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家党急需走出阴影锐意改革

新西兰国家党将对此次竞选活动进行回顾性审查与评估,并对过去3年作为反对党的表现进行审查。图为国家党党魁Judith Collins在2020年10月20日在新西兰惠灵顿举行的议会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讲话。 后排左一为副党魁Gerry Brownlee(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综合报导)国家党领袖Judith Collins在10月17日晚大选结果揭晓后,向国家党的支持者们发表败选演说时,微笑着但含着眼泪坚定地说:“我们一定会赢回来!”让人们感到了她的决心。

Collins于上周二 (即10月20日) 召开了大选国家党的首次核心团队会议,初步决定Judith Collins继续担任国家党领袖,国家党将对其竞选活动进行回顾性审查与评估,找出哪些举措合理可行,哪些竞选决策/方式不成功,需要修改、调整、或者重新修订。

10月27日国家电台采访了Collins,但Collins没有透露半点关于国家党内部审查的细节,她只是告诉记者,这个党内审查不仅对此次竞选活动,而且还将覆盖过去3年国家党作为反对党的表现。这一过程有可能会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不过她还是间接承认竞选中出了问题。Collins 表示:“我认为我们必须调查所有发生的事,哪些出了错,哪些是对的。我清楚地认为,错的多于对的。”

Collins说:“我认为重要的是,不仅要看竞选本身,而且要看自上次大选以来的最近3年。”她唯一分享的有关竞选期间的正确做法的例子是国家党获得的志愿者支持。

Collins最后强调,这是一次国家党的审查,而不是可以通过媒体来展现的信息。而且审查是董事会的决定,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核心小组讨论和决定。

核心小组再次开会

10月28日,国家党核心小组再度开会,就一些大家关心的话题展开讨论。比方,如果当时继续让Simon Bridges领导国家党会怎样?如果Todd Muller坚持到底又会怎样?或者所有这些资深议员都继续留任、没人辞职局面又会如何?当然,这样的讨论仅仅停留在“假设”层面,其实现在已完全没有意义。

Collins利用28日和29日与每位议员进行“一对一”的会面,讨论他们在新议会中的角色和职责。

她说:“此外,他们可以在其中增加一些价值,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某些领域或经验中没有机会展示自己。”

关于国家党内的“泄密者”

让留任议员们感到愤怒的是国家党内部的泄密情况,迄今为止,究竟是谁泄密,尚无人知晓。特别令他们无法容忍的是不知是谁泄露了奥克兰Maungakiekie 选区议员Denise Lee 发给国家党核心小组的内部电子邮件,反对奥克兰市议会的一项政策公告,泄密者将此透露给了媒体。

甚至有议员呼吁对泄密者进行追捕。该名仍未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泄密者,很可能就是核心小组成员。

Collins本人应对这种愤怒负责,她在大选后的第二天就说,由于Denise Lee邮件事件浮出水面,国家党的内部民意调查下降了5%。

Collins 让她的国家党同僚明白,她希望制止泄密这样的违纪行为,并让泄密者弄清楚违纪行为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当然所有的议员都需要清楚此事。泄密者应该知道失去工作的人 (因为失去选区或国家党支持率太低而被迫离开的前国家党议员) 有多愤怒。

Collins 需要设法减轻核心小组的愤怒。令Collins无可奈何的是,她曾遇到过一位她认为可能是泄密者的人,据说那人坚决否认。

Collins 在接受《新西兰先驱报》采访时,对于抓泄密者一事表现出极度的谨慎,并拒绝了她仍在试图挖出泄密者的任何建议。

其实,她保持谨慎是正确的,因为国家党的问题并不在于谁泄的密,而是为什么会有人成为泄密者,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人对国家党不满、甚至出现背叛,以泄密这种方式来渲泄?

关于泄密一事,或许不再追踪下去、转而开始挖掘国家党内部的问题对国家党的未来更有帮助。Collins 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进一步的询问或许只会引起更多的怀疑、不满和不信任,最终结果是令人可怕的,让国家党陷于进一步的分裂,甚至瓦解。

关于选举失败的可能原因

国家党前任领袖Todd Muller 公开承认,他和前议员Nikki Kaye主导的五月政变推翻了Simon Bridges-Paula Bennet,是导致该党灾难性选举结果的部分原因,换言之,他愿意为国家党的惨败承担部分责任。这是Muller担任掌门人仅仅53天后,于7月14日突然以健康原因辞职离开议会后首次回到议会。

Muller被问到对于国家党在大选中的惨败是否承担责任时,他承认自己是其中部分的原因。他说:“我敢肯定,我的名字出现在国家党过去一年发生的‘问题万花筒’(Kaleidoscope of Issues) 中。”

