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疫情发展3可能 北京怪异4动作

图为武汉市一家由展览中心改建的医院,2月5日医护人员准备接收更多的感染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96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湖北十堰张湾区启动全国第一个“战时管制令”之后,襄阳市谷城县、黄冈市、大悟县等相继跟进。今天(2月14日),孝感市也宣布实施“战时管制令”,即日起全市范围所有屋苑实施全封闭管理,全面升级防控措施。

昨天,美国总统川普在iHeart电台节目中表示,中共当局在新冠肺炎(COVID-19,武汉肺炎)问题上令人怀疑。他说“我觉得他们想尽量粉饰”。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同一天表示,北京当局在新冠肺炎疫情上欠透明度,而且不允许美国专家介入调查疫情,“美国为此感到失望”。

由于当局纳入了“临床诊断”,被确诊和死亡的病例一夜暴增近10倍。不少专家认为,这个数字就是当局严重低估疫情的标志,而中共的几个诡异动作,更加重了人们的担忧,特别是被封禁在武汉城中的人们。

疫情发展的三种可能

苏益仁教授是2003年SARS时代台湾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长,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的专访中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存在着三种发展的可能性。

一是“封城”、“半封城”发挥效果,使疫情趋缓。这种发展与中共倚赖的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所说“可望在四月结束”,基本是一致的,也是比较乐观的一种发展。

二是“封城”、“半封城”效果并不理想,疫情没有控制好。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在香港或者其它地区造成社区感染。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疫情可能还会拖上一两个月。

三是疫情没有办法控制,变成慢性流行病,或者像流行性感冒,这种情况是最糟的。

苏益仁认为,会不会是第三种情况,可以把武汉当成观察点。武汉目前几乎所有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差。除了重症会加剧意外,症状轻微但已经确诊的病例,当局都没有处理,而且还有不少没有症状表现的人。这些人如果不处理,那么新冠肺炎在这些地方还是会传染下去,就是第三种情况。

封船的“钻石公主号”

因为武汉封城,再加上中共信息不透明,使外界很难窥探武汉现在的真实情况。特别是火神山、雷神山和方舱医院等等地方,别说新闻媒体,就是家属也不清楚内部的真实情况。早前还偶尔会传出一些病患求救的视频,但是中共很可能采取了局部断网,所以这种信息越来越少了。

不过,我们可以找一个类同的参照对象,由此推断武汉的情况。

在日本横滨,停靠着一艘巨型邮轮“钻石公主号”,2月3日就已经封船了。船上有3000多名旅客和工作人员,目前正在被隔离观察,至今已经十多天了。目前船上所有人员的感染率大约是5%,成了中国之外新冠肺炎感染者最集中的“疫区”。

钻石公主号是个封闭空间,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患与日俱增。(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有不少人通过社交媒体向外界传递信息,表示希望尽快离开这里。24岁的安保人员塔卡尔(Sonali Thakkar)昨天对法新社表示,船上的情况每天都恶化,每个人都很害怕。

昨天(13日)又有44人被确诊,塔卡尔说,“我们现在不求别的,只希望赶快做完全面检测,把我们和测试结果阳性的人隔离开,我们不想留在船上。”

最近几天,船上人员几乎每天都有几十例新确诊病患。人们的恐惧感增加的同时,也开始怀疑测试检验的工作速度,并且质疑隔离是不是真的有效。

邮轮要求旅客,没有特殊情况,都要待在自己的客舱,由船员们逐个房间运送食物和其它用品。

就是说,旅客之间互相不见面,可以躲藏在自己的客舱。但是船员们都在一起吃饭,一起工作。而且员工宿舍都是二人间,盥洗设施公用。这些船员会不会有感染病毒的呢?如果有,那么船员之间交叉感染的机会是很大的。

另外,船员要不断给旅客运送各种物品,在与旅客接触的过程中,也存在着相互感染的概率。而日本方面虽然已经逐渐扩大了排查范围,但每天只能进行大概300个测试。这种进度,也让船上的人们心焦。

苏益仁教授一直在关注钻石公主号的演变,他认为“这个地方等于实验的module(模组)可以知道这么样的封闭状态下,武汉冠状病毒到底会怎么样的传递。这个可以用来做武汉、湖北,或者其它地区封城的参考资料”。

武汉病患或55万 医学专家担忧

我们回头来说武汉。钻石公主号比湖北武汉的防疫管控措施要好得多,这样的情况,还有5%的染病率,那么武汉呢?

