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资深研究员谈台湾加入CPTPP前景与加拿大角色

图为CPTPP成员国的代表。(CLAUDIO REYE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2月15日讯】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前驻台代表司徒凡(Hugh Stephens) 及卡加利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在“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CGAI)联合发表题为:“变动中之全球经济下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的挑战与前景:台湾加入与加拿大的角色”(Challenges and Prospects for the CPTPP in a Changing Global Economy: Taiwanese Accession and Canada’s Role)的文章。

司徒凡于文中指出,CPTPP生效,推进贸易与投资自由化议程,亦带动RCEP的签署。据学者Peter Petri及Michael Plummer研究,CPTPP及RCEP合计,将可抵消在2030年之前美中贸易战所带来3,010亿美元的全球贸易损失,倘CPTPP接纳新成员,如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及台湾,将可获致更大效益,倘中(共)国亦加入(现阶段似不可能),效益将大幅增加。

学者称,CPTPP及RCEP如同为危险分裂的世界提供希望,可部分抵消美中冲突的破坏性,亦可鼓励亚太地区合作,并为世界贸易体系提出可行方向。但CPTPP因有4个原始签署国尚未批准,执行并不完整,且因美国退出及COVID-19疫情,亦影响执行成效。

司徒凡表示,除4国完成批准程序外,下一步即为扩大。许多国家已表达加入的兴趣,如英国、泰国、印尼、菲律宾、韩国、台湾等。去年加国曾就CPTPP扩大新成员进行公众咨询,其他如日本、澳洲、纽西兰等也表示支持扩大新成员。CPTPP委员会于2019年1月首次会议中曾通过指南,包括成立工作小组制定加入流程,并制定“有意加入的经济体”(aspirant economies)需符合的基准。

司徒凡称,台湾已充分表明加入的意愿,作为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员,台湾并无理由不能依据WTO第24条加入区域贸易协定。尽管日本与台湾就福岛农产品输台问题存在双边争端,但日本始终为台湾加入CPTPP之强力支持者。加拿大虽未公开承诺支持,但亦不反对台湾参与。若干年前台湾曾表达有意加入最初12个经济体的谈判,当时司徒凡曾撰文表达对台湾加入的“审慎支持”,建议在第一阶段谈判结束后(现已完成),且台湾须做好准备,尤其须展现重大改革,以消除长期贸易壁垒的政治意愿(现亦已发生),台湾政府各部会为加入CPTPP谈判所作的准备工作令人印象深刻。

司徒凡也分析“中(共)国因素”,提及台湾已作好接受CPTPP标准的准备,但中(共)国因素是最大困扰。尽管一个世贸组织成员试图阻止另一世贸组织成员加入区域贸易协定的作法不能被接受,但CPTPP各成员国对此议题的处理方式可能各有不同,在作决定时均不可避免的考虑中(共)国的反应。加拿大在1970年与中(共)国建交时仅“注示”(took note of)而非承认(acknowledge)或接受(accept)中(共)国对台湾的主张,这一方案使加国在与北京保持外交关系同时,亦与台湾发展经贸及其他非外交关系。多年来加国政府对与台湾进一步发展关系一向持谨慎态度,以免损害与中(共)国更紧密关系的前景。台湾是加国在亚洲第5大贸易伙伴,2019年双边贸易总额近80亿加元,台湾对加国贸易顺差为3比1。与加中贸易总额980亿加元相较,台加贸易额甚小,但并非微不足道,是加拿大与澳洲贸易额的两倍。

司徒凡指出,倘加国支持台湾加入CPTPP,是否会遭中(共)国“惩罚”?答案相当明显,即使在违反国际承诺下,中(共)国亦准备藉贸易手段达成政治目的,如以检疫为由禁止加国猪肉及芥菜籽向中(共)国出口,以回应加国逮捕孟晚舟。2019年加国对中(共)国出口较2018年下降16%。尽管澳洲与中(共)国已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但也未能阻止中(共)国因政治理由对澳洲煤炭、葡萄酒等进口产品采取惩罚性贸易行动。

司徒凡表示,加国审慎处理对台关系的作法正确,但支持台湾加入已有其他10国参加的多边贸易协定,与进行双边谈判大不相同。新西兰在与台湾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前,已先与中(共)国达成双边贸易协定。加国并无与中(共)国签署双边贸易协定的前景,且新版“加美墨协定”(CUSMA)中的毒丸条款,有效禁止加国或墨西哥与中(共)国签署双边贸易协定,对加国与台湾洽签自由贸易协定亦造成困难。

司徒凡强调,目前这一情况已有改变。首先,台湾加入多边协定与进行双边谈判不同。其次,加中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加国不太可能因激怒中(共)国而遭民众反对,目前仅14%加拿大人对中(共)国仍持正面态度。加中关系恶化并非因为加国支持台湾加入CPTPP,而在于欢迎台湾此类重要经济体加入,但符合加拿大及CPTPP其他成员国的利益,台湾是全球重要贸易成员、在全球供应链扮演关键角色,并愿接受CPTPP的规范。

中(共)国仍可报复加拿大,但CPTPP的多边性质,为加国提供一定程度阻隔中(共)国直接压力的作用。加中关系不睦也削弱加国内部亲中势力的制约因素。从另一角度来看,即使加国放弃支持台湾加入CPTPP,也无助于改善加中关系。

司徒凡认为,各国政府目前亟需采取步骤,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作好准备,台湾应对COVID-19疫情堪称典范,由墨西哥召集的CPTPP第3次会议声明强调,疫情期间保持合作与开放供应链的重要性,尤其在药物及医疗产品、农业及食品供应方面。声明提及“支持藉由加入提高CPTPP的价值,并热烈欢迎若干经济体展现加入CPTPP及遵守高标准的意愿”,该项声明似乎在邀请台湾加入。台湾已准备好并有意愿就加入进行谈判,CPTPP需向前迈出一步,目前接受符合CPTPP标准新成员的条件与时机皆已成熟。

司徒凡最后指出,目前似乎没有任何一国愿正式申请加入,唯恐遭拒;CPTPP也不愿邀请可能拒绝或尚未准备就绪的成员。为打破此一僵局,加国应积极支持CPTPP设定确切日期(如CPTPP2021年委员会召开时),征询潜在新成员加入的坚定意向,并透过成立加入工作小组启动谈判。加国为CPTPP第二大经济体,应开始在新成员加入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包括支持邀请台湾进行加入谈判,目前应是从谈话走向行动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