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医学界建议 中共仓促解封造成生命代价

人气 4488

【大纪元2023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报导)中共当局在实施了三年的疫情“清零政策”之后于去年12月突然全面解封,美联社周二(3月21日)报导说,实际上,中共无视顶级医学专家为取消清零政策所做的一再努力,直到为时已晚。

在病毒最容易传播的冬季来临之际,北京突然宣布重新开放。许多老年人没有接种疫苗,药店缺乏抗病毒药物,医院没有足够的物资或工作人员导致很多人死亡,而这些死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因中共掩盖疫情,具体死亡数字不详。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流行病学家张作风说:“如果他们真的有早点退出的计划,那么很多事情本可以避免。许多死亡本可避免。”

2021年底,中共领导人开始讨论如何解除清零限制。早在2022年3月,顶级医学专家就向中共国务院提交了准备逐步退出的详细建议。

但同月在上海爆发疫情后,讨论陷入沉寂,习近平下令封锁了这座城市。COVID清零政策已成为中共宣传的民族自豪感的焦点,而北京在习近平领导下对异议人士的镇压使得科学家们不愿公开反对党的路线。

到上海疫情得到控制时,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作为十年来最重要的政治会议,重新开放在政治上已变得困难重重。因此,即使封控对变种病毒Omicron无效,各地仍坚持对居民进行大规模检测和隔离。

随着抗议游行、工厂骚乱和企业倒闭,动荡开始酝酿。压力越来越大,直到当局突然认耸,让病毒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席卷全国并造成致命的后果。

“这根本不是一个明智的公共卫生决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疾控中心官员就敏感问题坦率发言说。“这绝对是个糟糕的时机……这不是一个有准备的开场白。”

2022年春 专家报告建议开始为重新开放做准备

四位知情人士说,2021年冬天,国务院任命公共卫生专家加入一个新委员会,负责审查COVID-19疫情措施。该委员会于2022年3月提交了一份报告。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是时候开始为可能的重新开放做准备了。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报告长达一百多页,其中包括详细建议,以推动拖延的疫苗接种、增加ICU床位容量、储备抗病毒药物以及命令具有轻度COVID-19症状的患者留在家中。它还包括一项提议,将海南指定为放宽管制的试验区。

但3月上海因为疫情封城后,中国公共卫生专家不再公开谈论准备撤销控制政策。没有人敢公开挑战习近平支持的政策。一位人士告诉美联社,一些专家被中共媒体列入黑名单。

这位被列入黑名单的专家说:“任何想说出与官方说法不同的人基本上都被压制住了。”

李克强知道清零造成经济损失 但他无权改变

4月初,国务院泄露了一封来自欧洲商会的来信,信中敦促放松COVID清零政策。据一位直接熟悉此事的人士称,国务院官员希望引发辩论,但觉得他们无权提出这个问题。

据称,在5月份与西方商会的非公开会议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时任党内二号人物的李克强似乎对清零政策摧毁经济的抱怨表示同情。一名与会者和另一名听取了会议情况介绍。这与习近平预先录制的将战胜COVID列为首要任务的讲话形成鲜明对比。

但分析人士说,在中国几十年来最专制的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李克强没有权力。

卫生专家分成两派 医学常识v.s.党的路线

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分成了不同阵营。那些认为清零不可持续的专家沉默了。但时任中央政府COVID-19专家工作组组长的梁万年一直在大力倡导清零是战胜病毒的一种方式,尽管梁拥有流行病学博士学位,他被指责推行党的路线而不是科学驱动的政策。

“他知道习近平想听什么,”美国疾控中心驻中国办事处创始负责人Ray Yip说。

尽管来自北京、上海和武汉的科学家写了内部请愿书,敦促政府开始准备,但他们被告知在党代表大会结束前保持沉默。

“每个人都在等待党代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学专家说,就一个敏感话题发表评论。“不可避免地,每个人都会在一定程度上非常谨慎。”

在美联社获得的10月28日发布的一份内部文件中,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吴尊友批评北京市政府对COVID的过度控制,称其“没有科学依据”。他称这是对中央政府清零政策的“扭曲”,有可能“加剧公众情绪并引起社会不满”。

同时,他称中央政府的病毒政策“绝对正确”。一位前CDC官员说,吴感到无助,因为他被命令在公共场合倡导清零政策,即使他有时私底下不同意这些过度的行为。

突然而来的180度政策转弯 没有听取卫生专家的意见

席卷全国的白纸抗议活动过后,负责疫情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召开了会议,她告诉医学专家,全国计划“快步地”走出清零政策。一位退休官员表示,专家对当局语气转变的速度感到震惊,还有专家表示,领导层变得比专家们“更加激进”。

据一位了解习近平讲话的人士透露,12月1日,习近平告诉来访的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抗议活动是由对封锁感到沮丧的年轻人发起的。

这位人士回忆说习近平告诉米歇尔:“我们倾听我们人民的声音。”

一些知情人士告诉美联社,最终撤销清零的决定是习近平突然做出的,几乎没有公共卫生专家的直接意见。

“我们都没有预料到180度的转变,”一位政府顾问说。

三名现任和前任政府雇员表示,政府中的许多人认为,抗议活动加速了习近平全面取消病毒控制的决定。

无提前通知 突然全面放开令医护人员措手不及

“这是导火索,”一位匿名人士说,因为他们未获授权对媒体发言。

据新华社报导,12月6日,习近平指示官员改变对COVID-19的限制措施。

次日,卫生部宣布了10项全面措施,有效取消管制、取消病毒检测要求、强制集中隔离和位置跟踪健康二维码。如此突然地重新开放的决定令全国措手不及。

“即使提前三天通知也好,”一位前中国疾控中心官员说。“这件事处理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很快,全国医院挤满了感染的病人,甚至连地板上、过道上都住满了人。COVID-19抗病毒药在黑市上每盒售价数千美元。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红色赌盘》中文版 沈栋揭露中共权贵真面目
美国务院发布报告 批中共侵犯人权
中共“海上民兵”频越界 韩国将强力应对
中俄抱团强化合作 形成结盟对抗西方势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