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奥克兰市中心交通拥堵费将开征

奥克兰市中心交通拥堵费将开征。图为2020年6月19号下午,奥克兰市的交通出现拥堵。(GREG BOW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2月04日讯】(记者宁柏综合报导)11月30日,新西兰主要媒体纷纷报导了奥克兰市中心即将开征交通拥堵费的消息,引起各方反响。

在过去的三年中,工党政府与奥克兰市议会同意联合调查如何对拥堵进行定价,以应对人口快速增长和城市道路的交通混乱,具体是讨论如何通过经济手段的调控,来减少奥克兰城市道路上的交通乱象。如今,当局建议从2025年开始,将对周一到周五交通高峰时段 (指早上6:00~9:30am 和下午3:30~7:00pm) 进入奥克兰市中心的车辆征收 $3.50、其它时段 $1.50的交通拥堵费

事情的本源

所谓的“交通拥堵费”的提出,是为了在高峰期间减少进入奥克兰市中心的车辆。一旦城市拥有更好的公共交通,期望车辆通行费在接下来的10年内逐步取消。

奥克兰市议会和奥克兰交通局等6个机构的官员一直在研究一个名为“交通拥堵问题”(TCQ) 的项目,调研报告于2020年7月完成,探讨奥克兰的交通拥堵定价是否可行,以确定如何使人们在奥克兰更有效地行动。通过正确的设计以及公共交通的完善,奥克兰的交通流量将有所改善。

这份技术报告,对26种方案进行了研究,声称拥堵定价将为所有奥克兰人带来重大好处,包括更可靠的整个城市的出行时间,提高企业生产率,减少车辆排放,改善城市大气质量。

该份技术报告发现,在周一至周五的高峰时段,对私家车进入城市主要地区收取通行费将产生最大的影响,对所有人都公平。

考虑了基于优先级和基于距离的费用,但是使用无障碍费用意味着住在郊区但无法使用公共交通的旅行者不会因长途旅行而面临较高的费用。

建议的收费将使高速公路和主要道路的性能提高8% 至12%,并且对整体道路效率的影响与学校放假期间的影响大致相同。

奥克兰交通局 (AT) 主席 Adrienne Young-Cooper 表示,TQC的发现遵循了多年的基于数据的研究,以帮助开始真正的对话,现在是时候建立与奥克兰人和利益相关者互动的过程,以找到适用于所有人的解决方案。

她说:“虽然拥堵收费只是较大工具箱中的一种工具,但对于创建高效且集成的运输系统仍然很重要。”

AT首席执行官Shane Ellison 指出,在征收交通拥堵费之前,奥克兰需要配备更好的公共交通。拥堵定价相对于当前道路定价方法的好处是,它将激励奥克兰人慎用私家车,他们可以选择在拥堵费适用的时间以外出行,或采用步行,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自行车或其他低影响的方法。

当然,希望人们多用公共交通,政府就必须切实完善公交设施,为通勤人士提供可靠便利的火车和大巴。

Ellison 说:“人们需要选择,这意味着必须启动并运行城市轨道交通和其他快速频繁的公共交通选择。”

Ellison 介绍,斯德哥尔摩和伦敦等欧洲城市,以及亚洲的新加坡。那些城市的公共交通均比奥克兰的发达,那些城市通过拥堵收费来改善道路效率,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意即在奥克兰开征交通拥堵收费是基于发达国家城市的成功管理经验。

各方的反馈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拥堵收费的引入或可减少奥克兰交通量的12% — 这一水平相当于学校假期时的交通量。

Goff 市长认为,国外的经验表明,拥堵收费是一种有效的管理手段。在此项收费生效之前,奥克兰还需要有效的公共交通设施。

他同时表示,此项收费制度将需要“公众和跨党派的支持”。

奥克兰纳税人联盟 (Auckland Ratepayers Alliance) 发文“警告”奥克兰市长Phil Goff 注意报告中的“最重要建议”。

该联盟的女发言人Monique Poirier 认为,“制定拥堵定价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提高道路网络的性能,而不是为地方政府从道路使用者那里获取财政收入。”

她对于Goff市长需要“说服奥克兰人这是增加收入的好方法”的讲法感到不安。

Poirier接着说:“许多纳税人会接受使用价格来减少高峰时段交通拥堵的想法,但他们不希望看到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不得不支付给奥克兰市议会而用于其宠物项目。任何超出盈余的收入都应从一般税率中扣除。”

她强调,拥堵费带来的收入应用于减少或取消奥克兰市议会一直征收的区域燃油税。

卡车游说机构全国公路运输者 (National Road Carriers) 首席执行官David Aitken 对此项收费表示谨慎欢迎,前提是如果这一收费确能有效减少高峰时段的道路拥堵。

他说:“虽然乍一看我们支持拥挤收费的原则,但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细节,并确保达到可预测的生产率和效率收益。此外,进入中心城市或大动脉路线的每辆货车的价格必须是正确的。”

他说,交通拥堵每年给奥克兰造成超过10亿纽元的损失,为此他敦促当局迅速采取行动。

他说:“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拥堵定价的报告。拥堵收费技术已得到了充分证明。这方面已有足够的报导。现在是时候试用一种拥堵收费方案,看看它是否真的有效。”

Young-Cooper主席表示,需要公众和利益相关者的全面参与,以确保奥克兰人支持一项计划,并对任何此类计划的运作方式有很大的发言权。

“此外,政府应确保该制度不会不公平地惩罚低收入者。应该有一个折扣计划,以降低低收入者的成本。”

网友的留言

一些网友纷纷发表他们对政府此举的看法,基本没有什么积极正面的评价,这里有几条评论,应该有比较好的代表性。

网友甲:“(毫无疑问这是) 阻止人们进入中央商务区的另一种好方法。它已经是一个鬼城,现在将更加如此。除了在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之外,这个胆小的议会还能想到什么吗?”

网友乙:“新西兰仅在5年内就无法组织黑猩猩的茶话会 (意即5年后无法继续享受目前的驾车自由了)。届时他们仍将‘与社区进行磋商’。现在是时候开始告诉人们他们正在得到什么,而不是问他们。”

网友丙:“为何要因当局在规划公共交通方面无能而支付交通拥堵费?”

这一针对所有道路使用者的新增收费,不禁令人将此与奥克兰市议会前不久公布的极其惊人的财务状况联系起来 — 它因“中共病毒”疫情损失了14亿纽元,有超过100亿纽元的庞大债务。

拥堵收费并不能完全使人们离开他们的私家车, 但一个好的巴士服务就能做到。比方北方快车道就是这样成功的,北方快车道的成功就在于它的巴士专用道。

可以预见的是,开征拥堵费应能减少前往市中心的不必要的车流、减轻城市中心区域的交通压力、增加财政收入。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一个更好的公共交通体系,开征拥堵费可能会导致人们的生活变得更昂贵、出行更困难、特定时段收费区域内商家客流更少。收费很容易做到,但这是不是在权衡各种情况后最有效的解决方案,也许需要时间来验证了。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