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评论
周五(2月21日)晚,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就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再次发表言论。他强调,中共正在小心控制有关疫情的信息流动,其所公布...
政法委俗称“刀把子”,它居然越过中宣部、向媒体发号施令。此反常现象表明,中共要以更强势态“维稳”,企图更严密地管控信息。
从去年年底瘟疫在武汉扩散,经历了重灾区的浩劫,最近多个省市开始复工。这意味着“人定胜天”,还是意味着“中共败给了病毒”?
一、武汉肺炎在全球大爆发已不可避免 武汉肺炎的传播途径包括几乎所有人类疾病传播途径,而其潜伏期长、无症状感染、低检测率、适度死亡率造成的极高传播力,以及极易变异等特点,再结合当前医疗水平,我们可以很容易判断出,新冠状肺炎病毒注定会造成世纪大瘟疫,大爆发已经不可避免。大家真的不要相信中共的“可防可治”的骗人宣传了,说谎成性的中共依然还在掩盖巨大的感染和死...
目前,有媒体报导,湖北省已经开始局部断网。民运人士曾节明透露,他在武汉的两个朋友分别住在蔡甸区和江夏区。2月11日晚,他们所在小区广播断网后,就上不了网了。曾节明认为,加大力度封城封网,有可能造成人道灾难。
我们在新闻中读了很多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的信息(COVID-19),但常常忽略了以下7个重要的要点。
《日经亚洲评论》周四(2月20日)刊登评论文章说,不要让中共开始主导联合国机构,西方国家和日本必须阻止北京按照它的造型重塑世界。
《日经》驻华分社社长高桥哲史(Tetsushi Takahashi)日前将自己在北京的亲眼所见写成日记。他表示,中共说目前新冠疫情明显改善,感染人数下降,实际上中共只是在玩统计游戏而已。它越说“会没事儿的”,老百姓就越担心。中共一边喊疫情明显改善,另一边却在实施诡异措施。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又称为SARS-CoV-2)如何传播?为何它的传播速度这么快?近期发表的两篇论文或许解答了部分问题。
在今年一季度仅剩40天之际,中共卫计委为了尽快大面积复工、开学,大力操作“新增病例15天连降、零增长的省份增多”,以此来表示疫情防控形势缓和,不料监狱系统的疫情却接连爆发。
中共驱逐《华尔街日报》三名驻华记者,引发全球关注。《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尽管驱逐的表面原因是北京对《华日》的一篇文章不满,但还有一个更有可能的解释。
武汉肺炎肆虐期间,新闻媒体的首要职责是什么?当然应该是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以反映疫情防控中存在的问题为重点。但中共却下令媒体大肆宣传所谓的正能量,不准报导负面消息,把问题都捂着,将丧事当喜事办。
武汉肺炎肆虐,中国陆续传出几近灭门悲歌。湖北电影厂导演常凯与父母、姊姊在短短17天内先后因疫病过世。网传常凯的遗书提及,自己因位卑言轻,无法为自己找到床位,直至病入膏肓。纪录片导演李惠仁21日表示,在中共统治之下,人民连最基本的卫生、医疗都没办法获得很好的照顾,并且面对疫病,中共束手无策,只会掩盖欺瞒。
2月18日,一位身处武汉疫区前线的中共党员官员,冒着风险在网上发文,曝光了当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戳破了中共自我营造的抗疫正面形象。很快,这篇文章就被删除。
应勇、王忠林被调至湖北,履新已一周。陆媒密切关注新官,报导中不乏赞美之词。应、王二人都强调要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不过......
美国作家布朗(Sylvia Browne)在12年前出版的一本书中写道,类似肺炎的严重疾病将于2020年在全球大流行,这似乎预言了现今武汉肺炎的爆发。
武汉病毒研究所作为中共的国有病毒学实验室一直是阴谋论的风暴眼,美国《石英》杂志(Quartz)周四(2月20日)指,这也是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公众对中共政府信任程度急剧下降的又一表象。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以下简称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新年期间延烧至今。中国新年后复工时间也从1月31日一延再延,迄今(20日)不过是全国复工第十天,仍有许多地区尚未完全复工,但复工的广东、北京各省却相继传出多起工作场所出现遭感染的武汉肺炎患者。 因复工而出现武汉肺炎疫情的公司全体员工紧急停班、进行隔离,尽管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派人上门进行...
细心的朋友们都发现了,在2月19日同一天,湖北省武汉市,这一个城市的确诊案例就是615宗,比湖北全省多出将近一倍!我们都是在地球学的数学,对这种可能源自火星的特异算数反应不过来。武汉市属湖北省管辖,是湖北的多个城市之一,怎么一个城市的数字这么高,全省的数字反而低了呢?
“治愈数据水分很大!”张女士的母亲日前被医院强制出院后,病情加重,而分区看病让她们再难求一床。大量的感染病人、并发症患者都在苦等社区安置,有的在绝望中自杀。武汉封城被指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人道灾难。
中国武汉肺炎疫情在大陆蔓延,使严重恶化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说,美国对中共打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现在武汉疫情还没有办法可控,中国经济金融局势愈来愈不稳,迟早发生金融风暴,中共这个烂摊子是没法救了,美国也在研究一旦中共垮台,“后中共时代的中国”要怎么来应对。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国医疗物资紧缺,近日竟发生地方政府抢口罩事件。陆媒报导,重庆市向云南省厂商紧急采购的一批口罩,半路被大理市官方拦截征用。重庆事后还发文向大理讨要未果。
曾率先发布武汉疫情信息而遭当局“训诫”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7日去世。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很快引爆到微信和微博圈,并上到热搜榜首。李医生的去世点燃了新一轮公众对中共隐瞒疫情的愤怒海啸。中共紧急控制相关舆论,热搜被一步步撤下。
湖北武汉是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口罩、防护服等用品非常短缺。近期有广西南宁网民在网上团购一批口罩,当他们从微商手中拿到口罩时,发现是来自武汉的4000只口罩,竟然发自武汉市总工会,而且包装盒上写有“救援物质”。
新冠肺炎疫情继续肆虐,湖北多个城市自17日开始实施更严格封闭式管理,新规严禁任何人出门。外出民众被抓。
《柳叶刀》上的声明非但没有洗脱中共合成病毒的嫌疑,反而反证了中共的心虚,而俄罗斯的打脸与美国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代表白宫向北京传递的资讯,即“对于病毒来源,中共必须被追究责任”,其实已经在暗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概率非常大,中共迟早要为自己的狂妄和残酷付出代价。
随着武汉肺炎的扩撒肆虐,中共高层各方为推卸隐瞒疫情的责任,展开“甩锅”大战的第一回合较量,暂时告一段落。从结果来看,习近平取得小胜,但也仅是“惨胜”。
中共近期一再改变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统计方法,近期数据呈现下降趋势。专家认为,中共玩弄数字将适得其反,更增加外界的质疑,延长各国封锁措施时间,不利中国经济的复苏。
虽然从1月3日起,中共外交部就向美国通报了新冠病毒疫情30次,但美国的撤侨、封关,却都在1月20日武汉被封城之后。面对中共刻意隐瞒疫情,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清醒的最早,动作也算最快,其实还是慢了一拍。
美国佛州国会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 Rubio)周三(2月19日)在政治网站RealClear Politics撰文说,新型冠状病毒是又一力证,说明中共担当不了全球角色。
共有约 43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五(2月21日)晚,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就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再次发表言论。他强调,中共正在小心控制有关疫情的信息流动,其所公布的新发现病例实际上并非是“新发现”的,而是“新披露”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