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浅析奥克兰集群爆发源头的三种可能

浅析奥克兰集群爆发源头的三种可能。图为2020年10月8日,奥克兰正式恢复1级警报的第一天,人们在奥克兰CBD的街头穿行。此前由于疫情再次爆发,奥克兰的警报级别一直高于新西兰其它地区。10月7日午夜11点59分,奥克兰的警报级别才降至其它地区的1级水平。(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随着社区中共病毒感染者全部康复,新西兰在两个月内成功控制住了第二波疫情,政府积累的经验让其应对疫情的速度明显加快。

然而,新西兰的第二波疫情还有一个谜团没有解开,即奥克兰八月集群是如何爆发的。10月8日,卫生部总干事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证实,奥克兰八月集群的感染源头可能永远也无法查明。

这个关键的问题给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也意味着没有人能保证中共病毒不会再次传染给社区的居民。那么此波疫情的爆发源头到底有几种可能呢?

带着这个问题,NZ Herald的科学记者杰米·莫顿(Jamie Morton)采访了西雅图贝德福德实验室(Bedford Lab)的系统遗传学家詹姆斯·哈德菲尔德博士(Dr James Hadfield)。

通过对所有已知情况的分析,哈德菲尔德博士指出这场神秘的爆发有三种可能的解释。

第一种:通过边境传入新西兰。

这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假设,即一名感染者把中共病毒带到新西兰,并在社区中传播开来。

如果在边境隔离点的病例中找到与之匹配的基因组序列,那么这种假设将能被证实,然而,研究人员并没有找到直接的证据。

边境隔离点约40%的病例因病毒含量太少,或病毒遗传RNA降解严重,无法获得完整的基因组序列。此外,隔离点只在隔离第3天及12天对隔离者进行常规检测,预计会漏检4%的阳性病例。

由于奥克兰八月集群基因组与世界其它地区的基因非常相似,因此很难利用这些国际样本确定病毒具体的地理来源。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并不意味着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哈德菲尔德博士说:“考虑到时间、流行病学数据和该谱系的全球流行情况,我们认为奥克兰八月集群极有可能是从海外引进的新病例。”

第二种:病毒源头为社区中的病例,只是没有发现。

在2月-6月的第一波疫情中,有超过250种独立的Sars-CoV-2毒株进入新西兰,几乎涵盖世界所有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其中4月中旬奥克兰隔离点出现过2例与奥克兰八月集群相似的病例。该病例在海外感染,回到奥克兰后立即被隔离。

哈德菲尔德博士表示:“考虑到4月病例和8月感染集群之间的突变,以及所涉及的时间框架,我们的分析估计,该病例是暴发源头的可能性不到1%。”

第三种:病毒附着在包装材料上输入新西兰。

由于此波疫情最早的病例是7月31日出现症状的一名Americold冷链工人,因此存在病毒在低温条件下一直存活,并通过包装材料感染冷链工作人员的可能性。

在中国曾发现过从厄瓜多尔进口的冷冻虾包装上存在病毒颗粒,而在厄瓜多尔流行的病毒毒株中,存在与奥克兰集群基因组序列吻合的病毒。然而,该冷链公司没有收到过厄瓜多尔的货物。

8月15日,通过对冷藏设施的环境进行检测,工作人员在包装上发现了一个弱阳性的样品,其病毒序列与感染者相符,但含量非常低,被认定无法造成传染。

哈德菲尔德博士表示,在非实验室或未经控制的环境下,很难证实或排除污染物传播,但目前看来,污染物传播并不常见。

关于这次疫情的源头问题,哈德菲尔德博士表示很有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每种造成感染的情况都可能各不相同。

他指出,追踪这样的疾病爆发依赖于将奥克兰集群的基因组与其它可用的基因组进行比较。如果我们有更多的基因组数据,例如7月隔离点的基因组,那么将更有助于确定病毒的来源问题。

哈德菲尔德博士在全球学术平台Nextstrain工作,该平台通过对各种病毒的病原体进行基因组测序来获取快速分析数据,从而帮助公共卫生机构应对病毒的传播。

哈德菲尔德博士及其同事通过nextstrain.org免费提供研究结果,致力于通过数据分析当前的流行病形势,传达哪些信息数据可以告诉我们,哪些数据不能。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