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回顾之十五     

王赫:社保费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的中共内部博弈

人气 321

【大纪元2020年12月25日讯】老龄化危机笼罩中国。有学者称中国社会正面临老龄化的“五面楚歌” (注1):“一面楚歌”来自老年赡养负担;“两面楚歌”来自出生人口;“三面楚歌”来自低收入人群;“四面楚歌”来自失业人口;“五面楚歌”来自提前退休。

实际上,这“五面楚歌”都是中共自己造成的。虽然当局把养老问题上升到“战略”高度来应对,但,中共的邪恶本性,使其拒不认错(承担“计划生育”的历史罪责),也不彻底改正错误(只是放宽生育到“全面两孩”,而非归还人民生育权);加上中共的腐朽体制,如畸形的经济体制和发展策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以及中共部门间的利益争夺,这些都使中国养老走上了一条泥泞之路。

迄今,当局破解老龄化危机乏力(例如叫嚷多年的“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尚无破题)。这里面问题繁多,本文仅讨论社保费税务统一征收中的中共内部博弈问题(养老金在中国属于社保费范畴,且是其中的大头)。

中国社保包括“五险三金”,历来存在缴费水平高、制度不公平和体制低效率三大问题。所谓缴费水平高,根据官方数字,2015年之前总费率高达41%世界罕见,2015年以来已6次下调了企业社保费率,目前仍高达33.95%,还在世界最高之列。所谓制度不公平,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分为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两大类,两者待遇悬殊;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里,企业职工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之间又差别甚大。所谓体制低效率,主要指社保费征缴方式五花八门(一部分税务部门征收,大部分社保部门征收),既存在地区之间政策标准的不统一,也存在征收部门之间信息分割不能共享,这使得社保缴费存在制度不公平与制度漏损,征缴效率低,管理成本高。

当局推行社保费税务统一征收,就是为了解决体制低效率问题。2018年8月,当局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从而结束社保经办机构与税务部门“双主体”征缴社保费的局面。

当局本意,国税地税合一之后的税务部门统一征缴社保费,不仅可以破除地方保护及地方本位的干扰,更独立高效;而且,庞大的税务征稽网点及专业人员还掌握着所有企业及个人的基本档案及应税所得信息,在全民参保及足额缴费上,税务机关相对于社保部门更“稳、准、狠”,企业漏缴、少缴、不缴现象将大大减少。

这个政策的确有效。2018年7月,当局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等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随即,一些地方追缴企业的历史欠费(约3/4的企业过去没有把费缴足),企业主群体反应强烈,社会氛围紧张;这又恰值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经济下行,迫使李克强在2018年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急喊暂停,表态: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所以,社保费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这一目标,被推迟到2020年年底前完成。虽然完成时间推迟了两年,中共内部的博弈却并未因此停止。博弈至少有二。

第一,税务和社保、医保之间的利益争夺。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社保制度建立以来,社保费除一部分省份由税务征收,大都由社保征收,社保因此形成几十万管理缴费的机构、队伍。而2018年的中共机构改革,新组建了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医疗保障局,统一管理三种医保(即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都属于社保)。现在改由税务统一征缴社保费,社保、医保的抗拒是不言而喻的。

第二,中央和地方的博奕。当局力推税务统一征缴社保费,目的之一也是为基本养老全国统筹做准备。而基本养老全国统筹至今难以破题,核心在于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冲突,穷的省份与福的省份的矛盾。另外,2018年中共机构改革,将原来分置的国税、地税合一,并由中央主管,这使本已严重集权的中央权势更盛,地方的消极抵抗也就难免了。

这样,我们就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在当局的大力推动下,今年10月30日, 13个省(区市)、2个计划单列市同步发布了关于企业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征收的公告,自11月起实施。之前,全国所有地区的城乡居民社保费和机关事业单位社保费,以及18个省(区市)和3个计划单列市的企业社保费交已经由税务部门负责征收;由此,当局2020年社保费税收部门统一征收的目标如期达成。

另一方面,大部分地区在“税务征收方式”上做文章,绕开了税务全责征收模式”( 即税务部门负责包括缴费数额核定、征收在内的全部征收环节,湖南就是这种模式),搞了个“税务代征模式”,即社保部门、医保部门负责核定缴费数额,税务部门只负责征收,相当于收银员,北京、上海都是这种模式,使中共当局的预期效果大打折扣。

结语

在社保费税务部门统一征收问题上,中共体制内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弊端比较典型的表现出来。中共内部部门之间的博弈和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博弈,不仅长期存在,而且是相当强烈的。中共虽然一贯实行中央集权制,习当局也一直致力于树立中央权威,但实际效果有限。这既表明了中共体制的腐朽,又表明了习近平中央所谓“核心”的脆弱。胡温时代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在习近平时代也未有根本改观。与表面的稳定相反,中共政局出现爆炸性局面的可能性一直很大。

注释

1、杨燕绥,“建立现代社会的养老金制度”, 2012。

2、五险三金:“五险”指的是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三金”是住房公积金、小企业欠薪保障金和残疾人失业保障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国社会老龄化 清华教授:未来将有危机
北京老龄化严重 平均每天净增450名老年人
养老负担难以承受 中国老龄化社会步入危局
老龄化严重 大陆22省市养老金入不敷出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新闻看点】美新制裁悄出台 中国3地疫情中风险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招工难 还能撑多久?
【秦鹏直播】成都49中视频疑点 揭中共3大冤案
【大话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国都铎王朝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