江派常委韩正控制的港澳办、中联办有三次交锋。(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88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东方皓香港报导)从8月29日中共军队进入香港到9月4日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又称《送中条例》)的短短一周内,习近平与江派政治局常委韩正控制的港澳办、中联办有三次交锋。

三次交锋分别关于:一、《紧急法》;二、林郑内部讲话录音曝光及林郑记者会显示习对香港政策与港澳办异调;三、林郑宣布撤销《送中条例》的举动,让外界明显发现港澳办8月3日新闻会要升温局势的强硬政策“说了不算数”。

9月3日上午,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讲话罕见提出港澳台事务面临“重大斗争”;当天下午,江派曾庆红、韩正操控的港澳办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连放极度刺激香港局势的言论,与之前泄露的林郑内部讲话录音内容完全不同调。随即,林郑召集港区人大、政协及港府高官,发表电视公告,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时评人士分析,林郑本人实际无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这很大程度是习近平的授意,跳过曾庆红、韩正控制的港澳办中联办。

中共高层已经在香港问题上公开分裂、对阵,摊牌。

习近平讲话50次提“斗争” 首提港澳台事务

9月3日上午,习近平出席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他在讲话中称,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不会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而且越来越复杂。

习近平强调,面临的风险考验只会越来越复杂,甚至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在官媒新华社全文2,000多字的报导通稿中,习近平至少50多处提到“斗争”。

今年初,1月21日,对中共党政军省部级一把手召开了专题研讨班,习近平在开班仪式上的讲话中承认,中国现在面临着“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中共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以及“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要以底线思维去防范和化解诸多重大风险,去应对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对比习近平在1月21日与9月3日的表述,所列举的风险从年初的“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中共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升级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其中首次提出港澳台工作也出现风险,面临着重大斗争。

曾庆红、韩正制造香港乱局

5月21日,身为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江派常委韩正公开力挺《逃犯条例》修订,直接刺激香港局势,引发港人大规模游行。期间,韩正坐镇广东深圳,与港人6·12集会遭暴力清场的暴行及7·1冲击立法会的黑幕密不可分。

过去两个多月来,港府无视民众五大诉求,中共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文攻武吓不断,出动黑帮与警察暴力镇压,中共警察假冒香港警察实施暴力镇压、乃至冒充示威者挑起事端,制造乱局激化事态的内幕不断曝光。

中共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系统、香港黑帮势力、香港警队以及中共公安国安特务势力,均受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及其心腹、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操控。现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是江派常委韩正,现任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中联办主任王志民都是曾庆红的马仔。

中共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系统、香港黑帮势力、香港警队以及中共公安国安特务势力,均受江派曾庆红势力操控,不断制造香港乱局。图为9月4日太子站外的白色鲜花及连侬墙,悼念在8·31警方打人事件中受伤的香港民众。(宋碧龙/大纪元)

就在两天前,9月1日,郭声琨操控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刊文恫吓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说:“离月圆之夜还有几天,暴徒们该自己掰着手指算一算。”上述恫吓之辞暗指在9月13日中秋节,中共可能对香港扩大镇压。

在港红二代8月23日向大纪元披露,8月19日早上,北京紧急向在港各机构部门负责人传达习近平最新指示,习表示:“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自己去善后处理,不要再给中央添压力。”

之前7月中旬即有报导说,除了对中联办和港澳办外,习近平也对韩正领导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不满,目前,中央多个部门正收集各方讯息,预计对港政策将有调整。而被问责的中联办和港澳办未来会有人事变动。

习近平授意林郑放料?

8月27日,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谴责示威者暴力,并驳回“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同时暗示,拟动用《紧急法》,以处理反送中抗争。8·31敏感日前夕,林郑此举再度刺激港人情绪。

两天后,8月29日凌晨,大批中共军队进入香港,中共党媒辩称这是香港驻军第22次轮换行动。但迄今为止,只见军队29日进港,未见原驻港部队出港。

多种迹象显示,习近平增兵香港,震慑江派黑势力、防范香港局势失控的意味明显。

随后,港府林郑实施《紧急法》的调门迅即降低。在9月3日的记者会上,当被问到如何应对可能存在的暴力升级,是否将《紧急法》列入考虑时,林郑月娥改口称,对于暴力升级,相信是大部分市民不希望看到。她强调,将首先考虑其它可用的法律处理,尽力采取沟通、对话平台。

