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評論
中共一再推卸責任,並把自己置身於受害者的位置更激起了人們的憤怒。美國衛生總監傑洛姆·亞當斯昨天對福克斯新聞表示,「這將是我們的珍珠港時刻,我們的9·11時刻」...
「美國天后」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日前在推特大讚台灣的防疫成績。4月6日,台灣網紅「麵攤大叔」在facebook(fb)轉發推文時表示:「有錢也買不到『天后』的背書。」暗諷中共通過「大撒幣」搞大外宣也沒人相信。
國家安全分析師、IRIS獨立研究創始人麗貝卡·格蘭特(Rebecca Grant)4月6日在福克斯發文稱,中共犯下反人類罪行。在這次席捲全球的疫情中,中共一開始就掩蓋疫情,接下來還計劃繼續欺騙。
因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瘟疫席捲全球。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的執行主席撰文寫道,一個事實越來越清楚:中國共產黨引發了這場危機。他還表示,越早拋棄共產主義,世界越早獲得真正的安全。
問題是,「微信遺囑」能給他們生機嗎?中華遺囑庫能給他們帶來希望嗎?中共能把他們的生死當回事嗎?假如不能,就不必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了。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許多公司改採遠距離上班,視訊會議平台Zoom因而被廣泛使用,不過外界質疑其研發團隊多來自中國,恐有資安疑慮。立委林俊憲表示,從華為到Zoom,人們對中國相關企業戒心越來越深,疫情過後對中共的制裁只會越來越嚴厲,台灣一定要站對邊。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正肆虐全球,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6日表示,不同於過去國對國的戰爭,這次是病毒向人類宣戰,可說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人類應謙虛面對大自然。她還說,目前聯合國和歐盟幾乎失能,WHO淪為CHO,配合中共隱匿疫情、傳播假訊息,是這次疫情全球化的幫凶。
非政府人權組織「聯合國觀察」執行董事諾伊爾(Hillel Neuer)表示,中共於4月1日獲准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諮詢小組,等於讓既暴虐又沒人性的中共體制,來挑選調查全球言論自由、任意拘留及強迫失蹤的專員,相當於找縱火狂擔任消防局長,荒謬且不道德。
中共病毒攻入美國,面臨珍珠港時刻;未來的AI之戰決定勝負;中國的H-BAT對陣美國的G-MAFIA!
美國前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譴責世衛組織(WHO)的所為,指出世衛欠全世界一個解釋,為什麼它曾經當中共的喉舌,說「中共病毒不會人傳人」,這完全與事實不符。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擴散,民眾關注公衛與健康知識希望獲得指引躲避瘟疫。有台灣的法輪功學員說,這次疫情的發展在在顯示出「抗共」與「抗疫」是密不可分的,只有知道中共的邪惡真相,遠離這個政權,才可以看清楚疫情的發展。
歡迎收看新唐人、大紀元4月6日的「中共病毒追蹤」每日聯合直播節目。
4月5日,英國外交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布了一項調查研究的摘要,這項研究題為:「新冠(中共)病毒賠償:評估中國(中共)潛在罪責及法律應對途徑」。
美國國家雜誌(The Nation)4月3日刊文指出,台灣雖不被世衛組織承認是主權國家,防疫成就卻是舉世公認,WHO無視台灣的作為,讓全世界付出了代價。
北京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之始,禁止外商將在中國生產的個人醫療裝備(PPE)出口到海外。川普(特朗普)總統的律師顧問說,中共此舉涉「一級謀殺」。
既然病毒從何而來這個問題被中共徹底封死,對疫情的拷問就只能關注疫情傳播問題了。這次疫情發生後,在下述三個環節上中共的處置導致了疫情的國內、國際大擴散。
清明的這一週,每晚都下雨。今晚也不例外,不知不覺中,窗外又淅淅瀝瀝的落起雨來。隔窗而望,前院成簇盛開的大島櫻在暗夜中已成了濃墨的剪影;濕漉漉的地面倒反射著路邊青白的燈光,倒是亮亮的一片;路面偶或出現輕薄的積水,閃閃跳躍著細密的雨絲,襯著各家門前零零星星、青黃相間的燈光,一種從未有過的落寞和清冷。
