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智库研究员:认清中共 才是民主国家正途

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蒙克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Munk Senior Fellow)舒法洛·马俊达(Shuvaloy Majumdar)先生。(MLI网站)
人气: 12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朱丹多伦多报导)中共肺炎(COVID-19)在全球肆虐,引发国际社会纷纷追查瘟疫蔓延全球真相,透视背后深层原因,并积极寻找避免日后重蹈覆辙的方法。

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简称MLI)蒙克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Munk Senior Fellow,注:加拿大慈善家Peter Munk创建的外交政策项目)舒法洛·马俊达(Shuvaloy Majumdar)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掩盖真相导致中共肺炎蔓延全球,而民主国家需认清中共本质,才能找到化解危机的途径。

马俊达领导组建了“促进加拿大海外利益研究中心(Centre for Advancing Canada’s Interests Abroad)”。该中心的宗旨是让加拿大人清楚地了解加拿大在世界上的利益,并让加拿大政策制定者明白,世界上正在发生的哪些事情会损害加拿大利益。

他首先表示,MLI在4月14日发表的公开信《共产党依靠恐吓为主的政治统治方式危害中国公民乃全世界——致中国公民和海内外中国友人》,正好符合“促进加拿大海外利益研究中心”的宗旨。

这封公开信由来自世界各国一百多名政要、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连署发表。截止目前,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希尔(Andrew Scheer)、保守党领袖候选人麦凯(Peter MacKay)和奥图尔(Erin O’Toole)等多名政要,都在这封公开信上署名。信中指出,中共当局对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掩盖是大流行病爆发的主要原因,“中共政府的恐怖统治威胁着中国公民乃至世界”。

公开信是写给中国人民和中国的友人

公开信开篇直述:“当前的全球危机是许多人数十年来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权(中共)引起的。”

马俊达说,“正如我们所见,这场危机始于武汉,几个月来由于(中共的)管理不善、沟通不畅、拒绝与世界通力协作,现在已演变成为一场全球性的大瘟疫和经济危机。”

这封公开信阐明了当前危机的来龙去脉,“这封公开信是写给中国人民,以及想要与中国友善的那些人。世界希望看到中国成功。全世界对中国人所遭受的挫折感同身受。”“然而中共和一些人对这封公开信的竭力诋毁,完全扭曲了公开信的原意,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

“中国(中共)向世界展现的一切,越来越令人担忧。显而易见,习近平掌政之后,在独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中共的回应,“粗暴而拙劣”

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对这封公开信作出了回应。马俊达说,“遗憾的是领事馆的回复充斥官腔。我们在其它场景下也看到过类似的语言。回应的语气粗暴,文笔拙劣,甚至看起来很滑稽。”

马俊达表示,中共大使馆注意到他们的工作,他和他的同事都非常高兴。“我希望他们能更深入地倾听我们,因为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未来几个月将会发表更多的言论,会值得他们关注的。”

“我们(加拿大)是个自由的国家,言论自由。我们鼓励中国允许自己国家的自由思想者和我们及其他人合作,帮助建立一个更稳定的世界,为他们自己,也为我们所有人。”

中共与伊朗均掩盖疫情 镇压本国人民

做为中东问题专家,马俊达认为,中共和伊朗政府一样,当瘟疫在其本国流行的早期,都掩盖国内疫情大爆发的实情,信息严重不透明,也不与国际社会合作。

“中共政府噤声试图向国内人民和全世界通报疫情威胁的医生们。在伊朗,政府的玩忽职守如出一辙,未能及早采取果断措施,继续鼓励宗教场所的不良卫生习惯,挖万人尸坑,隐瞒真相,拒绝与世界进行公开、透明的信息分享与合作。”

他说,“这两个专制政体都采用相同模式,试图控制信息而不是合作,不让外界了解真相。不但不给予民众应有的教育与资讯,以确保人民的安全与健康,反而镇压国民以应对危机。”

谈到均为独裁专制的中共政权和伊朗政权有什么不同时,马俊达说,“他们的差异很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产物,在邓小平改革后,转向为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国家掌控的经济模式。它广泛压制少数民族群体,不接受言论自由,完全不尊重财产私有权,即使这样的权利受到宪法保护。”

“而伊朗是一个原教旨主义的神权独裁国家,一个宗教军事独裁政权,由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成员管理。他们在伊朗的生态系统中建立生意获得资源,在中东以及世界其它地区筹集宗教资金。它笃信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教教义,那不是伊斯兰教。”

两个流氓政权都把扰乱全球事务并从中渔利当成常态,中共是将商业贸易当作武器,而伊朗的武器是它的恐怖组织,“他们经常出没于伊拉克、也门、叙利亚和一些其它地方,制造高端的恐怖抢劫。”

“他们都是独裁专制。他们的核心动机全然不同。有时候他们使用类似的手段,有时候他们使用的手段又非常不一样。相同之处是,他们都镇压本国的人民。”