假如5%是武汉的最好情形,那么按照武汉1100万人口来计算,感染人数可能最低也有55万。而且还存在着很多无法检验、无法确诊的情况,如果这些都统计进去,这个数字可能会很惊人。

苏益仁分析表示,如果所有诊断都确诊,武汉的医疗体系大概无法检验这么大量的病人,恐怕一天有两三万的检验量。武汉二三十个医院,不可能一个医院可以负担600个案例,大概一天100~200个检验量就已经饱和了。

方舱医院:病毒传染的温床

而目前,当局把几千病患安置在方舱医院,这种做法非常值得怀疑。从网络流出的照片来看,方舱医院内部的床与床之间距离很近,几乎是并排放着,或者是上下铺,病房仅仅是用简单的隔断进行隔离。这都非常有利于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武汉方舱医院。(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密歇根大学医学史教授霍华德·马克尔(Howard Markel)博士认为,方舱医院很可能成为“病毒传染的温床”,尤其是对患者没有做好适当的筛查。本来患者已经处于虚弱状体,这样的设施就使病毒和细菌更容易传播。不仅仅是冠状病毒,还包括几十种可能活跃的病原体。

苏益仁也指出,武汉现在的检验令人不敢放心。如果检验没做好,可能送进去的人中,有一些只是感冒发烧、并不是感染新冠肺炎的人。那么这就会导致交叉感染,这种情况与“钻石公主号”极为相似。

纳什维尔的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博士(William Schaffner)说,“这有点像马跑出去了才去关门”。

雷神山火神山 重症病人“等死”

苏益仁表示,不管雷神山、火神山,都不可能照顾重病的患者,那些地方的设备和医疗人力都不够。把重症病人送去那里,“等于是让病人等死”。

他说,“我蛮怀疑武汉目前的情形,跟这只病毒目前没有症状就能传染,轻症那么多人你都没有照顾,他们显然无法处理这个部分,因为疫情太大了。”

正因如此,苏益仁提醒不能只看当局发表的数据,“这是不准的,你要看他们怎么做诊断、怎么通报”。根据中共当局政治与经济挂帅的应对策略,他们可能只抓中重度病患,忽视轻症或者没有症状的。

这正是最大的问题,“轻症都不检验的话,就变成社区的重要感染源,疫情就会一直延续下去”,这也是全球最怕的。

如果当局宣布疫情没有了、改善了而解除封城,那么轻症或没有症状的人就可能到处散布,使疫情进一步加重。

如果是这样,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新冠肺炎疫情什么时候见顶呢?

疫情何时见顶?

今天中共官方透露,截止到11日,全国确诊染病的医护人员有1716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3.8%。而湖北染病的医护人员有1502例,其中武汉占去了1102例。

按道理说,医护人员的防护意识比普通人要强得多,防护措施也会多一些。但是他们都有这么多人染病,何况普通人呢?

自从湖北当局纳入了“临床诊断”,确诊病例数字出现了火箭式窜升。昨天一天之内增加了近1.5万病例,创下了单日最大增幅,将近前天新增数字的10倍。

这么高的数字,是不是到了顶峰了呢?

19起报1起

上海呼吸疾病专家胡杨(音)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武汉医院的床位最近有所增加,所以当局使用临床诊断的方法。

不过英国卫生专家认为,当局报出的确诊人数,可能只是染病人群的10%。

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专家福格森(Neil Ferguson)表示,这个数据只代表症状最严重的病例。根据他的研究,“武汉的官方数据最低可能大约19起确诊病例中才会报1起”。

究竟有多少人染病,目前无法得知。但是代表习近平到湖北督战防疫的陈一新表示,“武汉感染者底数还没有完全摸清,蔓延扩散的规模也没有较为精准的估计预测。据有关方面推算,武汉潜在被感染的基数可能还比较大。”

返程返岗会加重疫情

在当局公布火箭数字(确诊病例)后,高盛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中表示,虽然新增确诊病例的激增不意味着病毒传播速度再次加快,但是从理论上说,未来湖北或其它省份的病例定义有可能会再次出现其它的变化。

