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抵制文化運動羞辱國父 清醒者發聲

作者:布拉德.伯德(Brad Bird)/翻譯:李平

不久前,加拿大女王大學法學院大樓去掉了加拿大首屆總理麥克唐納的名字。圖為女王大學。(Lars Hagberg/加通社)
人氣: 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前不久,加拿大女王大學法學院取消法學院大樓中的加拿大國父麥克唐納(John A. Macdonald)名字,抵制文化運動(Cancel Culture)到處攻城掠地。

投反對票的法學院教授帕迪(Bruce Pardy)認為,批判理論已經占據了加拿大大學的建築大樓,其追隨者正在摧毀加拿大傳統和英雄人物,歷史事實被任意踩踏。有人呼籲,必須結束這種瘋狂。

政治正確走向極端和瘋狂

加拿大西岸最近發生的事情,更令人寒心。前不久卑詩省選辯論中,有一個問題是:作為白人政治領導人,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特權和下意識的偏見?

自由黨黨領威爾克森(Andrew Wilkinson)回答是,當年他作為醫生為原住民看病時,覺得人都是平等的。這種回答很漂亮,政治正確打滿分,但要論事實,只能打零分。為什麼?在法律面前,的確人人平等,但除此之外的所有其他方面,人是不平等的,每個人才能、脾氣秉性和體格,都不一樣,大夥能一樣嗎?

輪到卑詩省長賀謹(John Horgan)回答時,他說自己小時候在溫哥華島打長冰球時,一起玩的有原住民和亞裔朋友,覺得大家都一樣,根本沒注意到膚色差別。

賀謹這番本來很正常的話,立即引來政治正確瘋狂口誅筆伐,遭到抵制文化運動(Cancel Culture)成員瘋狂抵制,次日《維多利亞時報》專門刊文說賀謹為自己白人特權辯論中的不當言論道歉。

隨後,賀謹也被迫公開懺悔道歉,承認自己作為白人本身就是罪過,他每天都會懺悔,提醒自己作為白人本身會引向周圍人不適,他會努力改過。

清醒的少數發聲

賀謹本應堅持自己立場,不要急於討好政治正確,誠懇態度有可能會幫他贏得更多選票。果不其然,緊接著一些清醒明白的少數人站出來說話,其中一些觀點在隨後的時報專欄讀者評論中刊登。

有讀者說,如果有人覺得和其他種族或宗教的人沒什麼區別,難道不對嗎?人人都這樣的話,所謂制度性種族歧視自然就沒了。另一位讀者說,賀謹說他當年沒注意膚色區別,卻被迫為此道歉,才是最糟糕的。

另一位讀者評論說,人們何時才能認識到,人們不是因為生而為白人男性才種族歧視?無知的人,才會把種族歧視教給自己無知的孩子。一味發牢騷攻擊他人,不要成天盯著人壞的一面,要學會看人好的一面。

停止彼此指責和埋怨

主流媒體需要這種聲音,如此才會有言論出版新聞自由,同時也讓人們對於重大問題能發表不同觀點。有了思想言論自由,精華的東西自然會浮到表面。反之若鉗制這種聲音,就不會,尤其是思想還在形成過程中、成天被學校和媒體灌輸自己國家和價值負面觀點的年輕人,尤其能從中受益。

加拿大,尤其是多倫多,各國移民眾多,有小聯合國之稱。無論是白人、黑人或亞裔,在這種多元文化中成長,都要和不同膚色的同齡人競爭,小時候爭成績和體育,長大爭就業等,過程中都有贏有輸。傾向少數族裔和女性的平權法案,是一種國家發起的針對優秀白人男性的逆向歧視。有白人男子因這種逆向歧視,沒能實現夢想成為騎警。

科學家認為,如今世界上沒有純種人,人人都是雜交人種,白人只是表面膚色上的一種主觀定義而已。從現實來說,生而為人,誰都不易,不要再彼此指責埋怨。如今,國父麥克唐納也被人羞辱,最後誰勝誰負?我們堅信,真相和理智會最終戰勝一切。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加拿大一位新聞工作者和作家。

原文Cancel Culture Scrubs Macdonald’s Name From University Building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