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陈秋实生死谜 中共买防弹衣玄机

人气 30870

【大纪元2020年03月03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节目一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下,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瘟疫,在世界范围的传播情况。

【纽约首例感染者是医护 早已自觉居家隔离】

3月1日,美国纽约市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的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纽约州长库默对此发表谈话,提到了两个重点。

第一点,他认为,纽约是国际性大都市,对于出现确诊,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何时发生。

第二点,库默认为,纽约的第一例确诊,是不幸中的大幸。

因为这名确诊者本人,是一位39岁的医护,在这个领域很有经验,她自己也非常了解情况。大约一周前她从伊朗回到纽约,就在曼哈顿的家中隔离,没有乘坐大众运输工具。确诊后,继续隔离,并接受治疗。

纽约州目前正在强化公共卫生能力,以抑制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

纽约市是一个多族裔的国际都市,瘟疫发展至今出现第一例确诊,而且确诊患者自己是医护,非常小心谨慎,她的病例几乎没有对公众造成任何影响,这已经是一个surprise。

【美6例死亡全在华盛顿州 长者护理院成焦点】

但是,截至3月2日,美国已经有6个死亡案例,不过全都来自西海岸的华盛顿州。第一名死者,出现在2月29日,有报导说是女性,也有报导说是男性,《纽约时报》说是一名50多岁男子,他是在华盛顿州Kirkland的“长青健康医院”。随后,3月1日晚间,在同一家医院,传出第二名死者,是一名70多岁的男性。随后到3月2日星期一,在华盛顿州又传出4例死亡。

这截至目前的美国6例死亡,5个在King County,范围包括西雅图市以及西雅图市以东的部分地区,1个是在紧靠King County以北的Snohomish County。

同时,紧邻西雅图市的Kirkland,还有一间Life Care Center,是一间老年护理院,已有至少2人确诊,另有约50人感觉到不适。目前这件护理院已经谢绝访客。

以上是美国的相关重点事件。

【印尼“终于”有首例感染 曾与确诊日本人接触】

前两天同样被津津乐道的另一个surprise,是印尼,这样一个拥有超过2亿6千万人口的国家,而且离中国也不是很远,但一直没有确诊病。甚至引起外界怀疑,印尼你怎么还没确诊?印尼很委屈,当局回应,意思是“没有就是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盼来的,3月2日,印尼终于沦陷。印尼总统佐科威说,该国出现首例确诊,而且是两个人,是一对母女,分别是64岁和31岁。这两人2月初曾在印尼和一名日本人接触,后来这名日本人,在2月27日于马来西亚被确诊。

印尼政府得知后,回溯这名日本人在印尼接触过的人,于是找到了这对母女,并发现确诊。目前,印尼政府也已经为此做好准备,在全国一百多间医院设置隔离病房。

【伊朗最高领袖顾问感染亡 高层岌岌可危】

而在疫情严重的伊朗,截至目前,它的死亡案例,官方数字已经达到至少66例,还是中国大陆意外,最多的。这些死亡案例中,已经至少包含三名政界人物。

一个是2月27日,伊朗驻梵蒂冈大使霍斯罗沙希;一个是在2月29日,伊朗国会议员达斯塔克;还有一个就是在3月2日,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顾问,71岁的米尔莫哈玛迪。他供职于哈梅内伊的顾问团“权宜委员会”,是一名委员,这个委员会是伊朗重要的裁决机构。

此前,2月27日,还有伊朗的一名副总统埃布特卡,也被确诊感染,而在确诊前1天,她还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以及多名内阁成员开会。这让伊朗最高领导层整个都陷入危险。

【大邱和庆北确诊占韩国90% 艺人团队2人确诊】

韩国,是疫情最严重的另一个国家。截至我们发稿是4,335例确诊,28例死亡。其中大邱市的确诊病例大约占全韩国的87.9%,庆尚北道次之,两者合占韩国约90%的病例。

截至发稿,韩国超过10万人接受了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排除了7万多人,还有3万3千多人,在等待检测结果。

韩国军队的感染人数也达到至少28例。韩国军队的防疫标准非常严格,除了军内具备确诊、疑似、有症状、还有密切接触者这四类人,一共900多人接受隔离外。还有另外约9000人,为谨慎起见,也全部在隔离中。

