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律师:公权力操纵者总把法律夹带私货

人气 1595

【大纪元2020年04月25日讯】中国“709大抓捕案”律师王全璋出狱后,遭当局滞留山东济南。王全璋律师周五(4月2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专访,谈及“709事件”以来的心路历程,也谈到自己会如何面向未来。

记者:“王律师,未来一段日子,您将继续被剥夺政治权利。这一刻,您是否仍然受到软禁?”

王全璋:“在法律上,剥夺政治权利没有限制人身自由的内容。我一直要求去北京跟妻子孩子团聚,但是他们还是在限制我。在我的楼门口已经没有隔离期间的安排,已经没有保安人员,而且我也能够出去小区,也能够跟我的家人见面,跟我的律师朋友见面。但是有些隐隐约约的跟踪还是存在的,譬如这些小区的保安,他们可能会远远地跟着我,他们可能会汇报。他说你除了北京,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但是我说我首先需要去北京,跟我妻子孩子团聚。(当局限制我)最开始找的理由是疫情隔离,疫情隔离期过了以后又说是‘两会’。”

记者:“外界都关心在您被羁押的接近5年期间,有否受到不人道对待?”

王全璋:“很多人问我这个事情,怎样去表述更加科学、更加客观,这是我努力要去做的。因为你知道,我的每一句话可能会被有些人来研究,有些人去寻找一些漏洞和破绽。包括在2015年的时候我被抓捕以后,他们就把我曾经在法庭上跟法官争辩的一段话,拿出来不断地播放,找到其中的一些我语言上的漏洞。所以我也很小心,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记者:“谢阳律师形容您是‘709事件’被捕律师当中唯一没有认罪的。”

王全璋:“因为我这个案子,无论从事实,从法律,从哪个角度,它都不可能构成犯罪,起诉书指控的内容里面,有两项是已经处理过的。然后几年之后,他们又说这是属于犯罪行为。可怕的是这个事件里面,其他参与的人没有一个被遭到犯罪行为来处理的,这是非常非常荒唐的事情。你怎么让我去认罪?我怎么认?所谓的‘煽动颠覆’应该它讲的就是,按照这些人的理解,在言语上对政府的一种批评或者攻击,他们就重点收集我写的微博,收集我的一些言论。他们发现我没有任何言论去攻击政府,所以他们又开始研究另外一个罪名,叫‘颠覆国家政权’,任意把某种行为变成犯罪。问题就来了,我的行为在法律上没有明令禁止,也说明他们本身也没有发现我的行为有法律上明令禁止的事情。”

记者:“您的妻子李文足对于您的某些想法并不十分认同,近期在推文形容,‘王全璋不再是以往的王全璋’?”

王全璋:“这个肯定很复杂,很难说。我的妻子在过去不太了解我所做的这些事情,只是我后来被拘留、被殴打,或者其它一些事情发生,她才发现我做这些事情,做维权人权的工作,她就感觉到很害怕。但后来我被抓以后,出来以后,我也慢慢了解到我的妻子,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些转变。她为了我不停地去努力,吃了很多的苦。我毕竟长时间跟司法系统在打交道,我也有自己的一些办案方法,也能够认识这里面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所以我可能会跟我妻子有一些,在具体问题上,有一些意见不太一致的地方。我也不想把这些东西太公开化吧。”

记者:“重新接触外面的世界感觉如何?可见的未来有什么计划?”

王全璋:“我出来以后当然心情非常好,毕竟是被与世隔绝失去自由长达5年的时间。出来以后看到大自然的风光,感觉也很舒畅。当然他们(当局)也没有书面限制我去北京,只是口头上告知。公权力的操作者一直把法律夹套对自己有利的理解,然后塞进自己的私货。我现在应该先解决家人团聚的问题,然后我要解决剥夺政治权利的具体内容当中,我认为是违法的刑法。我希望有更多专业人士去推动它。”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文朴#

相关新闻
王全璋出狱后和妻儿通话 视频曝光
王全璋“隔离”14天到期 仍被软禁
王全璋被非法关押近五年 首见谢阳律师
王全璋行动遭限制 美国敦促中共尊重人权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祖屋收归国有 山西平遥刮共产风
【拍案惊奇】中共令统战民企 公私合营2.0登场?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西岸观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东恩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