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用永恒的保守原则治国 加拿大将更好

作者:彼得.贝斯特/翻译:周行

加拿大曾依据绝对且唯一的官方法律原则,从19世纪的弱小国家变成现在的发达强大国家。图为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任乔生/大纪元)
人气: 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9月27日】在过去30年中,政治哲学中有几个永恒的保守原则,已被政治精英们抛弃。任何一个政党若将其恢复为基本指导原则,在加拿大多数人眼里,相当于占领了政治道德的制高点。

首先是绝对、唯一的官方法律原则。自加拿大成立以来,只有联邦和省级政府可以立法。在此仅由联邦和省立法的宪制下,加拿大从19世纪弱小的乡村国家,发展成为一个强大、非常发达的国家。所有的成就应归功于此双重的主权制度,该制度具有清晰的等级控制系统,作家卡普兰(Robert Kaplan)将其描述为“国内政治的秩序原则”。

现在,加拿大最高法院的一些裁决,已严重削弱此双重主权制度。最高法院在精英们的充分认可下,授权将主权的一部分移交给原住民,使之成为事实上的宪法主权第三源。就是说,任何公司或政府提出的项目,如果位于原住民的“传统土地”附近,都必须咨询原住民及与他们和解。

结果是,在资源开发(尤其是大型项目)方面,加拿大作为一个国家,被剥夺了其充分的主权、立法权和执法权,造成重大资源项目不可避免地被取消或推迟 ,资本在撤离加拿大。比如今年初在卑诗省和安省出现了不受限制的原住民封锁公共设施,就是法治被严重削弱后的表现。我想不到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会允许此情况发生。

尽管给了原住民这样的权力,所有显示社会成功的指标表明,多数加拿大原住民的情况一直在恶化。更多的权力和金钱不会改善他们的处境,只有结构上的变化才会带来改善,这只有在双重主权制度下才会出现。

1790年,伟大的保守派哲学家伯克(Edmund Burke)撰写了《法国革命的反思》,他指法国反保守原则的乌托邦主义者,一意孤行地摧毁该国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权威,以打造一个“勇敢的新世界”。伯克认为,众议院不能放弃其权威地位,作为国家的组成部分,众议院有义务保持其公信力。否则,人们很快会对权威产生困惑,法治将无存。

加拿大今年遇到的原住民对铁路及GasLink管道的封锁(后者被认为是“加拿大法律”不适用于原住民Wet’suwet’n的“传统领地”),这完全是可以预见的结果,是加拿大主权被削弱的表现。

最高法院和所有的政治精英,以反保守原则的“进步主义”为名,错误地放弃了主权中的相当一部分,以支持原住民,并允许原住民说:他们实际上是加拿大境内的主权“子国家”。 此举破坏了政府在加拿大人中的公信力,也破坏了其提倡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是保守理念的一个基本原则。与其他加拿大人相比,原住民现在很大程度受不同的法律管辖,这给绝大多数人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是不可接受的。

尽管需要毅力和时间,任何政党如果能恢复这些保守原则,将会非常鼓舞人心,并获得大多数加拿大人的尊重。◇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彼得.贝斯特(Peter Best)是加拿大律师和作家。

原文Governing by Timeless Conservative Principles Would Set Canada on a Better Course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