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暴降临中国? 专家:恐在一年内发生

人气 37032

【大纪元2020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中国各地为严防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而停工、停产,除了重创中国内部经济以及人民生计,同时也影响全球产业链,导致外资纷纷撤离中国大陆。专家预估,这波疫情将在一年内促使中国经济发生崩解,甚至比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以及2008年美国华尔街金融海啸,影响层面更深远。

这次疫情,对中国制造业直接冲击最大,光是被封锁的湖北省2019年的GDP,就占中国GDP的4.5%,爆发疫情的武汉市更是“中国制造2025”的重点发展城市,紫光集团、长江存储等的晶片厂都设在武汉,除此之外,包含本田、日产、通用汽车都在武汉设厂。

目前中国4300万家中小企业、制造业面临断料、滞销危机,且过年后许多订单无法准时交货,服务业与观光业更损失惨重,例如“海底捞”已关闭全国550家门市,另一家连锁餐饮集团“西贝”,在过年前后,也损失营收7到8亿人民币(约30到35亿台币),恐撑不过3个月。

在国际企业部分,麦当劳宣布关闭湖北近300家餐厅,共占中国总店家数1成。星巴克在中国2000多家分店全部停止营业,苹果电脑则是暂时关闭全中国42家直营店。根据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估计,只要中国延后1周开工,1、2月工作产出就会减少5%~8%。

中华民国前财政部长、首位台湾驻WTO大使颜庆章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分析,中国社会、经济所面临的问题,早在中共肺炎发生以前,就已潜藏各种危机,包含企业负债比率偏高,国营企业竞争力不足,企业为了盲目扩充,向银行过度借贷,整个国家负债比率占GDP的300%。

中华民国前财政部长颜庆章分析,中国将遇到一个很严重的金融风暴,因为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当中,当时受到冲击的国家,在社会经济上面临到窘境,现在在中国全都发生了。(江禹婵/大纪元)

他说,当一个国家有如此高负债比率,只要市场状况发生变化,就会产生严重影响。

借鉴1997年到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颜庆章当时担任财政部政务次长。他说,“我几乎可以很大胆预测,中国将遇到一个很严重的金融风暴,因为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当中,当时受到冲击的国家,在社会经济上面临到窘境,现在在中国全都发生了。”

亚洲金融风暴发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不动产的不当开发而泡沫化,例如日本,东南亚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皆是如此,因为过度开发,让市场承接量不足,开发商便拖垮金融机构,这些现象在美中贸易战前,早已潜藏在整个中国社会内部。

疫情加速外资与中国脱钩

在美中贸易冲突后,中共肺炎接连在中国肆虐,让外资纷纷出走。颜庆章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日前大力提倡美商离开中国,这过程中,也带动不少国家的跨国企业,纷纷将中国供应链的连结,产生脱钩现象。

他强调,这现象已持续一段时间,许多国际企业陆续感受到,若不跟“中国制造”脱钩,在对美贸易上,进口商品将遭美课税,将不利企业营运。加之以中共肺炎疫情失控,除了对中国国内消费影响,对本土、外资企业都带来了巨大损害,中国在世界供应链扮演的角色,也将快速退场。

中国经济问题重重

中国经济问题有多严重?颜庆章举出,中国在2008年下半年采取扩张财政政策,放任地方政府、国营企业过度投资,大量兴建房屋,却供过于求,未能销售的空屋最起码有6000万个单位,不管是建设公司、地方政府,却无法将这些闲置空屋有效售出,就算是折半销售,也无法维持一个企业基本的“还本付息”能力。

加上中共在国际上推动“一带一路”,利用有偿借款方式,支付出大量资金,虽然短期占据港口、交通等优势,但以长期来看,若是其它国家没有能力付款,最终以债作股,将对方的投资单位,转换成由中共政府和国企来经营,“这些情形加总起来,就可想而知是如何的弊病丛生。”

