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与菲利蒙炼功点的故事(4)

——她来回四个半小时 步行去炼功

图:菲利蒙(Fremont)炼功点,中央公园的伊莉莎白湖畔。(属真提供)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1月09日讯】文:属真
我刚加入炼功点时,学员不多。一位从最开始就持续来炼功的学员告诉我:“有位来探亲的台湾学员回去了,不久会再来。”一天我刚驶入去炼功点的最后一条马路,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老太太,背着个大书包在行走,直觉告诉我,她就是那个台湾学员。

在她前边,我停了车。但稍一会儿我开走了,没跟她打招呼。她确实是那位台湾学员。第二天,我提前出门,在她可能行走的一条路上慢慢前进。我想如果遇见她,我就请她上车。直到昨天相同的位置,我看见她。但她却是在相反车道的那一边,于是我又开走了,但那天我送她回家。以后的日子我就接送她来炼功。

菲利蒙(Fremont)炼功点,学员正在练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属真提供)

她的家在我的途中,每一次接她,她早准备好,车一停很快上车,所以接送她并没有增加我的路程和时间。她步行去炼功,路上至少要花四小时,甚至四个半小时。

在美国我有过一次步行数小时的经历,我外孙第一天去幼儿园,女儿把儿童座椅带走了,我只能步行去接孩子。去时气温很高,回到家已起风,天凉了。第二天孩子就感冒了。我知道这位学员坚持步行来炼功不容易。

就在那年,我发现了自家李子树上的优昙婆罗花。那天,捧了一盒李子去送邻居。按了门铃后,发现最上面的李子有两个鲜白的针尖般的小点,李子是经过两次查看的,因为采摘时很容易破损。这两朵优昙婆罗花却在即将送到人家手里时才被发现。我把李子留下了。

借来一个放大镜,在灯光下慢慢地转动李子,很不容易才能将花尖对准,看到花尖的最大一面。我看到一个圆圈,内有另一圈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半弧。当我停止转动李子,我自己感觉不到手在轻微颤动。不在放大镜下看,两朵花是静止不动的,而在放大镜下看,两朵花的摇摆,给我一种草原上“风吹草动”的视觉。两支大小相同的茎丝和花蕾,摆动得那么一致,有如两个无法分辨的双胞胎孩童,又如两个可爱的白衣舞伴在紫色的舞台上表演,神之又神,引人入胜。我如获至宝般兴喜得无法形容。

独自欣赏了两日后,我约定台湾学员第二天接她来家看。我把李子装入一个小盒,放在柜子顶上。那是我认为的整个房子唯一安全的地方。我外出了一下,路经台湾学员家的下一条街。我想过那时去接她,最后决定还是按约定的明天去。

下午,我小心翼翼地爬上椅子,把盒子取下。当我站稳在地上时,发现盒子里空了,李子没有了。顿时,失落感涌上心头。再想到与她的约定,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随即紧跟。我心猿意马起来,后悔没在李子失去前接她来看,又害怕她对我怀疑与责备。我无法让自己平静地入睡,直到第二天约定的时间。敲她家门时,我仍心乱如麻。如果她的表情、她的话有丝毫对我不满,我会察觉到,我会难受。但我还是要硬着头皮接受。

门开了,“我穿了鞋就跟你去。”她带着点喜悦地说。当她听说果子没有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看到她丝毫不满或不信任的表情。她说:“不该看的就不让看。”她没有想我的不是。她以为是她不该看,也可以说她以为自己不够资格看到优昙婆罗花

她的谦卑,她的平静与我半天来杂乱的内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当时能找到条地缝,我真想钻进去。#(待续)

作者:属真
简介:现年七十四岁,出生于香港,成长求学在上海,工作在广东。七十年代末离开大陆回香港,八十年代初来美,一直住在湾区,从事幼儿教育工作。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