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人气 6068

【大纪元2020年11月24日讯】河南永煤11月10日的“意外”违约给中国大陆信用债市场投下了不小的震撼弹,不仅让河南本地的融资环境被“冰冻”,而且还波及了其它各省的地方国企,近期、有不少企业相继取消了在一级市场上的债券发行,大陆各省貌似都点燃了债市烽火。

11月21日,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四十三次会议,专门研究要规范中国债券市场发展及稳定的工作,这似乎是要在债市狼烟四起之前,想要熄灭已经点燃的火种。

相信不少人都会好奇,一家河南的煤炭企业违约,为何能让中国债市掀起如此大的波澜,而且还惊动到了中共高层?

中共当局被这债市已经烧起的烽火呛到了何种程度,从会议的内容中或许可以看出些许端倪。首先,刘鹤是中共国务院金融委主任,而这次会议也是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举行的,这意味着国企债务问题,已经从地方政府上升到了中共国务院级别。

从会议内容来看,综合大陆媒体报导,金融委共提出了五个方面要求,而第一个要求就是“提高政治站位”,要求中共金融监管部门及地方政府履行责任;其次,刘鹤在会议上还提到了对“恶意转移资产”等行为,要严肃查处。

对此,有投资界人士表示,国企债务违约问题已经从商业层面上升到了政治层面。刘鹤直接提到要严重打击“恶意转移资产”的行为,这很可能就是针对河南省政府而来,因为在违约发生之前,河南永煤拥有的中原银行的股权突然违反常态被划拨,所以这一次河南省是撞到枪口上了。

刘鹤作为中共当局的国务院副总理,在他的层面发出了警告,那这个事情一定是已经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

那中共的反应,究竟是担心债市连环爆雷有可能引发大市场的多米诺效应,还是说,在中国经济整体疲弱之时,几个债务爆雷就足以让中央高层感受到风声鹤唳的危机感?

财新网发文表示,截至2020年11月18日,今年中国大陆信用债市违约债券数量为160支,其中包含展期,违约本息合计1,221亿元人民币。报导说,虽然与上年同期比较,违约率并没有显着上升,但国有企业违约数量已升到2016年历史高峰时的水平,而国际评级机构惠誉的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则表示,明年中国国企债务违约率还会上升。

有金融业分析师认为,综合中国整体经济情况及资本市场的情况看,国企债务要爆雷绝对不是一、两个省的问题,国企不仅捆绑了地方政府、还有银行,也就是中国的金融系统。如果处理不好,向市场发出了错误信号,那可能会关系到中共当局的执政危机。从刘鹤作为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亲自把这件事提到政治层面也可以看出,这些违约事件背后波及的范围及严重性的程度,并且对于中共当局来讲,政治层面的问题就是关乎执政存亡的问题。

有大陆投资专家感慨道,现在每个省份的情况都不同,河南政府这次是硬往“枪口”上撞了,就是被点名批评了恐怕也要赖账不还了;而辽宁省政府是铁了心要华晨集团破产重整;不过,也有例外的,山西省政府今年就兑付了6,200多亿的债,一分钱都不敢赖。

关于中共地方国企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可能不熟悉中共体制的朋友们不明白,为何国企债务要由政府来决定解决方案?关于二者之间的关系,民间有一种说法是,国企就是政府的钱袋子。

如果关注中共官场人事变动,就会发现,政府和企业互调官员的情况经常出现。例如,一位柳钢前董事长就曾说过,一张两寸的小纸条,就把他调去做广西柳州的市委书记了。其实,央企与中央一级的政府人员也会有类似频繁的调动,比如,国务院国资委的某位局长在退休前一两年会被安排去担任其监管下的某个央企的高管,目的是给他退休前谋点福利。

我们知道,地方国企一般是由地方政府拥有并控股的,地方国企高管和董事会成员一般也直接由地方政府委派。同时,国企的重大投资、融资计划也需要当地国资委的审批。可以说,国企的重大事项都在地方政府的掌控之下。

因此,很多投资人的投资逻辑是基于“政府信誉”的,认为政府会支持国企,并由此而推断国企“违约”的概率非常小。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国企虽然自身的财务状况并不是很好,债务高企,但是融资渠道却非常畅通。

永煤就是一个例子。就在永煤发生违约前一个月,中诚信国际还给永煤出具了AAA的评级报告,里面还提到了永煤的一大信贷亮点:“融资渠道畅通”,同时评级报告指出企业的银行授信较为充裕。这一方面是在暗示着企业不大会出现流动性问题,因为有银行授信,企业就可以提款;另一方面则暗示着银行对企业的认可,因为银行既然给予授信就表明企业通过了银行的风控审批,另外再加上永煤账面上还有400多亿的现金,所以怎么也不像还不出10亿元债券的样子。

几天前,一个名为“债券圈儿”的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份河南省国资委10月份的官方红头文件,这个文件叫做《关于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债务风险化解和改革脱困情况的报告》,这个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就是永煤的母公司,在这个报告中明确表明,省政府对该企业的债务风险“高度重视”并“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

这份批露出的红头文件,让外界非常困惑,不是说要“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吗?怎么反过头就让企业违约了呢?这不是明显的在表示“政府信誉”不可靠吗?