同时,林郑也表示,是否启用《紧急法》需要视乎不同情况,若暴力减低或消除,则不需要再考虑这个法例。

习近平派驻军队进港后,敏感事件连发,8月30日,外媒披露,林郑曾向江派常委韩正交报告提议撤《送中条例》,但遭否决;9月2日,外媒曝光林郑内部讲话录音,透露北京未限期解决危机、习近平不会出兵镇压香港的底牌;9月3日上午,林郑开记者会,承认录音的真实性。这些事件连环发生,暴露中共高层分裂现状。时评人事分析,内部录音外泄,是由习近平授意林郑放料。

港澳办激化局势 与林郑不同调

林郑私下讲话录音流出后第二天,习近平讲话50次提“斗争”的当天,9月3日下午3时,江派曾庆红、韩正操控的港澳办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连放狠话。

港澳办疯狂放话港人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普选”,叫嚣在紧急状态下在香港实施全国性法律,并力挺香港黑警、施压港府实施《紧急法》、扬言出兵,其刺激港人、激化香港局势、逼迫习近平出兵戒严的企图近乎公开化。

港澳办记者会针对是否实施《紧急法》、是否出兵、是否有解决香港问题的最后期限等问题的回应,与之前林郑录音透露的信息及林郑3日上午记者会上的表态,明显不同调;再次折射中共高层在香港问题上的分裂与对立。

中共官媒新华网9月3日晚21时左右,发表港澳办新闻发布会相关报导,报导中未提港澳办发言人关于港人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普选”的相关言论,也未提及在紧急状态下在香港实施全国性法律、出兵等内容;并删除了“恐怖主义”、“恐怖主义苗头”、“颜色革命”等用词。中共官媒删减港澳办强硬言辞,也突显中共高层的分裂与两种声音。

林郑突然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港澳办新闻发布会结束不久,据港媒消息,林郑月娥9月3日晚突然急召一众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全体建制派议员,于4日下午4点齐集礼宾府。

4日下午3时半起,行政会议成员任志刚、李国章、叶刘淑仪、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以及多名司局长,包括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等,到达礼宾府。

9月4日,林郑月娥定下午4时于礼宾府召开行政会议。此前有消息指林郑有意撤回修例,大批记者赶赴现场。(宋碧龙/大纪元)

但林郑没有召开记者会,直到4日傍晚5点47分发表电视公告,向全港市民发表讲话,正式宣布撤回修例,称立法会复会后会按议事规则撤回条例草案,及委任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林定国及前教育署署长余黎青萍加入监警会;她和所有司局长,会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以及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

据台湾“中央社”报导,4日下午,林郑有意撤回修例的消息通过港媒传出后,北京的多数政、媒、学界人士一开始都持怀疑态度。当形势逐渐明朗后,各种传言四起,很多人怀疑撤回修例是否“中央的意思”。

报导还说,整个下午,中共外交部和港澳办都被媒体追问反应,但这两家机构一直拒绝回应,而且当天下午都在全程紧盯着获林郑会见的建制派人士动向,甚至直接向与会者打听情况。

陆媒《新京报》和《北京日报》抢先报导了相关消息,也有一些门户网站及部分网媒转载了报导,但是中共中央级媒体都没有马上报导。直到当晚,新华社才以“林郑月娥:就打破困局提出四项行动”为题报导了相关消息,并将报导置于非常不显眼的位置。

分析:林郑宣布撤回修例 打脸港澳办

过去近三个月来,在港人持续抗争的压力之下,林郑月娥抛出了“暂缓”修例、“寿终正寝”等说法,就是不肯正式撤回,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不满,撤回修例成为港人五大诉求之一。

9月3日,曾庆红、韩正操控的港澳办新闻会杨光的言论激化香港局势,第二天,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紧急召集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全体建制派议员,随后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对于林郑宣布撤回修例,中共外交部与港澳办竟然事先不知情。

以往,多由中联办高官召集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全体建制派议员,宣布北京高层对港事务重大决策,此次关于撤回修例这样的大事,竟然改由林郑担任召集人,并随后发表电视公告,迄今未见中联办高官参与其中的消息传出。

显然,撤回《逃犯条例》的决定,跳过了韩正操控的港澳办、中联办系统,只能直接来自于韩正之上的习近平本人,这与港澳办3日刚发表的强硬言论针锋相对。#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09-06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