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 武汉强拆户上网求救遭警方威胁

人气 3751

【大纪元2020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方净采访报导)“4月2日下午,我在网上发了求救信息,派出所一伙警察就到家里来骚扰问话。”武汉市民任春华3日对大纪元表示,连日三餐无继,当局非但不救助,连上网求救也不行,“(他们)现在正在外面敲门。”

2013年,由于维生的一楼门面房被当局强拆,任春华多年上访,历经关押、毒打,身体留下伤残。目前又因疫情不能工作,无生活来源,全家吃不饱饭,她说这段期间,“我在外面搭了一个小帐篷,一天二、三十元钱,艰难度日。”

“我现在米也没有了,身无分文,我多次向领导求助,领导一个都没有回话,电话都不接。”她表示,现在疫情还没过去,生活还得维持,可是连求救的管道都没有,“现在怎么办啊?要想求政府?求共产党来救我们的命?他们没把你整死就算好的,还想他们来救助你吗?”

除了吃不饱,外面的疫情到底如何,她说,“零增长,不可能的,都是虚报假消息。”但真实的情况当局不说,老百姓也无从得知,“我们就像一个被丢弃的婴儿,无人管的。”

三餐不继无人管 社会捐赠拿不到

任春华表示,“我们从腊月28就被封在家里,没出去过。”她带着两个孩子,没有钱生活,“就像乞讨一样,向他们要点,他们就给一点。”“社区给我的胡萝卜烂了很多,土豆长了芽,白菜也烂了。”即使菜都烂了,她说还是得做着吃。

“每一次都是要一点给一点,就这样的往前过日子。到现在,给都不给了。”于是她上网求助,“好些好心人,看到我求助的视频,捐了一点钱。”因为高价菜买不起,她找到一个买廉价菜的群,“有一个政府十元菜的群”但是,“有领导就把我从那个群里踢出来了。”

“他们不帮助我,还用此种方法阻挠我。”她无奈地说,“我实在是没办法。我一个小小老百姓哪能玩过共产党啊。”

她还表示,外界捐赠的物资老百姓也根本拿不到,“社会捐赠那么多,我们只领了一回的免费菜,其余的都是花钱买的。”

“这些天就是搞点面糊、稀饭,往前慢慢过,有时早上都没有吃的。”两个孩子也跟着挨饿,“哪里有吃饱呢,昨天(2日)晚上就煮了点稀饭,今天早上有一点点面条。”

期间想求中共当局的援助完全无门,“我从3月26日就跟他们说,家里的米、油基本上都没有了,他们到现在没有回复我。吴家山街道的主任黄勇(音),居委会陈刚(音)也不回信,也不接电话。我只好一直打12345,也没有回音。”

房屋遭到强拆、多年上访武汉市民任春华,在疫情期间上网求助,遭到警方威胁。图为其2013年10月房屋遭强拆画面。(受访者提供)

零增长不可能 复工危险大

对于当局宣称国内疫情减缓,武汉市确诊数字也持续多天归零,任春华直接表示,“零增长,不可能的,都是虚报假消息,假新闻。”

她说,“现在小区是否有发烧复发的,他们都把信息埋没了,都不会让人知道的,因为现在都是关在自己家里,哪里知道呢?”“我估计像孤寡老人啊,他们也不会用微信,也不会上网。”她说这种人死了当局也不会说的,“他们(当局)什么手段都可以做出来的。”

同时,以她对共产党的了解,“武汉市欺上瞒下,是他们的一贯作风,他们想隐瞒事实真相。”她说,“湖北这个地方太黑了,不敢想象。”

她指出之前小区里有人感染的,有人死亡,表示小区里还是有病毒的,是比较危险的,“这个病毒太可怕了,它在身体里面可以潜伏很长的时间,就算是不发烧,但身体里还是有病毒,很顽固的。”

“小区现在还是封闭管理,现在复工要厂和社区证明,但像我这样没有单位的,还是不能出门。”“我这个理发行业就是近距离接触,我现在就不敢做,不是说我不做,因为我一旦被感染了,俩个孩子怎么办?”

她表示,复工对老百姓实际造成两难,“国家干部啊照样拿钱,像我们这样没有经济来源的,还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复工,赚钱养活老小。”

“官员自曝:共产党有错都不会认错”

任春华同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指出,现在老百姓没活路,连上网求救都不行,这就是共产党一贯的手法。“2018年时,我被关过(黑监狱),她们也是这样来一伙人,把我搞到黑监狱。2013年我曾经被关在东西湖区132天。”

她回忆当时因房子被强拆,受尽政府打压欺骗,“赖以维计的一楼的门面房,我在里面经营理发、缝纫生意,当时他们是强行霸占强拆。” “我报警,派出所就把我骗到派出所做笔录,趁我离开期间,我的房子被强拆了。”

“拆房后我就流落街头,我和孩子在冬天,我抱着一个被子,到信访局去,他们把我和孩子推下楼,甩在门口。”期间,她还被无数次刑拘,“我被关在黑监狱的的一个小房间里,我的门牙全部被打掉了。”还曾被绑架,“五个男子对我拳打脚踢……,吓唬其他的访民。”

因房子被强拆,受尽政府打压欺骗,多年上访无果,令任春华更加看清共产党。(受访者提供)

她提到在黑监狱中的非人待遇,“里面只有两个字‘服从’,不服从就遭到电棍电击我,殴打。”“现在我的身体很虚弱,说话有时接不上气。我把两倍的人生经历和苦难都尝尽了。”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当时一个官员说的话,“区里一个官员对我说:告诉你,在大陆,共产党就是老大,有错都不会认错,你去告吧。”

而这样的打压延续至今,“到现在,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现在他们又来威胁我。”她说,这些经历和现在的遭遇,都只让她充分看清了,“他们(共产党)没有做不出来的事情。”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新年北京昌平强拆 百余村民上访遭威胁
北京昌平六百特警凌晨偷袭强拆 业主遭群殴
疫情严重 大陆多地仍强拆 交警罚款赚钱
中共肺炎疫情下 副镇长带人入村强拆起冲突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贵州巴士怪异车祸 抖音退港有猫腻
【重播】蓬佩奥:北京须公布病毒真相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有冇搞错】美中大军南海对峙 战事一触即发?
【直播】川普与墨西哥总统联合发布会
【现场视频】包头市中院剥夺律师参加庭审权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