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淺析奧克蘭集群爆發源頭的三種可能

淺析奧克蘭集群爆發源頭的三種可能。圖為2020年10月8日,奧克蘭正式恢復1級警報的第一天,人們在奧克蘭CBD的街頭穿行。此前由於疫情再次爆發,奧克蘭的警報級別一直高於新西蘭其它地區。10月7日午夜11點59分,奧克蘭的警報級別才降至其它地區的1級水平。(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隨著社區中共病毒感染者全部康復,新西蘭在兩個月內成功控制住了第二波疫情,政府積累的經驗讓其應對疫情的速度明顯加快。

然而,新西蘭的第二波疫情還有一個謎團沒有解開,即奧克蘭八月集群是如何爆發的。10月8日,衛生部總幹事阿什利·布盧姆菲爾德(Ashley Bloomfield)證實,奧克蘭八月集群的感染源頭可能永遠也無法查明。

這個關鍵的問題給政府的疫情應對工作帶來很多不確定性,也意味著沒有人能保證中共病毒不會再次傳染給社區的居民。那麼此波疫情的爆發源頭到底有幾種可能呢?

帶著這個問題,NZ Herald的科學記者傑米·莫頓(Jamie Morton)採訪了西雅圖貝德福德實驗室(Bedford Lab)的系統遺傳學家詹姆斯·哈德菲爾德博士(Dr James Hadfield)。

通過對所有已知情況的分析,哈德菲爾德博士指出這場神祕的爆發有三種可能的解釋。

第一種:通過邊境傳入新西蘭。

這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種假設,即一名感染者把中共病毒帶到新西蘭,並在社區中傳播開來。

如果在邊境隔離點的病例中找到與之匹配的基因組序列,那麼這種假設將能被證實,然而,研究人員並沒有找到直接的證據。

邊境隔離點約40%的病例因病毒含量太少,或病毒遺傳RNA降解嚴重,無法獲得完整的基因組序列。此外,隔離點只在隔離第3天及12天對隔離者進行常規檢測,預計會漏檢4%的陽性病例。

由於奧克蘭八月集群基因組與世界其它地區的基因非常相似,因此很難利用這些國際樣本確定病毒具體的地理來源。

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並不意味著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哈德菲爾德博士說:「考慮到時間、流行病學數據和該譜系的全球流行情況,我們認為奧克蘭八月集群極有可能是從海外引進的新病例。」

第二種:病毒源頭為社區中的病例,只是沒有發現。

在2月-6月的第一波疫情中,有超過250種獨立的Sars-CoV-2毒株進入新西蘭,幾乎涵蓋世界所有的病毒基因組序列。其中4月中旬奧克蘭隔離點出現過2例與奧克蘭八月集群相似的病例。該病例在海外感染,回到奧克蘭後立即被隔離。

哈德菲爾德博士表示:「考慮到4月病例和8月感染集群之間的突變,以及所涉及的時間框架,我們的分析估計,該病例是暴發源頭的可能性不到1%。」

第三種:病毒附著在包裝材料上輸入新西蘭。

由於此波疫情最早的病例是7月31日出現症狀的一名Americold冷鏈工人,因此存在病毒在低溫條件下一直存活,並通過包裝材料感染冷鏈工作人員的可能性。

在中國曾發現過從厄瓜多爾進口的冷凍蝦包裝上存在病毒顆粒,而在厄瓜多爾流行的病毒毒株中,存在與奧克蘭集群基因組序列吻合的病毒。然而,該冷鏈公司沒有收到過厄瓜多爾的貨物。

8月15日,通過對冷藏設施的環境進行檢測,工作人員在包裝上發現了一個弱陽性的樣品,其病毒序列與感染者相符,但含量非常低,被認定無法造成傳染。

哈德菲爾德博士表示,在非實驗室或未經控制的環境下,很難證實或排除污染物傳播,但目前看來,污染物傳播並不常見。

關於這次疫情的源頭問題,哈德菲爾德博士表示很有可能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因為每種造成感染的情況都可能各不相同。

他指出,追蹤這樣的疾病爆發依賴於將奧克蘭集群的基因組與其它可用的基因組進行比較。如果我們有更多的基因組數據,例如7月隔離點的基因組,那麼將更有助於確定病毒的來源問題。

哈德菲爾德博士在全球學術平台Nextstrain工作,該平台通過對各種病毒的病原體進行基因組測序來獲取快速分析數據,從而幫助公共衛生機構應對病毒的傳播。

哈德菲爾德博士及其同事通過nextstrain.org免費提供研究結果,致力於通過數據分析當前的流行病形勢,傳達哪些信息數據可以告訴我們,哪些數據不能。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