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孙力军案引爆政治核弹 谁会寝食难安

——浅析“孙力军案”背后的核心问题

人气 18663

【大纪元2020年05月02日讯】2020年4月19日,“国保头子”、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突然落马,在中共的官场投下了一枚核弹。10天后,前610办公室主任、司法部部长傅政华被免职。分析认为,傅被火速免职很可能是其即将落马的前奏。

外界普遍认为,孙力军落马的主因是其参与了“倒习”和“政变”。果真如此,那孙力军案跟一般的“贪腐”和“政治上站错队”的性质就大为不同了。难怪有人称孙力军的落马堪比当年王立军出逃、周永康落马。

当年,王立军出逃美领馆,牵出的是政变团伙中的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派血债帮大佬们。由此可见,但凡涉及到“政变”,背后应该是一个团伙在运作。而孙力军很显然只是个前台干脏活的打手。那么,孙力军出了事,他背后又会有哪些人寝食难安呢?

顺藤摸瓜——孙力军的上线直通江泽民曾庆红

众所周知,孙力军曾是孟建柱、郭声琨两任公安部长、政法委书记的心腹马仔,而孟建柱和郭声琨都是曾庆红提拔上来的。其中,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是曾庆红的表侄儿女婿(郭妻的奶奶是曾母邓六金的亲妹妹)(图一)。正是凭着这层关系,没有公安政法工作经历的郭声琨,在2012年成为十八大的一批黑马,出任公安部长,并于2017年成为中央政法委书记。

所以,孙力军出事了,此时此刻郭声琨和孟建柱想必是提心吊胆,而他们的上线江泽民、曾庆红恐怕更是如坐针毡。妇孺皆知,狼狈为奸的江、曾实为一体。而如今,差不多只剩一口气的江泽民早已是半死的老虎,真正在背后使阴招、毒招的那就是江的“狗头军师”曾庆红。

曾庆红在中共党内和民间都是公认的奸臣,为人阴险毒辣,善于玩弄权术,好搞两面三刀,贪财好色,有着“阴谋家”、“特务头子”、“庆亲王”等绰号。

图一:江派血债帮关系网之局部聚焦。

“有其父必有其子”——曾的父亲被指是特务、大汉奸

曾庆红是中共元老曾山之子。曾山本为江西吉安永和镇的一个屠户,在1926年加入中共,并在1934年成为中共江西苏区的内务部长,主要从事特务活动。

据美籍中国文革史料研究人士宋永毅披露,曾山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曾与侵华日军暗通款曲,出卖国家利益。曾山在上海和南京与侵华日军私下谈判时,要求只打国民党不打共产党。

1967年,曾山的特务和汉奸身份被曝光。红卫兵批斗他时,指出他在抗战时曾勾结日本人通敌,是日本特务、大汉奸。曾山对自己勾结日本人的汉奸勾当供认不讳,但他指出是在中共中央的授意下而为。最后因其说辞得到了中共相关部门的确认,曾山才得以幸免。

据悉,曾庆红在父亲的熏陶下,从小就对明清“东厂模式”的宫廷权斗表现出特别的兴趣,早早学会了如何在权斗中打击异己,保护自己,为自己日后成为中共的“特务头子”打下了基础。

同是汉奸出身,相似的发迹史——曾被江选为“大内总管”

历史仿佛是一个剧本,反复向人们演示着“无巧不成书”。有着汉奸家世的曾庆红偏偏遇到了同为汉奸出身的江泽民,二者又有着相似的官场发迹史,在政治上可谓臭味相投,相互利用,狼狈为奸,一个台前、一个幕后,是一对难找的“绝配”。

曾庆红最早发迹靠的是其父的老乡与战友、前中共副总理余秋里。曾庆红在1979年是时任中共国家计委主任余秋里的秘书。1982年,在余秋里的帮助下,曾被提拔为石油工业部外事司副司长。1984年,曾庆红又在其父的老部下–时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的提拔下,出任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1986年,曾升任上海市委副书记。