无独有偶,这段时间其它国企也在纷纷爆雷。11月16日,清华紫光集团表示,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规模13亿元、票息5.6%的私募债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同是16日,华晨汽车集团也发公告说,目前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汽车集团正式破产重整。

那很多人就奇怪,中共政府为什么眼看着这些国企违约而不救呢?有分析说,永煤、华晨,都是商业类国企。2015年中共在国企改革中将国企分成商业类和公益类。商业类国企按照市场化要求实行商业化运作,参与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而公益类国企则是以保障民生为基础,服务社会。对于商业类国企,政府救助的意愿就不如公益类国企大。

可是这种分析,明显被沈阳盛京能源的违约打破了。盛京能源两支债券“17沈公用PPN001”和“18沈公用PPN001”已被市场视为城投债违约,发行人没能在2020年10月23日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沈阳盛京能源作为公共事业类的国企,为当地提供热力,属于保障民生类企业,照样被地方政府放手违约。

正是“政府信誉”,让永煤、华晨、盛京能源这些企业表演了一把“政府无信誉”。那么其它还没有违约的、但是同样基于“政府信誉”而融资的国有企业,就面临着一个风险,不能“再融资”,因为投资者不再相信政府的背书了。而一旦这些国有企业不能再融资,它们是否也会发生相继违约呢?

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有分析过,近20年来,中共在“投资-信贷-债务”的经济发展模式中推高了债务。11月18日,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中国债务累计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5%,是GDP的3.35倍。《华尔街日报》认为,跟以往不同,2020年中国债务的最大推动力来自非金融企业债务,而不是政府债务。截至第三季,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的比重是165%,是GDP的1.65倍,占了总债务的半数。面对如此大体量的债务,政府即使讲“信誉”,也很可能没有能力去实施救助。

也许有人会说,政府至少可以让银行去救助企业啊?在正常情况下,可能行,但是当前中共面临的情况是,不仅企业在爆雷,中共的银行也在爆雷。11月13日大陆包商银行在对已经发行的65亿元人民币的“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同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大约5.86亿元,不再支付。

同一天,中国货币网披露了央行、银保监会发布的一份通知,这份通知说,在包商银行接管期间,经清产核资,确认包商银行已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生存。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等规定,央行及银保监会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

这意味着,包商银行对2015年发行的二级资本债本息都不再偿还,而包商银行已经在11月12日通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授权其在减记执行日进行债权注销登记操作。

包商银行是在2015年末发行了这笔10年期的6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其募集说明书中包含“减记条款”,就是当触发事件发生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自触发事件发生日次日起不可撤销地对本期债券以及已发行的其它一级资本工具的本金进行全额减记,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也将不再支付。

包商银行是有史以来国内银行首次对二级资本债进行“减记”的银行,虽然称为“减记”,但本质上是“违约”。而相比企业违约,金融机构的违约带来的影响更大。

就好像永煤、华晨等国企违约打破了政府信誉一样,包商银行的二级资本债减记,则是打破了银行同业的“信誉”,使得投资人风险偏好下降,直接冲击了中小银行尤其是资质较弱的中小银行在市场上的融资能力。就在包商银行“违约”之后3天,也就是11月16日,海峡银行临时取消了一笔5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的发行。

中国的中小银行本身就更容易发生流动性风险,其资本补充也一直受到监管的密切关注。尤其在经济放缓、疫情冲击的情况下,企业的违约和倒闭会使得银行资产质量恶化,坏帐增加,银行资本被侵蚀。

根据中国银保监公布的信息,截至2020年第三季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高达2.84万亿元人民币,较第二季末增加了987亿元;另有大陆经济网站,通过整理上市银行2020年上半年公告数据表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上市银行不论是大行、股份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都有所下降。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显示,部分中小银行的抵御资产质量恶化能力较弱。现在,就在包商银行“违约”的影响下,又将会有多少中小银行步其后尘,因为不能在市场上顺利融资而自身流动性恶化呢?一旦储户了解到银行资金紧张,出现挤兑情况,银行就距离破产不远了。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已有5家银行被曝出发生挤兑,4月份时是甘肃银行,6月份时是山西阳泉市商业银行、河北省保定望都县保定银行,7月份时河北省衡水银行,8月份时辽宁省葫芦岛银行。根据《大纪元时报》报导,每起事件都有储户被抓,甚至山西阳泉市商业银行发生挤兑之后,当地县委要求单位所有正式公职人员限期内必须到阳泉市商业银行存款。

左手企业,右手银行,如今中共的左右手都是“烫手的山芋”。难怪副总理刘鹤会出面发出警告了。中共自来就有“亡党”的危机感,当一个个企业纷纷爆雷,一个个金融机构陆续流动性恶化之时,这种“亡党”的信号就实实在在摆到台面上来了。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李晓彤、蒋天明、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打RCEP虚牌 北京另有企图
【财商天下】钱多多麻烦多 “割富豪”时代到来
【财商天下】对抗神秘“影子金权” 川普动了谁的奶酪
【财商天下】债市连环违约 中企在美圈钱败退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微视频】世卫改病毒测试标准 拜登加入送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