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用永恆的保守原則治國 加拿大將更好

作者:彼得.貝斯特/翻譯:周行

加拿大曾依據絕對且唯一的官方法律原則,從19世紀的弱小國家變成現在的發達強大國家。圖為加拿大聯邦最高法院。(任喬生/大紀元)
人氣: 1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9月27日】在過去30年中,政治哲學中有幾個永恆的保守原則,已被政治精英們拋棄。任何一個政黨若將其恢復為基本指導原則,在加拿大多數人眼裡,相當於占領了政治道德的製高點。

首先是絕對、唯一的官方法律原則。自加拿大成立以來,只有聯邦和省級政府可以立法。在此僅由聯邦和省立法的憲制下,加拿大從19世紀弱小的鄉村國家,發展成為一個強大、非常發達的國家。所有的成就應歸功於此雙重的主權制度,該制度具有清晰的等級控制系統,作家卡普蘭(Robert Kaplan)將其描述為「國內政治的秩序原則」。

現在,加拿大最高法院的一些裁決,已嚴重削弱此雙重主權制度。最高法院在精英們的充分認可下,授權將主權的一部分移交給原住民,使之成為事實上的憲法主權第三源。就是說,任何公司或政府提出的項目,如果位於原住民的「傳統土地」附近,都必須諮詢原住民及與他們和解。

結果是,在資源開發(尤其是大型項目)方面,加拿大作為一個國家,被剝奪了其充分的主權、立法權和執法權,造成重大資源項目不可避免地被取消或推遲 ,資本在撤離加拿大。比如今年初在卑詩省和安省出現了不受限制的原住民封鎖公共設施,就是法治被嚴重削弱後的表現。我想不到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會允許此情況發生。

儘管給了原住民這樣的權力,所有顯示社會成功的指標表明,多數加拿大原住民的情況一直在惡化。更多的權力和金錢不會改善他們的處境,只有結構上的變化才會帶來改善,這只有在雙重主權制度下才會出現。

1790年,偉大的保守派哲學家伯克(Edmund Burke)撰寫了《法國革命的反思》,他指法國反保守原則的烏託邦主義者,一意孤行地摧毀該國過去和現在的一切權威,以打造一個「勇敢的新世界」。伯克認為,眾議院不能放棄其權威地位,作為國家的組成部分,眾議院有義務保持其公信力。否則,人們很快會對權威產生困惑,法治將無存。

加拿大今年遇到的原住民對鐵路及GasLink管道的封鎖(後者被認為是「加拿大法律」不適用於原住民Wet’suwet’n的「傳統領地」),這完全是可以預見的結果,是加拿大主權被削弱的表現。

最高法院和所有的政治精英,以反保守原則的「進步主義」為名,錯誤地放棄了主權中的相當一部分,以支持原住民,並允許原住民說:他們實際上是加拿大境內的主權「子國家」。 此舉破壞了政府在加拿大人中的公信力,也破壞了其提倡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是保守理念的一個基本原則。與其他加拿大人相比,原住民現在很大程度受不同的法律管轄,這給絕大多數人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是不可接受的。

儘管需要毅力和時間,任何政黨如果能恢復這些保守原則,將會非常鼓舞人心,並獲得大多數加拿大人的尊重。◇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彼得.貝斯特(Peter Best)是加拿大律師和作家。

原文Governing by Timeless Conservative Principles Would Set Canada on a Better Course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