而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是日伪大汉奸,当年任汪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中共篡权后,江泽民谎称自己过继给了党员叔父江上青,却对生父江世俊讳莫如深。就这样,汉奸后代摇身变成了烈士继子。熟悉江泽民的人都知道,其干正事的能力还不如一个地方的小科长,江在上海的发迹靠的是其“养父”江上青的两个昔日部下──前国务院副总理张爱萍以及前上海市市长汪道涵。1987年至1989年,江任上海市委书记时,其副手搭档便是曾庆红。

1989年的“六四”事件,对江、曾来说,都是仕途的转折点。当时,正是曾向江献计整肃《世界经济导报》,江因此获得中共元老邓小平等的肯定,被内定为中共总书记。江进京后不久,便把曾调到了北京任中办副主任。

1993年,曾升任中办主任,正式成为江的“大内总管”。

曾屡献奸计,助江铲除异己——杨尚昆兄弟、陈希同、乔石、李瑞环

1992年中共十四大前,曾向江献出“离间计”,挑拨邓小平和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之间的关系。江、曾一边向外散谣说杨家兄弟企图夺兵权,一边向病中的邓多次告“御状”,邓最后中了江、曾的诡计,开始疏远杨氏兄弟。最后杨氏兄弟失去兵权,江因此除去了军中的“绊脚石”。据披露,杨尚昆的死正是曾庆红派人下的毒。

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是当年被邓小平看好的取代江泽民的人选。一方面因为陈希同也参与了镇压“六四”,身上背有血债,邓放心他不会平反“六四”;二来是因为陈希同当时协同邓南巡,而邓向江下达最后通牒:“谁不改革,谁下台”。这些都让江非常嫉恨陈。据闻,当年陈还向邓举报江父是汉奸。因此,江对陈更加怀恨在心。

曾给江出谋划策,用“贪污和玩忽职守”的罪名,将陈希同送进了秦城监狱。2003年底,陈因患膀胱癌获保外就医后,写了五万字的申诉书,指控江对他的政治迫害,并举报了江家父子的经济犯罪问题。

此外,江当权时政治局常委里面还有两个江泽民的“克星”,那就是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前政协主席李瑞环。乔、李二人无论是威望、资历、能力、民心都远在江之上,故而都是江深为嫉恨的人。然而,最让江夜不能寐的却是乔、李二人在法轮功问题上跟江不在同一条船上:乔、李二人都支持法轮功,这让江愁肠百结。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部门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江对乔石在法轮功问题上的客观公正一直恼恨在心。

而李瑞环对法轮功的支持,更是江的一大心病。2012年,据北京高层人士向《大纪元时报》透露,关于当年河北300位村民按手印支持法轮功的事,中共高层很多人都在讨论,甚至习近平、李克强还分别征求了朱镕基的意见。朱镕基表示,“处理4.25事件是一个败笔。李瑞环本人就炼法轮功,他就是非常明确的支持法轮功。”

另外,据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介绍:“我听说的是李瑞环的一个儿子,他长了一个瘤在脑子里,怎么治也治不好,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所以后来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所有的常委都被江逼迫着表态了,都是按照江的那个口径讲话,只有李瑞环是一个例外。”

为了帮江把乔、李逼下台,曾给江献出了“年龄坎”的诡计。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江、曾等针对乔石提出了“政治局常委70岁退休”的政策。江、曾深知乔石正派,不会拒绝。果然乔石光明磊落,答应退休。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曾又针对李瑞环搞了个“七上八下”,67岁还可以新任一届政治局常委、68岁就必须退休,把李瑞环逼退。

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已是68岁的曾庆红猛然发现,自己搬出的“七上八下”的大石头结结实实的砸到了自己脚上。极为恋权的“狗头军师”不得不在十七大宣告下台。

“人人沾血”、“有罪才上位”——江、曾策划了“薄、周政变”

在曾庆红一干欠下的所有血债中,最大的一笔当属为江迫害法轮功出谋划策,并卖力参与迫害,借此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说:‘法轮功和其它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1999年夏,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在中国广受欢迎的妒嫉,欲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然而,其他6个政治局常委(那时曾还不是常委)一致反对,并明确的表达了发对意见。朱镕基说:“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