韩国的中小学幼儿园,推迟开学,至少要到3月23日。

此外,韩国明星宋慧乔、朴敏英等人,连同工作人员一共30多人近日出席了意大利的米兰时装周,住同一间旅店。而米兰后来成了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这一行30多人的韩国艺人团中,传出至少两名工作人员确诊。这也让一些韩国明星的粉丝,担心自己偶像的身体状况。

【朝鲜近8000人隔离 金正恩不戴口罩 又玩导弹试射】

那么,韩国的坏邻居朝鲜,1月22日就关闭了与中国边境,是本次瘟疫中,世界上最早采取类似措施的国家。而且它的内部防护措施,非常严厉,而且狡猾。

朝鲜官媒《劳动新闻》3月1日报导,平安南道和江原道分别有2420多人和1500多人被定为“医学观察对象”,加上此前2月24日,平安北道等与中国接壤地区,有3000多人在被“医学观察对象”,这加起来就有将近8000人受影响。韩国《朝鲜日报》说,这意味着,这些疑似患者,可能正在被隔离,质疑朝鲜当局隐瞒疫情。

2月29日,金正恩海在一场高层大会上,把组织指导部部长李万健,一名负责农业的副委员长朴泰德,全都开除。他们被开除的原因之一是腐败,有消息人士说,可能是有关防疫的贪污事件。

此前,我们节目也提到过,从香港那边传出来的消息,说朝鲜之前有1人确诊。还有1人,是一个政府贸易官员,因为去中国后,在朝鲜又去了公共澡堂,而被抓去枪毙。这都是2月早些时候的消息。

韩国“每日朝鲜”还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1月至今,朝鲜因为疑似感染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而死的人数,已至少有23人。而且朝鲜当局要求,所有疑似感染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全部按“急性肺炎”诊断,要告诉外界,没有任何人感染。

虽然如此,在全球都聚焦在瘟疫防治问题上时,朝鲜当局似乎不甘寂寞,总想做出点行动刷刷存在感。3月2日,朝鲜进行了2020年第一次导弹试射,发射地点是东海岸的元山一带,朝日本海发射出两枚不明物体,被解读是“短程弹道导弹”,飞行230多公里。有分析说,这是朝鲜为了完善去年试射的新武器附加性能,而进行的试射。

此前在29日,金正恩还视察了军事演习,比较引人眼球的是,官媒朝中社刊登的金正恩照片,在场的政府官员全都戴着口罩,唯独金正恩没戴。这种场面跟2月下旬,中共在北京召开的17万人大会一样,除了远程连线参加会议的,在北京现场的,下面坐着的全都戴口罩,主席台上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政治局常委,都没戴。

以上是中国大陆以外,几则比较受关注的有关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瘟疫的消息。综合全球的官方数据,截至美东时间3月2日下午,瘟疫蔓延至少67个国家,新西兰、塞内加尔等国,分别传出首例确诊。全球总计超过9万零2百人确诊,3081人死亡。这死亡案例中,除了169名死者在海外,其余全部在中国大陆。

【武汉人自述生存困境 河南商丘排大队就医】

在中国大陆,武汉市的封锁状态,仍然持续,当地民众面对至少4个问题:买菜不易、积蓄渐少、封锁无期,还有一个潜在的问题,就是网络信息的通畅性,会不会出现大问题。

我收到一位武汉市民的录像,就是近两天的录影,讲述了她当前的生活情况。从她的录像分析,她属于武汉市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中产阶级,我想她的情况,会代表武汉市内一些市民的真实处境。下面来听她的分享。

除了这次瘟疫爆发的原点武汉,中国其它地区,至少在一些地方,情况依然不乐观。比如,有800万人口的河南商丘市,是郑州之外的河南另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商丘市民却透露,这里的医院都挤满了,大家只能在外面排队。现在您看到的视频,就是这位商丘市民发出来的。

这个地点是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人们在广场上排起长队,然后陆续进入医院进行检测。发出消息的商丘市民怀疑,当地一定有漏报,所以有的人说自己还是不敢出门。

【大陆急推复工 票房收入清零 汽车销售降九成】

目前,大陆当局推动全国复工复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活动如果继续瘫痪下去,经济真的要垮。他们这个红色江山,也就要提前褪色。

《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新年期间,大陆电影票房收入是“零”,但是去年同期是59亿人民币。综合其它消息,大陆电影业在瘟疫后,从制片到电影院,全部暂停,大片先后撤档。而中国新年期间大陆的票房占全年的10%,如今暂停这么久,电影业损失超过百亿是一定的。