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考察武漢青山區翠園社區時,遭到該社區民眾高喊「全是假的」。武漢青山區另一社區的張先生表示,孫春蘭到哪裡都一樣,民眾都會叫苦不迭。
在過去一週左右的時間裡,諸如《紐約時報》和CBC之類的新聞媒體,刊登了美國已取代中國,成為病毒(中共病毒)流行中心的文章。3月26日,《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概述了一些據稱加速病毒在全美傳播的失誤。該文稱,中國對病毒流行的反應來得遲,但很快達到一種「凶猛的強度」,「嚴厲的措施」已「遏制」了這種病毒。
川普總統(特朗普)就職後兌現了對抗中共的競選承諾,他利用關稅力圖對抗中共各種不公貿易行為,敦促盟國限制中共霸權,美中漸行漸遠,在各方面開始脫鉤。加之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更加速美國加強國內採購,減少對中國依賴。全球化或面臨大逆轉。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目前在全球肆虐,多國醫療物資短缺。而北京則企圖利用疫情獲利。美國聯邦众议员马克·格林(Mark Green)週六(4月4日)爆料,中共以向法國提供10億個口罩為條件,要求法國讓華為提供該國的5G設備。
3月30日,美洲華裔公民同盟(又名美洲同源總會)(Chinese American Citizens Alliance,簡稱CACA)發表「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反亞裔襲擊」的公告,反對「中國病毒」之說,認為亞裔被指傳播這種病毒,因而增加了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歧視和仇恨。 對此,前洛杉磯蒙特利爾公園市(Monterey Park)市長趙譚美生(Betty To...
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在世界各國迅速攀升,然而在台灣,病毒傳播的速度卻遠不及疫情假訊息;刑事局統計,至8日止共已偵辦224件。調查局指出,是類假訊息多來自中國,以模板格式更換不同人事地後在社群平台散布。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認為,這是AI在學習中的產物。
厄瓜多爾與病毒發源地相距遙遠,為何疫情如此慘烈?本文簡要梳理厄瓜多爾的親共事實,以作警示。
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爆發期間,台灣、香港因為臨近中國大陸,所以成為當時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台灣曾被看衰將成中國以外最嚴重疫區,但台灣防疫成果全球有目共睹,外媒因此分析台灣之所以能做到世界頂尖的抗疫措施。
對於那些每天面臨巨大壓力的中國高科技(IT)產業的工作者來說,在全國範圍內應對中共病毒瘟疫的封鎖意味著工作量的增加、老闆和同事的期望更高,以及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
自年初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在武漢爆發時起,中共就通過央企、海外中企等對各國抗疫物資發起洗劫式搶購,幾乎是掏空了很多國家的「家底」。然而,這依然無法滿足中國抗疫一線的需求。直到2月末,湖北一些地方依然物資奇缺。疑問接踵而至:中共從全球搜刮來的防疫物資究竟去了哪裡?處於疫情中心的武漢和湖北又被分配了多少?
國際上關於中共造假各種數據已是普遍共識,而這次疫情統計也不例外。當前全球飆破百萬病例,更加凸顯中國疫情通報確實離譜。就像8日將解除封城的病毒(CCP Virus)起源地武漢,人口達1千多萬,截至4日累計只有5萬08人確診,2567人死亡。
知情人告訴大紀元說,北京朝陽區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最嚴重,街上警車也多一些。朝陽區的軍隊大院是管控最嚴格的,進出入非常嚴格,門口保安要查每個進入車輛的後備箱。一月份據說是有干休所的人住院了,但詳情都保密,院門口還不許拍照。
美國聯邦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3月底為造成大流行病的新病毒,在網絡上進行命名票選活動,結果五成以上網民選擇「中共病毒」。
共有約 100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政府於週一(4月6日)召開每日疫情新聞發布會,新唐人、大紀元將聯合對此進行直播(中文同聲翻譯),並同時在新唐人電視頻道和大紀元、新唐人網絡頻道播出。敬請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