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抵制文化运动羞辱国父 清醒者发声

作者:布拉德.伯德(Brad Bird)/翻译:李平

不久前,加拿大女王大学法学院大楼去掉了加拿大首届总理麦克唐纳的名字。图为女王大学。(Lars Hagberg/加通社)
人气: 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前不久,加拿大女王大学法学院取消法学院大楼中的加拿大国父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名字,抵制文化运动(Cancel Culture)到处攻城掠地。

投反对票的法学院教授帕迪(Bruce Pardy)认为,批判理论已经占据了加拿大大学的建筑大楼,其追随者正在摧毁加拿大传统和英雄人物,历史事实被任意踩踏。有人呼吁,必须结束这种疯狂。

政治正确走向极端和疯狂

加拿大西岸最近发生的事情,更令人寒心。前不久卑诗省选辩论中,有一个问题是:作为白人政治领导人,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特权和下意识的偏见?

自由党党领威尔克森(Andrew Wilkinson)回答是,当年他作为医生为原住民看病时,觉得人都是平等的。这种回答很漂亮,政治正确打满分,但要论事实,只能打零分。为什么?在法律面前,的确人人平等,但除此之外的所有其他方面,人是不平等的,每个人才能、脾气秉性和体格,都不一样,大伙能一样吗?

轮到卑诗省长贺谨(John Horgan)回答时,他说自己小时候在温哥华岛打长冰球时,一起玩的有原住民和亚裔朋友,觉得大家都一样,根本没注意到肤色差别。

贺谨这番本来很正常的话,立即引来政治正确疯狂口诛笔伐,遭到抵制文化运动(Cancel Culture)成员疯狂抵制,次日《维多利亚时报》专门刊文说贺谨为自己白人特权辩论中的不当言论道歉。

随后,贺谨也被迫公开忏悔道歉,承认自己作为白人本身就是罪过,他每天都会忏悔,提醒自己作为白人本身会引向周围人不适,他会努力改过。

清醒的少数发声

贺谨本应坚持自己立场,不要急于讨好政治正确,诚恳态度有可能会帮他赢得更多选票。果不其然,紧接着一些清醒明白的少数人站出来说话,其中一些观点在随后的时报专栏读者评论中刊登。

有读者说,如果有人觉得和其他种族或宗教的人没什么区别,难道不对吗?人人都这样的话,所谓制度性种族歧视自然就没了。另一位读者说,贺谨说他当年没注意肤色区别,却被迫为此道歉,才是最糟糕的。

另一位读者评论说,人们何时才能认识到,人们不是因为生而为白人男性才种族歧视?无知的人,才会把种族歧视教给自己无知的孩子。一味发牢骚攻击他人,不要成天盯着人坏的一面,要学会看人好的一面。

停止彼此指责和埋怨

主流媒体需要这种声音,如此才会有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同时也让人们对于重大问题能发表不同观点。有了思想言论自由,精华的东西自然会浮到表面。反之若钳制这种声音,就不会,尤其是思想还在形成过程中、成天被学校和媒体灌输自己国家和价值负面观点的年轻人,尤其能从中受益。

加拿大,尤其是多伦多,各国移民众多,有小联合国之称。无论是白人、黑人或亚裔,在这种多元文化中成长,都要和不同肤色的同龄人竞争,小时候争成绩和体育,长大争就业等,过程中都有赢有输。倾向少数族裔和女性的平权法案,是一种国家发起的针对优秀白人男性的逆向歧视。有白人男子因这种逆向歧视,没能实现梦想成为骑警。

科学家认为,如今世界上没有纯种人,人人都是杂交人种,白人只是表面肤色上的一种主观定义而已。从现实来说,生而为人,谁都不易,不要再彼此指责埋怨。如今,国父麦克唐纳也被人羞辱,最后谁胜谁负?我们坚信,真相和理智会最终战胜一切。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加拿大一位新闻工作者和作家。

原文Cancel Culture Scrubs Macdonald’s Name From University Building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