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肺炎患者无法确诊 外媒揭中共延误实情

1月25日,武汉一家医院。(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83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编译报导)武汉居民杨忠怡(Yang Zhongyi,音译)的儿子张长春(Zhang Changchun,音译)告诉路透社,周一(1月27日),他的母亲出现发烧症状已经两周,至今仍在等待冠状病毒测试;医生则私下告诉她的家人,几乎可以肯定她已经被感染武汉肺炎

现年53岁的杨忠怡只是武汉市许多难以找到新冠状病毒检测或接受治疗的患者之一。张长春说,杨一直无法入住院。他说,自己正在尽力使母亲获得检测并住院,在这期间,母亲已经在该武汉四家不同医院未隔离区待过,以治疗她不断恶化的肺部。

“我和哥哥每天都在医院排队。我们在早上6点和7点去,整天排着队,但是我们没有任何新的答案。”张告诉路透社,“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没有床位,等着政府发通知,然后跟踪新闻,看看发生了什么。’医生们也都很沮丧。”

中共延迟新病毒检测 控制网络言论

1月10日,中共与其它国家共享新病毒基因信息,这种新冠状病毒正式被称为2019-nCoV,被确定是导致武汉一名61岁男子死亡的原因。日本和泰国等一些国家在其后三天内开始测试来自中国的旅客是否带有该病毒。

但是,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一名官员告诉路透社,新病毒的检测试剂盒直到1月20日才分发给武汉一些医院。武汉市卫生部门称,在此之前,样品必须先送到北京实验室进行测试,这一过程需要三到五天才能得到结果。

路透社对武汉卫生当局数据进行汇编,结果显示,在这段时间,武汉的医院将接受医疗检查的人数从739人减少到82人,且中国国内没有新的病例报告。

湖北没有新的病毒病例报告那一周,也是省级人大和省级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期间。

在武汉缺乏可靠数据和测试能力的情况下,中共当局在发现新病毒后的第二天仍向公民保证,该病毒不会广泛传播。且在过去几周里,中共审查有关疫情的负面在线评论,并逮捕了八名被指控为“谣言传播者”的人。

“一名医生没有戴口罩,我们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没人告诉我们任何事情。”一名陈姓45岁女性告诉路透社。在住院五天后的1月20日,她的姨妈被证实感染武汉肺炎

“我在微博上发布了姨妈的照片,警察给医院当局打电话。他们(医院)告诉我把它(姨妈的照片)取下来。”陈女士说。

专家:疫情爆发后 中共未提供足够数据

报导说,中共当局延迟测试受到质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资深学者、主要研究新兴传染病和大流行病防范的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对路透说,一旦确定出病毒,“你需要确保拥有所有试剂(用于化学分析的物质)样品,并将其全部送到要进行测试的地方。”

阿达利亚表示,中国(中共)在应对疫情的这一阶段存在问题。他说:“我们已经听说那里的医疗专业人员短缺,检测试剂盒和药物也短缺。”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传染病数学模型研究中心教授约翰·埃德蒙兹(John Edmunds)表示,中国(中共)在首次(疫情)爆发后没有提供足够的详细数据。

他告诉路透社:“我们对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它(中共)是无能、保密还是有意为之,但如果我们能掌握一些基本的流行病学数据,那将非常有用。”

测试用品短缺和中共最初的沉默,导致外界认为中共未改2002年SARS爆发期间的隐瞒行为。

病人仍在等待 武汉医务人员:实际死亡人数更高

四个人告诉路透社,他们被拒绝接受测试,因为该过程涉及一个复杂的报告系统,包括医院、地区和城市卫生当局以及疾病控制官员。

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官员说,要获得测试资格,患者需要满足某些标准,例如出现发烧和肺炎的症状,而且患者数量激增意味着“不可能立即进行测试”。

三名医院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接受了医生如何进行检查和确认病例情况的通报后,这三人告诉路透社,(中共)官方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并未反映实际死亡人数。

一名医务工作者告诉路透社,武汉市卫生当局限制检测,主要是因为缺乏检测试剂盒,并且在决定谁接受检测之前要筛查患者名单,这需要几个小时。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路透社:“有些重病患者被排除在最终检查名单之外,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将无法治愈。”“实际死亡人数更高。”

湖北和武汉市卫生部门未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张长春的母亲至今仍在等待检查,张说,其中两家医院告诉他,他们没有配备测试套件,另一家医院告诉他没有空位可以让他的母亲进行测试。

这些医院都没有回复路透社置评请求。

今年69岁徐恩恩的女儿告诉路透社,自1月8日以来,父亲一直发烧和肺部感染,被武汉六家医院拒绝接受检测,医院说没有床位。现在徐的症状恶化了,开始出现呼吸困难。

他的女儿在微博上公布父亲病情后,终于在1月22日被接收在武汉汉口医院排队接受检查。

一名33岁的武汉刘姓妇女说:“我们所希望的只是确定是否感染病毒。”她的父亲自1月14日以来一直在医院靠呼吸器呼吸,周一仍未能接受病毒检测。

兰开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估计,在武汉,只有5.1%的感染者被发现。

责任编辑:叶紫微 #

评论
2020-01-28 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