此外,《华尔街日报》还统计,大陆的企业,90%在货物运输上都遇到困难。而在今年2月1日到16日,中国汽车销售量下降多达92%。相反,支持在家工作的软件提供商Zoom,股价却上飙38%。

【中共买140万防弹衣 美国两专家:或拿台湾续命】

有“末日博士”绰号的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2月27日接受德国媒体《明镜周刊》专访时透露:有商界人士跟他说,中国的情况比政府的官方报告显示的要糟糕得多。鲁比尼认为,猪流感、禽流感、反送中,还有这次瘟疫,大陆内地出现很多有关外国干预的“阴谋论”。

接下来,他认为,中国会在台湾、香港或者越南制造事端。而制造事端的目的是,为国内爆发的这些危机,找一个“替罪羊”。换句话说,就是转移国内矛盾。

鲁比尼举例说,比如中共派军机飞越台湾领空,以激怒美国军方。但是爆发冲突并不一定是“热战”,而是某种形式的战斗。他自己认为,台湾海峡只要发生一次意外,就会看到军事行动的出现。

自从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瘟疫爆发后,在紧张之时,中共已经多次派出军机绕台。例如2月28日,中共又派战机进入台湾的防空识别区。六四学生、民运人士王丹就说,这是中共疫情紧张时,想藉扰台来转移外界对疫情的聚焦。

美国康乃尔大学法学博士、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近日在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上发言说,大陆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2月27日说,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瘟疫发生在中国,不一定源自中国,这是为美国故意在其它国家传播疾病,打下理论基础。实际上钟南山的这个观点,很快被上海的医学专家张文宏直接否定,认为病毒不可能是源自国外。

而制造这种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外来的阴谋论,章家敦认为,这是中共在末日心态下的一种盘算。他提到一周前的一个新闻事件,就是中共军方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开始招标采购军事物资,是多达140万件防弹衣,包括93万件通用型防弹背心,还有46.7万件加强型防弹背心。这些防弹衣合计134.2亿人民币。

而目前,中共陆军一共13个集团军85万人,这些防弹衣足以覆盖全部陆军所需,每人可得一套以上。而防弹衣的平均寿命,不超过5年,很快会老化,不能使用。因此,除非在5年内使用,不然这些钱、这些防弹衣,就都浪费了。

章家敦认为,中共买这么多防弹衣的目的,是针对台湾和美国。他大胆提出观点,说其实美国跟中共的战争,已经开始。

2月中旬,也有海外消息人士爆料,说习近平身边一些人甚至建议,以台湾来转移当前危机的焦点。

不过,中共买140万件防弹衣,目前的消息只是说招标,并没有买到手。所以,也不排除是当局虚张声势。真的想做出大胆的军事行动,那真得看具不具备这样的实质条件,包括天时、地利、人和。

【“脑死亡爱心捐肺”救疫 脑死还怎么献爱心?】

现在,瘟疫这个事已经是让当局焦头烂额。下面的医生,有的人也是什么招都敢用。我们昨天节目说,江苏无锡人民医院的副院长陈静瑜,29日给一名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采用移植双肺的方法进行救治,这个移植的健康肺从哪来,是谁身上的,陈静瑜没有具体说。他甚至要在全国推广肺器官移植,来治疗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这种豪言壮语,也许是换成纳粹军医才敢喊出来的话。因为谁捐肺谁死,等于是死一个,活一个,还得手术成功才能活。这么大数目的器官,从哪里来?

我们查了一下陈静瑜的资料,发现他是在海外“追查国际”组织挂了号的,参与大陆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黑手医生之一,还被称为“中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2018年3月14日,大陆《健康时报》发表题为“全国七成肺移植手术是他做的”,这个“他”指的就是陈静瑜。

2015年1月1日开始,大陆当局已经宣布,全面停止死囚器官作为供体来源,这就是说,自那以后,就完全要靠自愿捐献。但是在全国注册自愿捐献的并不多。而陈静瑜在2015年8月13日发微博说:凌晨从外地获取供肺,原想今年取消死囚供体肺源少了,谁料现在三天一台肺移植,比去年更忙。

当年9月3日,北京阅兵,陈静瑜还发微博,得意地说:献给大阅兵的礼物——一台双肺移植。如此有备正常人情感的“献礼”,真是不知道这位陈医师是医生还是魔鬼。

陈静瑜在29日给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做完双肺移植后,接受大陆丁香园网站的采访,被问到是谁捐的肺,陈静瑜说是一个“河南脑死亡爱心团队”捐助,但是缺乏具体细节。