江泽民气得一鼓一鼓的,立马发飙并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啊!……。”江又跳又叫,声嘶力竭,逼大家闭嘴。就这样,江一意孤行,不顾其他6个常委的反对,发动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当然,江能发起迫害,背后可少不了曾庆红的鬼影。曾给江出了很多坏主意,把这场迫害变成了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和资源的一场浩劫,经过如此捆绑,这场迫害就不只是江泽民个人干的了,而是整个中共体制干的。

除了给江出坏主意,曾庆红还多次到各地坐镇,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

为了挑起中国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江、曾、罗干等一伙炮制了震惊世界的欺世谎言 “天安门自焚伪案”来嫁祸法轮功(图二,左上),并以此为升级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甚至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图二,右上)。而且,曾也将魔抓伸向海外法轮功学员。曾策划了多起恐暴事件,比如2004南非枪击案、2006亚特兰大入室袭击案(图二,左下)、2008法拉盛事件、以及多年来安排青关会袭击香港法轮功学员(图二,右下)……

图二:曾庆红不但在国内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还将魔抓伸向海外的法轮功学员。

也因此,曾庆红成为江泽民“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犯罪集团的核心人物和四大干将之一(曾庆红、罗干、周永康、李岚清)。

正如当年邓小平要选择沾了六四血债的江泽民继位一样,江、曾同样要选择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人来继位。“人人沾血”是江、曾血债帮的自保心态,这样的话,无论谁当政,都不会轻易翻案,或给被迫害者平反。故而“有罪才上位”成了中共官场用人的潜规则。

这也是为什么1999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中共官场 的“逆淘汰”大行其道:道德越败坏、越善于钻营、迫害法轮功越卖力的官员就越容易“脱颖而出”。刘京、吴官正、贾庆林、周永康、薄熙来、李长春、吴志明、李东生、令计划、苏荣、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韩正、孙春兰、张越、周本顺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因为积极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提拔重用的。

其中,公认的对法轮功最狠、迫害手段最残忍、最早开始主导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血债最大的薄熙来,自然就成了江、曾血债帮最为信任的中共党魁的接班人。

不难想像,习近平的上台只是江、曾的权宜之计。江、曾谋划让薄熙来在2012年之前锻练成熟、取得威望和权势,在2012年的 “十八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再过大约两年时间到2014年,利用薄熙来掌控的全国政法委、武警部队、及其全国众多军队人缘、军中力量等,来发动政变,拿下习近平,由薄熙来取而代之,到时候中国又是江、曾的天下。

而配合薄熙来实施这个政变计划的关键人物,就是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因薄的马仔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导致“薄、周政变”败露,最终“胎死腹中”。

“硬刀子”不行就上“软刀子”——杀不掉习近平,就捆绑习近平

在亲眼目睹了胡、温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悲惨遭遇后,习近平自然不希望自己也被架空,所以一上台就开始清洗江派人马。王岐山的助阵是习的福分、王立军的出逃乃天赐良机,几年下来,习、王“打虎”顺风顺水,拿下了多数江派血债帮的大佬,其“打虎棒”直指虎王江、曾。

2015年2月25日,中纪委网站发表文章《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影射曾庆红。

图三:左图:2015年7月18日,香港街头打出的“控告江泽民”;右图:2015年6月12日,陆媒报导传记《庆亲王》出版。

同年5月1日,习当局宣布开始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短短几个月下来就有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以实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趁着诉江大潮抓捕江,习近平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图三,左)。

同年6月11日,习当局通报了周永康已被判处无期徒刑,周当庭认罪悔罪。官媒随即发表评论,重提“没人能当‘铁帽子王’”,强调要打赢反腐“攻坚战、持久战”。6月12日,陆媒报导传记《庆亲王》出版,封面还写上“你懂的” (图三,右)。外界认为,习、王很快会对曾庆红动手。

当然,江、曾是困兽犹斗,垂死挣扎的过程中也一直在伺机反扑。习、王在围剿江、曾的过程中遭遇多次“暗杀”威胁,据悉都是曾庆红密谋策划的。

江、曾在惶惶不可终日的压力下,不得不暂时服软,由“硬刀子”改上“软刀子”:2017年的十九大之前给习提出了一笔交易:江、曾拥护习的“核心”地位、让“习思想”入党章宪法、并取消国家主席限任制,让习成为“一尊”,来换取习不抓捕江、曾,与江、曾一起来保党。