高盛的意思是说,如果其它省份也采用临床诊断的方法,那么全国确诊的病例数字可能会有所增加。

目前,除了湖北之外,大陆其它地区并没有纳入“临床诊断”,仍然需要核酸检测。早前有多方透露消息,核酸检测并不准确,有的几次测试都呈阴性,但是这个人却已经有了新冠肺炎的症状。换句话说,并不是所有的病例都被检测到。

前天,中共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在微博上警告,过年后返程返岗的人数高达1.6亿,将导致疫情“可能会加速蔓延”。他说,“令我担心的是,由于疫情统计落后于感染时间,因此返程感染造成了实际上升的趋势”。

网友发来一张截图,在当局急令复工后,江苏苏州的一家企业召回了200多职工上班。结果其中一人被确诊染上了新冠肺炎,致使200多人全部被隔离。

而上海昨天传出,一次性检测出3000人被确诊。

亚临床患者传染性更强,康复仍携带病毒

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昨天有一篇文章,强调指出无症状感染者传播病毒的能力,超出大多数人的想像。文章表示,最新证据表明,即使是没有症状的人也可以高效传播新冠肺炎,像口罩这些传统的保护措施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

文章还指出,最近的病例表明,亚临床患者不仅可以有效地传播病毒,而且即使从急性疾病中恢复过来,患者也可以散播大量病毒并感染其他人。亚临床,指的就是身上已经携带了病毒,但是没有表现出病征。

昨天加拿大安省宣布,早前确诊的两例患者已经康复,但仍被隔离在家中。因为测试显示,他们的身体仍然携带着新冠病毒。检疫人员通过检测,发现在他们鼻子和咽喉处所取得的细胞样本中,一直都有新冠病毒的痕迹。

好,以上是今天电视节目部分。如果您想看完整版本,请到YouTube搜索新闻看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当局四个奇怪的动作

面对这场瘟疫,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到顶,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彻底退去。而在这场瘟疫面前,北京当局的做法相当令人不解,甚至可以称为“怪异”。

怪异之一:拒美专家援助抗疫

昨天(13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对记者表示,在新冠病毒疫情上,北京当局迟迟不同意美国专家访问。他说“我们对此刻中国还没有接受派我们的CDC(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专家与世卫组织人员一道去的请求感到非常失望。”

2周前,库德洛在同一间屋子里表示,美国将派出“美国最聪明的人”去中国,因为这是与卫生部长阿扎尔在总统椭圆形办公室开会的结果。但是“他们(北京当局)从来没有批准。我们(美国专家)仍然去不了”,这令美国公共卫生团队的专家“相当失望”。

库德洛同时表示,中国传出的疫情信息缺乏透明度,这令人“有点失望”。CNBC也引述美国高级官员的话说,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疫情)信息没有高度信心”。

截止到今天早上8点,蔓延到中国各个省市的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63,851人感染,死亡1380人。这仅仅是官方通报的数字,但就以这个数字来说,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了。这么严重的瘟疫,体制内的专家已经表现出了无能为力,为什么不接受美国专家的援助呢?难道美国的专家还不如王广发这类“疫情可防可控”的“砖家”吗?这非常怪异。

怪异之二:军管

今天(14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了“战时状态令”。要求所有干部、书记充分认清“非常时期”、“危急关头”、“关键时刻”,要避免一切工作上的失误。还要求疫情期间“全体禁止离京”,严格控管上下班路线,更严禁外出聚餐。工作上的联系进行使用电话或讯息,“少开会、开短会”,控制会议人数。

北京疾控中心认为,“大仗即将来袭”。只要违反中央纪律要求,危害北京防疫作业,“一律立刻停职或免职”。

这道指令,比昨天湖北十堰对当地民众发布的“战时管制令”要严格得多,而且措辞也严厉。

十堰张湾区昨天实施了中国第一个“战时管制令”,要求“所有楼栋一律全封闭、居民一律禁止出门、所有闯卡者一律拘留”等等。

这个“战时管制令”是为了避免人员流动造成交叉感染,所以隔断交通、让人们留在家里。尽管中共官媒并没有报导张湾区的做法,但大疫当头也能说的过去。不过北京市的这个“战时状态令”,并不是针对民众,更多是在针对中共官员。

这就难以让人理解了。莫非当局的这个军管令,只军管官员吗?大难来时先内斗?