另一位重量级人物也站出来表示愿意承担责任。国家党二号人物Gerry Brownlee在大选之夜失去了他曾在位24年的Ilam选区议席,本来他的命运会是一个大问号。不过这似乎取决于核心会议的决定,而非个人意志。

Brownlee 在选举的次日 (即10月18日) 就承认他在选举期间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当时他建议政府保留有关8月份最新的COVID-19 疫情的信息。他所指的错误,按他的解释,就是作了一个轻率的评论。

8月份,Brownlee列出了一系列据称可疑的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其中包括卫生部总干事 Ashley Blookfield 博士告诉新西兰人为第二波疫情大爆发做好准备,并在实施新的封城措施前戴上口罩。他说:“我并不认为像‘中共病毒’这样的问题,除了必须非常认真之外,不应以任何其他方式对待。”这番评论并无明显不当。

但是,根据观察到的现象,Brownlee罗列出的可疑事件,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安。

Brownlee还说,作为竞选活动主席,他对选举结果的责任是国家党必须讨论的主题。

Claire Trevett作为《新西兰先驱报》的政治记者,她认为,国家党本来有着非常系统坚实的政策基础,但是并没有充分地宣传,民众并不很清楚投票给国家党对他们会有何种好处,或者对他们的工作、住房、生意会有怎样的积极影响。

作为竞选活动主席,Brownlee说他的作用是确保国家党有一个运作良好的结构,他认为Collins 的竞选活动非常出色,在有限的时间内与各地选民进行了很好的互动。Brownlee认为国家党的失败是本年度内最大的震惊事件。但最终结果与其竞选努力大相径庭,只能解释为多数选民将票投给了工党,因为总理Jacinda Ardern的人气爆棚。

对于现行国家党领导层的态度

Brownlee 被国家电台认为是造成国家党混乱不堪的竞选活动的总设计师,在选举之夜他弄丢了自己在基督城的Ilam 选区席位。然而Collins 依然希望他留任,因为他的忠诚。她说:“我一直很想与Gerry 在一起,我很高兴能有核心小组的决定,而我很高兴有他担任我们的副主席。他一直是一个伟大的坚定者。”

作为当事人自己, Brownlee没有明确表示他想继续担任该职位,而是交由核心小组定夺。他希望做对国家党最有利的事。

当记者问他是否会争取该职位时,他表示这是对国家党核心小组工作方式的“根本误解”。但他看到他的所有同事都没有对他留下来表示任何担忧。

几位重量级议员分别表达了他们对Collins的支持:

·         前领导人Simon Bridges 明确表示了他的态度,他对Collins-Brownlee 领导国家党感到满意,他“再也不会”向领导层倾斜。

·         Whangaparaoa选区议员Mark Mitchell 排除了“当下”担任任何领导职务的可能性,并说Brownlee 具有副主席职位的“正确素质”。

·         前领导人Todd Muller 表示支持现任的领导团队,而且他从未听到过对Brownlee有挑战性的任何传言,以及任何负面评价。

·         Nicola Willis说,她希望看到Collins 和Brownlee “继续保持领导地位”,而Chris Bishop也说,现任领导层“在艰难的情况下做得很好”。

·         成功帮国家党夺回Botany选区席位的新科议员、前纽航CEO Christopher Luxon当选后已明确表示,他目前无意挑战国家党领袖宝座,他会继续支持Collins 作为国家袖。

国家党议员人数恐将进一步减少

由于还有多达48万张特别选票还未统计,有可能稍稍改变大选的最终结果。这些特别选票占选票总数的17%,其中有大约6.6万张选票来自海外。按选举委员会的规定,这些选票大约会在大选投票日后10天内陆续寄达。

Collins 还将等待特别投票的结果,关于可能失去更多议员的前景,她表示,这“总是有可能的”。

Collins说:“我一直认为没有必要担心无法控制的事情,你必须充分利用可以控制的事情。”

这些尚未清点的特别选票将影响3名国家党议员的命运,他们分别是列名议员Maureen Pugh,Northland 议员Matt King 以及失去了Nelson选区席位的Nick Smith。

特别投票的表决结果将于下周五 (11月6日) 公布。

现状不可接受

任何一个政党,如果内部不团结,都将面临各种麻烦,甚至灾难。无论谁领导国家党,都应该以维护该党的团结统一为最为优先的工作。

找出为何党内会出现派系、出现争斗、出现政变、出现泄密的真正原因,通过加强领导力来凝聚所有议员,整合各方力量,激发每位议员的专业作用和参与热情。

重新审核国家党的各项政策,并开始深入宣传,踏踏实实地从现在开始,深入基层、面向社区,让新西兰人切实了解国家党的各项政策。

国家党定于11月21日在惠灵顿召开第84届年会,希望一些框架性政策战略会在年会中予以确定。新西兰人希望看到一个有活力的国家党早日从大选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再度活跃在新西兰政坛,发挥其反对党的监督、制衡作用。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