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和平上访21周年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图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明慧网)
人气: 137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04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和平上访,要求政府给予法轮功学员自由的炼功环境。法轮功学员平和的举动,向世人展现了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原则做人的风貌,让世人瞩目。

今年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21周年,目前正逢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肆虐全球,为了尊重政府的居家隔离健康安全政策,在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以家庭为单位,举行小范围活动,纪念21年前北京发生的那场震惊中外的和平上访。

活动协调人梁先生(Robert liang)表示,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会忘记4.25事件。在遵守政府健康安全政策的前提下,法轮功学员心怀善念,在家庭内部举办纪念活动,并通过视频公布于众,目的是希望唤醒世人,特别是中国人,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在世纪大瘟疫流行期间,能避祸得福,摆脱中共病毒的侵害,拥有美好的未来。

1999年4月,中科院何作庥为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天津科普杂志上发文,抹黑法轮功。当时,部分法轮功学员去报社澄清事实,结果,当地警方逮捕40多位法轮功学员,部分学员受伤。为了营救被捕的学员, 4月25日,上万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信访局和平上访。事件在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的干预下和平解决。但不到三个月后的7月20日,江泽民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并延续至今。

2020年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家举行小范围活动,以纪念21年前发生北京的那场震惊中外和平上访。(多伦多青年法轮功学员俱乐部提供)
2020年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家举行小范围活动,以纪念21年前发生北京的那场震惊中外和平上访。(多伦多青年法轮功学员俱乐部提供)
2020年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家举行小范围活动,以纪念21年前发生北京的那场震惊中外和平上访。(多伦多青年法轮功学员俱乐部提供)

打压20年 信念不变

韩晶晶女士于98年接触法轮功,当时她是一家公司副总裁。(本人提供)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韩晶晶女士于98年接触法轮功,当时她是一家公司副总裁,因工作繁忙,并没有认真修炼。直到后来出车祸,造成高位截瘫,才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并通过炼功恢复健康。

“我是用生命的代价得到了这部大法,不可能再改变。”韩女士说。

“当时我觉得,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污蔑他?我们学法炼功,身体健康,对政府来说是个好事,怎么政府就理不清呢?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一定要让政府知道真相。”本着一个朴素的想法,韩女士当年去了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上访。

“当时我在现场正好碰到了我们炼功点的学员,大家就轮流学法炼功,安安静静地待着,希望有一个给政府反映情况的机会。” 4.25之后,韩女士去了香港,于2002年定居加拿大。

“当时我们都没有认识到迫害的严重性。可是,自7月20日全国大抓捕之后,迫害越来越严重,后来发展到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太离谱了。”

2020年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家举行小范围活动,以纪念21年前发生北京的那场震惊中外和平上访。图为韩晶晶女士。(多伦多青年法轮功学员俱乐部提供)

韩女士说:“这20多年历程,真正认识了中共的魔鬼本性。如果不灭掉它,对全人类来说是个巨大的灾难。只有让中共尽快解体,人类才有安全感。 ”她呼吁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一定要认清中共的本性,彻底抛弃中共,平安走过这场瘟疫劫难,拥有美好的未来。

亲历者回忆

刘慧馨女士。(本人提供)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刘慧馨女士是河北人,当时在东北工作。1996年,在婆婆的引导下,她和先生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婆婆原来一直患有肝病,修炼了法轮功以后,困扰多年的肝病彻底好了,脾气也变好了。

刘女士说:“自从有了信仰以后,人会觉得幸福、愉悦,看淡人间的名利;对一些过去不能理解的东西能够表现宽容,放得下。感觉沐浴在佛光中。”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和儿子2019年初给李洪志大师拜年。(伊铃/大纪元)

刘女士讲述的了那天她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4月24日晚,我们接到同修的电话,因为天津有不实报导,学员去说明情况,天津公安局抓了45名学员。当时我们认为是政府还不了解情况,对我们这群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有误解,我们觉得有必要去反映一下。

当天晚上,我和丈夫带着刚满一岁半的儿子和另一个老年同修一起连夜坐上了去北京的车。4月25日早晨到北京,直接打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国务院信访办附近的福佑街。

当天,北京天气暖和,阳光明媚。我们到的时候大约九点多,已经有当地同修在那了,人很多,两边都看不到头;但现场非常安静,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有的看书,有的在炼功;旁边有警察三三两两的在说话,看起很放松。大家自觉的留出了人行道,我们因为带小孩就来到胡同边上,静静地等待。

下午,天变得阴沉沉。听说江泽民的车出来了,当时就感觉气氛怪怪的。后来听说朱荣基接见了5个代表,也答应3个诉求:释放天津被非法抓捕的学员;有合法的修炼环境;允许出版法轮功的书籍。问题都解决了,天津也放人了。

听说情况后,很多学员都回家了。我们家离得远,就找一家旅馆住下来。因为感觉当天下午气氛有些诡异,担心是不是有些情况并没有说清楚,我们打算第二天再去看一下。

26号这天,天阴沉沉的,下着朦朦小雨。当时有两个邢台的阿姨也住在那家小旅馆,她们过来流着眼泪说:孩子们,你们还年轻,还能走出去。我们年纪大了,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我们要回家了。如果你们不能回来的话,我们来抚养孩子。阿姨留下电话号码就走了。

当时阿姨的话带给我很大的震动。因为知道六.四学生被枪杀,我的外祖父在文革时被活活打死……心里感到莫名的压抑和紧张。但是觉得自己为了说真话、做好人,也应该走出去把事情说清楚。

我和先生把孩子留给随行的小表妹,告诉她,如果我们不能回来,请把孩子带回,交给奶奶抚养。我和先生冒着雨走出去了。那一瞬间,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舍生取义的悲壮感。

走出去以后才发现,所有的街口都有警察把守,也有三三两两的法轮功学员在行走,但都被冲散了,根本没有机会去信访办,所以我们就回老家了。

2020年4.25临近之际,多伦多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家举行小范围活动,以纪念21年前发生北京的那场震惊中外和平上访,图为刘慧馨女士。(多伦多青年法轮功学员俱乐部提供)

被迫害家破人亡

刘慧馨女士说:“20多年过去了,4.25在我心里就像一个丰碑一样,我们经历一次生死的考验:为了说真话,走出去,义无反顾。”

“我和我全家经历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可以说是家破人亡。我婆婆因为去天安门上访,被抓到劳教所2次,后来流离失所,养老金都不给发,后来过世。先生被抓到劳教所,我和儿子流离失所,在外面奔波很多年。”

刘女士说,从这次武汉肺炎来看,共产党撒谎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已经了解疫情的情况下,仍然误导公众:“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还打压发警示的医生,以致很多医生都没有防护。造成现在病毒全球大流行,经济遭重创,大量人员伤亡,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人在做,天在看。”刘女士希望中国人能在这次疫情中,认清共产党的邪恶,并反思发生在身边的事情,真正的摈弃中共,迎接没有共产党的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