怪异之三:堂而皇之“割韭菜”

2月11日,广州紧急立法,授权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征用房屋、场地、交通工具等私人财产抗击疫情。12日广州人大官方还煞有介事地列举了法律条文,试图证明当局这个决定的正当性。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宋永毅听到这个消息,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狼又来了”。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篡政前30年,有过4次征收私人财产的高潮,“每一次拿出来的都是响当当的理由”。

土改时中共发动的第一场政治运动。中共打着“要把中国引向工业化”的旗号,伪造了一个数据,说地主、富农占了全国土地的70~80%,实际上30%都不到。当时也是广东首先受冲击,因为当地华侨占全国华侨总数的70%。华侨多,意味着财产多。毛泽东要求暴力土改,“村村流血,户户冒烟”,结果那些华侨的房子、土地全都被没收了。

1956年的公私合营,广东也受到很大打击。中共对那些私人工商业主说,公私合营,把你的私人财产变成国家所有,但是我们还给你一点钱,给所谓的定息。而且中共人大还立了法,说公私合营符合法律。给的利息低不说,中共只给了9年的利息,随后在1966年就发文赖账,资本家不准再领定息了。

1958年“大跃进”,中共搞人民公社。瓜分了地主富农的财产后,又瞄准了所有普通农民。要人们把锅碗瓢盆全部充公。中共说人们到食堂吃饭,但是食堂没有饭吃,饿死很多人。

原大陆律师滕彪认为,在中共治下的这种法制环境,“这种征用很容易变成侵犯人权,实际上就是政府抢劫民间财产”。

有网民表示,“二十天没到,各方头目就拦路打劫了。这土匪气一百年没变过。”还有网民说,“你忘记统治中国大陆的那个集团叫‘共产’党,共你的产当然是理所当然。”

历史学者宋永毅说,“各级党委有最多的房子,先征用他们啊!中南海也不是不可以征用嘛。你习近平搞那么多房子干什么?你要表示与民共苦,你把党产先拿出来嘛。”

传“习明泽”发文?习“只是一颗棋子”

说到习近平,我们插一个消息。有网民发文说,大陆品葱网突然出现一篇文章,自称是“习明泽”。文章说“来这个网站就传递一条信息:习近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席!更不是什么你们说的皇帝、一尊!家父罄竹难书,但他真的只是一颗棋子。”

文中说,“高层即将迎来大乱斗,所有政治倾向即将同归于尽。肺炎只是小事。”还表示希望这个网站可以起到扬声器的作用,“那就是,just run(马上跑)!舍尽一切,不要任何幻想”。

这个消息我们无法证实真伪,但是当前中共的内斗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怪异之四:大疫之下复工 企业两难

美国之音引述报导说,疫情重灾区武汉可能在今天(14日)复工。目前我们还没有得到武汉方面的证实。当时当局要求企业全面复工的时间是2月17日,中共官员称,各地政府应该帮助企业复工复产,把这个事作为“当前重要任务”,“抓紧抓细抓实”。中共农业部也敦促农民“不误农时、开始春耕”。

中共国资委称,96家央企所属的2.3万子企业已经80%复工,石油石化等基础保障行业复工率96.8%。

当局的敦促复工复产,显然是意识到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严重影响,试图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

清华、北大的经济金融学者对995家中小企业有一份问卷调查,了解这次疫情对企业的影响。调查结果显示,85.01%的企业,现金最多能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可以维持6个月以上。

调查还发现,为了应对现金流短缺、渡过难关,10.16%的企业会选择民间借贷,13.58%的企业股东自己增资,16.2%的企业选择停产歇业,21.23%的企业准备贷款,22.43%的企业计划减员降薪。

选择减员降薪,所占比例是最大的。但是李克强在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要求,地方政府要防止大规模裁员。

要求企业复工,但是有疫情扩散的风险;要求防止大规模裁员,但是企业又面临现金流短缺。这些企业究竟该怎么做呢?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2-15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