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地拆迁
中共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召开,八九月上海各基层政府草木皆兵,政府官员、警察、保安,甚至雇用黑保安、黑社会人员对访民进行大搜捕。一个多月来,被关进黑监狱的访民不...
北京昌平区东小口镇马连店村当地政府和村委会自8月底开始非法强拆该村9户人家的房屋。村民高和平位于马连店村442号的房子首先被暴力强拆,过程中高和平儿子被殴打受伤送医,强拆暂停,昨(16)日拆迁队伍再次进驻进行毁灭性拆除。
中共二十大将近,全国各地又出现大截访,据访民消息,9月10日前进京的访民要全部清零,加上来自疫区城市的访民不受接待,因此,最近国家信访局已经没什么访民了。
8月29日,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马连店村发生暴力强拆事件,导致房主高和平的儿子身体多处受伤,紧急送医。
因纪念六四获刑4年2个月,近日刑满获释的湖南衡阳维权人士占友超(本名王战武),8月26日又遭遇村组强拆故居。据他的辩护律师说,占友超的旧屋已经被强拆,现场警察抢走他的手机后,现在无法与外界联系。
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退伍老兵王永红,因耕地被占,维权2次被打伤。7月25日到当地派出所举牌再次被殴打,后被处10日拘留,由于警方不给他身体检查报告,他开始绝食抗议,今天已经进入第八天。
北京市企业家张春华的厂房去年遭强拆后,他到北京市昌平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简称规自委)维权,不但被规自委拒之门外,还被送进监狱关押了10个月。出狱后,张春华继续到规自委维权,至今无果。
重庆市北碚区为修筑高速路,4月18日早上无预警出动数百特警、保安进行征地强拆,而爆发警民冲突,邻近村民也遭到控制。
福建在津企业家刘忠南,厂房被强拆后两年来求偿无门,他因此开始维权。然而,每次所谓敏感期间却是原籍福建出手维稳。令他感到相当无奈。
江苏维权人士毛黎惠被警察抓捕不久,就传出她自焚身亡的消息。很多访民要求当局给出她死亡真相,却遭到喝茶警告。这是继“铁链女”事件后,江苏省又爆出另一起引人关注的“火烧女”事件。
江苏省江阴市女性访民毛黎惠,2月16日在石家庄定州火车站被江阴市申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失联。近日传出她在关押的宾馆(黑监狱)自焚死亡。
去年底发生在山东平度市的党委书记王丽,因在做群众工作时,言语失当、作风粗暴经民众反映后遭停职处分,平度市委也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二个月过去了,至今未见官方公布调查结果。
山东淄博7旬老人因房屋被强拆上访而遭拘留,他在狱中发病住院,被当局构陷诈骗医疗费用而遭判四年有期徒刑,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广西南宁良庆区良庆镇书林坡为省府主要城区,去年全村被夷为平地,土地拍卖给两大房地产公司盖商品房,遭到非法强拆的屋主未获得合理赔偿和安置,至今投诉无门。
山东淄博一7旬老人,因房屋被地方政府偷拆而上访,因上访又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4年。2020年5月出狱后,老人自费养老金被停发,银行账户被冻结,生活陷入困境。
2021年12月30日晚上11点,福州维权人士严兴声的老宅,被当地政府暴力强拆,当时他不在家,他的大哥被打得头破血流,差点因失血过多死亡,老宅连夜被铲平,贵重物品被洗劫一空。
年关已近,上海又见暴力拆迁。12月20日上午8时许,赵成芳位于上海黄浦区新闸路147弄65号的房屋遭暴力强迁,她73岁的丈夫被暴徒用铁棍打至胸腔骨折,一家三口被丢在宾馆,至今无人出面解决问题。
上海市杨浦区15年前的一起暴力强拆事件,导致业主李平母子俩十几年来无家可归。李平21岁的儿子因对政府的希望破灭了,近日愤而跳楼,欲以死反抗。 12月15日上午11:30左右,李平的儿子王泽飞来到上海市宝山区宝杨路龙景轩大酒店房顶上跳楼,被现场的好心人打120送至宝钢医院抢救,后又转到长海医院进入重症监护室抢救。目前,伤势严重。 李平的房宅在200...
福州维权人士严兴声家里的造船厂和一栋房在2016年被暴力强拆,今年12月14号清晨,当地政府又企图暴力强拆他位于城门镇下洋村的一栋老房子,严兴声与哥哥拚死抵抗,最终没强拆成功。
河南易庙村民宅遭到强拆。村干部强占土地。盖新楼出售。村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受访者提供)
长期在京访民吴菊芳,10月19日在驻京办人员的劝说下接受返回南京解决问题,不料刚回家二天就被玄武区新街口街道综治办主任蒋书余安排的工作人员殴打致重伤。
莆田宅基地纠纷引发凶案,中国网民一边倒支持嫌犯欧金中,官方急着维稳;马云突现身香港,中央追查25金融机构之际,他能平安落地吗?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90岁的军人遗孀钟桂芳,因两套房被强拆控告无门,8月底钟桂芳和女儿到硚口区信访局敲打信访局牌匾鸣冤。当天晚上半夜,街道办和拆迁办人员随即上门监控。
四川各地访民连日来聚集在省高院门口,要求见省第五巡视组。9月9日和10日,数十名访民聚集省高院门口举牌喊口号,遭到法警镇压,两天共抓捕三名老访民进法院,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数个小时。
北京市香江北岸小区正在发生暴力驱赶住户的事件。该小区居民向大纪元表示,该事件由官方操作,官方以“公租房”为由清退持有合法租赁合同的住户,公然违约;黑保安暴力手段恶劣,警方则叫嚣“朝阳区政府已经放话,警察不管”。
上海虹口区动迁户戴中耀因其住房被强拆后,当局以单人10平方米安置政策执行,导致他二十年来无房可住。多年来他一直在打动迁诉讼,但法院至今日不给起诉和立案。近日他一怒上网呼吁中共退出联合国。结果,房东受到当局施压将他赶出出租房。
近日,湖北鄂州访民吴玉喜前往北京上访,被当地截访人员暴力绑架及非法控制人身自由。在强制遣返后,当地政府以疫情为由将他关押在酒店里。
苏州独居老人周金丹的房屋在8月24日遭强拆。当地政府出动上百人,包围独居老人周金丹的家,之后周金丹手机被抢走,人被控制在一家宾馆里,直到下午4点,房子拆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放她出来。
76岁的苏州老人周金丹,今年7月份以来,遭到一群不明身份人员逼迁。8月12日,她住的房间玻璃窗被气枪击穿一个洞,报警后,警察置之不理。这群身份不明的人员自称是政府派来的,24小时守在她家门口,吓得她不敢出门。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90岁的钟桂芳,是一名曾参加抗美援朝军人的遗孀。2015年她的两套房子被暴力强拆,至今未签协议未安置。她举着“革命遗孀有国无家”的牌子无言的抗议。
共有约 318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