独裁专制各有野心,但都损害世界利益

马俊达认为,“在应对这场危机中,中共与伊朗政府在危机初期都表现出无能,而掩盖真相则是另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故意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实质问题上引开,而解决实质问题才是使国际社会从疫情中更快恢复、促进经济复苏的关键。”

“他们都在西方世界散布有关武汉肺炎危机起源的虚假信息。在扰乱西方有效合作这个目标上,他们形成了非正式的同盟。在这场持续的危机中,他们实际上是狼狈为奸,搞乱西方各国联合应对危机的统一协调及凝聚力。”

“俄罗斯与伊朗和中共类似。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他们发现在扰乱西方社会、扰乱民主,打破正常的全球格局方面,他们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他们的核心抱负大不相同,但在不断出现的一个个特定案例中,他们发现了其共同的奋斗方向,他们就在这些方面通力合作。我不是说他们三方会坐下来秘密开会协调部署他们的活动,但他们之间的不谋而合显然与我们的利益相悖。”

“伊朗和中共这两个政权为了不同目的,以不同方式欺骗,都是老道的撒谎大师。”

马俊达说,而中共的欺骗性更大,“因为他们将针对全球的产品供应链武器化,寻求利用贸易来获取安全优势,获取在世界上的政治地位。这非常令人不安。在很多方面它的经济实力比伊朗大得多,因此,中共在许多关键领域对世界的威胁更大,更令人担忧。”

中共把全球供应链武器化

人们开始意识到中共在向全球通告大瘟疫之前,就已经在全球战略性地购买个人防护用品,然后,在全球范围爆发瘟疫后再对外销售。马俊达认为人们已经了解到的情况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更早。

他说:“故事的开始是早在去年的12月,在华盛顿和北京进行贸易谈判期间,习的幕僚就在计划如何利用中国的医疗防护用品和药品产业链来牵制美国了。而这种想法,即把公共医疗和卫生用品商业化作为政治筹码,从任何一个层面上讲都是卑劣的。”

“显而易见,中共在得知武汉爆发病毒并准备控制疫情的时候,他们就开始调整制造中心,并在世界范围收购个人防护设备以服务于自己的利益,同时向全世界撒谎,隐瞒正在扩散的疫情。”

“而现在他们重组中国大部分制造能力,扩大生产个人防护用品,以占据世界巨大的市场份额。这种行为令人发指,是掠食者的行径,是贸易掠夺而不是贸易合作,对急需个人防护用品的世界各国造成了一个很复杂的局面。”

中共已渗透全世界

马俊达表示,“中共一直以一种渐进、微妙的方式在全世界进行渗透,不管是对国际刑警组织、全球警察网络、世界卫生组织,还是对制定商业航运交通规则的国际民航组织,还有中共(通过)对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投资来促动一带一路的发展等等。”

“中共在用一种难以察觉的方式颠覆着这些国际组织的公义,以便在中共利益受到直接触动的时候能操控这些组织。”

他表示,“世卫领导权的最核心人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是历史上第一次不是医生出身,而是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埃塞俄比亚人。他在意识形态上和中共有着很可疑的联系。我认为他的诚实和信誉已经大打折扣。”

“世界卫生组织设有政策制定机构、条例制定机构和政策执行机构,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发挥这三方面的作用。世卫在最高层妥协了,即便世卫遍布全球的员工中有很多能干、善良、有技术、重要和高效的员工。”

马俊达认为,这场瘟疫让全球遭受巨大的灾难和重创,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选出世卫真正的领导者,来帮助世界走出困境。“也许这是一个问责世卫的领导人的机会,通过问责找到我们都需要的化解危机的途径。”

民主国家需认清中共

马俊达认为,在过去的20年里,民主世界对中国、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共本身,抱有不同的想法,而且随着中共领导人的更替也在改变。

他说,多年来,包括他在内,很多人乐观地认为,“和中国更多的经济合作,推动中国发展,为中国人创造更多的教育和服务,从而产生更多对法治、私有财产权、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方面的需求,这些都是一个国家成功的关键因素。可现实证明这些都是美好的愿望而已。”

“事实上,中共和世界的合作完全是为了壮大自己,以便有朝一日用它建立的秩序去统治世界。”

“它以极其老练的手法参与多边论坛。在过去的几年中,它已由历史上的战略被动,变成了寻求全球战略优势的称霸者。”

“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民主国家如果不能认识到中共政权的不负责任和鲁莽行为带来的持续威胁,一定会深受其苦。民主国家应该更加主动地思考清楚,如何相互合作,如何继续与中国交往,而不会被中共钻空子,受制于中共。”

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是加拿大唯一位于渥太华的国家公共政策智库,提供全方位公共政策服务。对于联邦政府所管辖的各项国家事务,MLI致力于通过无党派和独立的研究与评论抵制不良的公共政策。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