不过,在大陆,做器官移植,很容易人为制造“脑死亡”。

于2012年出逃美领馆的前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2011年12月曾与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的尹志勇、赵辉、王正国,申请“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的专利,并获得批准。

王立军,本来是一个大陆公安,对人体医学却有特别的研究。这种“脑干撞击机”,就是专门用来制造人类的“脑死亡”。2017年11月15日,韩国《朝鲜日报》旗下的“朝鲜TV”,播出专题纪录片《杀了才能活》。讲述了大陆医院以外国人进行不法器官移植手术的内幕。包括2000年后到当时,约2万韩国人在大陆做器官移植。

这个报导中就提到,王立军发明的“脑干撞击机”,被广泛用于器官移植,先杀死供体,以来医疗器械维持人的呼吸和血液循环,再挖取新鲜的器官。而纪录片还采访了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李承原,李医生说,这种“脑干撞击机”,除了摘器官,还能做什么用呢?谁会特意脑死呢?想来也是,王立军作为一个公安,发明这样一个东西,能做什么呢?不仅如此,韩国这家电视台调查发现,中共还在研发新一代的“脑死亡机”。

这样反过来再看陈静瑜说的,“河南脑死亡爱心团队”捐助器官,如果拥有器官移植黑历史的他,不能说清楚捐助者的具体情况,是无法平息质疑的。“追查国际”调查发现,大陆很多医院都有“脑死亡中心”,包括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等。这些“脑死亡中心”完全可以被粉饰成“脑死亡爱心团队”,前面换个地名就行了。

而实际上,“脑死亡”本身来看。2004年,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陈忠华,在其论文中提到,原发性脑死亡发生概率很小,能够使用的脑死亡者器官也极其有限的。那么,陈静瑜口中的这个河南的“脑死亡爱心团队”,上哪去找那么多人献爱心?而且人已经脑死,又怎么献爱心呢?疑点重重。

【陈秋实生死成迷 我们得到的一个消息】

节目最后,我们再关注一件事,就是陈秋实律师。我们在一周前就收到了一个消息,有关陈秋实律师的。但是我不敢发,一个是对这个消息还有很大质疑,再一个,我也不想对陈秋实律师,说一些不吉利的话。现在陈律师的推特是他的朋友帮忙维持。

3月1日,我看陈律师朋友在推特上写,陈律师会在2日解除强制隔离, 但是我2日再去看推文,又写着“最新消息:陈秋实继续“强制隔离”,不给家人说法,不让和本人通话,没有书面通知,没有对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解释,律师无法介入。这我就非常怀疑了。

所以今天,我就拿出我得到的这个消息,说出来。首先我想说,我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希望有人出来辟谣,这样至少可能从辟谣中知道,有关陈律师的更多消息。

这个消息还配有几张聊天截图,是说:陈律师在2月中下旬的一天,因为感染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在凌晨4点21分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在聊天截图中,对方还质问发消息的人说,能不能给点具体信息,不然不信,因为共产党可以给他一万种死法,他不相信陈律师是因为感染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而死。 但是发消息的人说,这件事武汉中心的人都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指武汉市中心医院。但是收到消息的人跟我最初的反应一样,就是不太相信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目前没有什么相关报导,还要查证,谨慎对待。希望陈律师真的安然无事,如果你今后知道我做了这个报导的时候,希望你能理解,我觉得,这至少会让更多人关注,勇于发声的人的安危。

目前,陈秋实、方斌、李泽华,都是在武汉因言被抓,都是音讯全无。在白宫请愿网站上,还有营救陈秋实和方斌的请愿书,3月9日截止,没剩几天了,但是还差2万多人的签字,大家有这方面愿望的,可以抓紧时间去签署。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save-independent-reporter-chen-qiushi-and-brave-wuhan-citizen-fang-bin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的时候,不要忘了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有推特的朋友,也可以在推特上关注我,我的推特账号是@xwpajq。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武汉“巨响”成谜 瘟疫何时降温?
【拍案惊奇】瘟疫衍生悲剧 千亿蝗虫会进中国?
【拍案惊奇】红会囤口罩 疫区粮食供应亮黄灯
【拍案惊奇】新病毒无特效药 病患求生要闯2关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重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思想领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颠覆美国
【新闻看点】美戒严?司法部发声 习危机感超强
【拍案惊奇】中共爆华尔街叛国 周庭生日遭判监
【远见快评】左媒露陷 巴尔想说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