中国有许多漂亮又绵密的高速铁路,但在兴建过过程中,完全没有考虑营运获利率。(Stringer: STR / 2010 AFP)

他更举出,中国有许多漂亮又绵密的高速铁路,但在兴建过过程中,完全没有考虑营运获利率,以及是否有还本付息的能力。

根据中国内部资讯,绵密高速铁路一年向银行缴纳的利息,大约2600万人民币,但所有高速铁路1年营收只有2400万人民币,能赚钱的就是北京到上海,上海延伸到深圳、广州的路线,其它都是亏钱,甚至有几条高速铁路的营收,连基本电费都不够支付。

营运中断 企业叹活不下去

在如此脆弱的经济体质之下,又遭遇到中共肺炎公共卫生的危机,从封省、封市,到几乎封国。但疫情依然不断扩散,造成关店、歇业、营运中断,许多中国本土企业,首先面临“还本付息”能力不足;国际性企业包含星巴克、麦当劳等,因遭遇巨大财务损失,都有意从中国撤出。

颜庆章表示,中国等于构成所有经济活动所必须的媒介、平台都消失了,缺乏生财管道,“这些因素加总起来,这个国家的经济情况,已到了难以想像的情境。”

过去中共当局以买房、买股票可获利作为诱因,积极游说中国人民借钱买房,颜庆章说,但现在依照中国经济的状况,买房、买股票根本无法赚钱,家计单位变穷后,跟银行贷款的钱根本无法按月缴纳,更没有偿还能力。

在如此的内外夹击之下。颜庆章说,“以自己1997到1998年因应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来看,我几乎可以很肯定中国这次整个经济的崩解,一定会引发金融体系危机。金融体系一但崩解,这个国家要回复到原来的状况,就要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生产链将从中国转移到台湾

至于台湾企业将受到什么影响?颜庆章说,这要看各别企业与中国的财务、营运关联性有多大,连结性越大,影响越深,“若关联性不大,不但不会受影响,营运机会还会回到台湾来。”

颜庆章在2000年担任财政部长时,制定“金融六法”,不仅稳定台湾金融市场,对台湾金融机构在走向国际发展时,更打下良好的基础。他进一步分析,因疫情严峻,中共在国际上的声誉大为崩坏,“国际上对台湾产业供应链、公共卫生等安全性,皆给予高度肯定,未来其它国家生产链,估计将从中国转到台湾。”

简而言之,中共肺炎疫情对台湾的影响,可称为“短空长多”,也就是短期经济成长率受到影响,但长期来看,将对整个台湾产生正面效果。“台湾可在这波冲击下,谨慎中保持乐观的想法。”

国际上对台湾产业供应链、公共卫生等安全性,皆给予高度肯定,全球供应链预计部分将从中国大陆转到台湾。图为半导体工厂。 (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银行无钱可借  中国经济纾困应急难

针对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向,颜庆章认为不乐观。他强调,一般来说,经济体系的整体性崩解,根据时间容许性,应该是在半年到一年,影响即将浮上台面。

他说,例如,当许多企业面临中断营运的危机时,每个月必须付给银行的利息并不会停止,但恐无力偿还,但更大的困难是,中国的财政单位不管从中央到地方,都已极其困难,早已没有多余的财政能力再去采取2008年那时的扩张经济政策,“银行很苦,政府也没钱了。”

若要扩张财政带动经济发展,颜庆章说,中共这样的能量很有限,无论是对企业、个人纾困,根本拿不出钱来,各方面难度都很高了。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20.2月号/第32期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IMF警告:中国巨额债务或引发金融风暴
财长吁防金融风暴 顾立雄:台湾金融韧性已大幅提升
专家:贸易战恐让中国掀金融风暴
吴惠林:会有下次金融风暴吗?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秦鹏直播】“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全网刷屏
【拍案惊奇】封控不公 天津爆发抗议潮
吴明德:孙力军金融政变余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横河观点】欧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体免疫利弊?
【百年真相】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