“抓捕江、曾,解体中共”本是天意,习有幸赶上了这千古良机,故而前5年顺天意时怎么做都顺。可惜与可悲的是,被权欲冲昏了头脑的习竟然相信了江、曾,低估了江、曾的邪恶,误判了形势,并最终答应了这笔魔鬼交易。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习错过了抓捕江、曾的千载难逢的最佳时机,灾祸和魔难如期而至。过程中,“狗头军师”又施“离间计”,把江、曾恨之入骨的习的手足给砍下——王岐山在十九大后失势,成为花瓶;再给习插上一把“软刀子” ——为习配上了一个“贴心人”王沪宁,把习活活捧成一个昏君;又给习布下了多个“暗器” ——韩正、孙春兰、孙力军等在贸易战中给习搅局、在香港问题上制造动乱给习找麻烦、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使劲捆绑习、在武汉瘟疫中给习挖坑并让习成为国际罪人。习近平陷入了魔鬼的圈套,在中共和江、曾的裹挟下,正在一步步地迈向深渊。

图四:曾庆红控制特务在香港问题上制造动乱,并在大陆策划了多起震惊世界的暴力恐怖事件。

仅以香港问题为例。曾在2002年底中共十六大入常时,还兼任了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主管港澳工作。自那时起,香港便落入了这个“特务头子”的手中。中央港澳小组、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这条线上,基本上布满了曾庆红培养出来的特务。张德江、韩正、以及几届港府要职也几乎都是江、曾安插的,如被港人视为“狼妖”的梁振英是曾的心腹马仔,以及今天还在疯狂祸乱香港的林郑月娥等,都是曾的人马。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中,曾的人马用极端暴力:橡胶子弹射眼睛(图四,左上)、真枪射胸(图四,中上)、轮奸,被跳楼,被浮尸,“831尸速列车” (图四,右上)……,故意激化矛盾,企图迫使习出兵镇压、血染香港、重演“六四”。一旦阴谋得逞,习必将受到国际制裁、在国内外人的痛骂声中作为独裁暴君被赶下台。

此外,由于曾掌握着国安部等实权部门,这些年来,策划了多起震惊世界的暴力恐怖事件。为了逼习下台,曾庆红策划的恐暴案件至少有2013天安门爆炸事件(图四,左下)、2013山西省委连环爆炸案等(图四,中下)、2014昆明火车站血腥砍杀案、2014新疆乌鲁木齐系列暴力恐怖事件、2015天津大爆炸案(图四,右下)……

这些骇人的罪恶,无法尽述曾庆红的罪恶之万一。

江、曾为何能够僵而不死?

习因为恋权与保党而与江、曾达成妥协,并在王沪宁的忽悠下向马克思撒旦发誓,是导致江、曾和中共如今僵而不死、并使自己走向悬崖边上的主要原因。

习以为,江、曾会为了自保而支持他这个“习核心”。可是,习是否明白,就单单习身上没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这一点,他就不可能成为江、曾放心支持的人?习是否发现,时至今日,法轮功问题依然是中共时局的核心问题,而所谓的“内斗”、“政变”、“搅局”都只是表象?

习错误的以为,保党就能保住自己的权力。可是,习是否知道,中共几乎成了人人唾弃与痛骂的对象?习是否了解,“中共”在世人的眼中如同“病毒”,国际社会将“武汉肺炎”正名为“中共病毒”是在给中共盖棺定论?习是否感受到,中共的灭亡是“正在进行时”,树倒猢狲散已经进入分秒倒计时?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抓捕江、曾结束中共,天意民心所在

正所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江、曾与中共的疯狂,正是天要灭之的前奏。疯狂过后,接踵而至的就是毁灭。已经做到头的江、曾,面临着人治和天谴的双重报应,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在灭中共与“庆父”的过程中,拖着这个时间,还在期盼着一些人的醒悟,同时也还在给一些人赎罪和立功的机会。既然已经饱尝了“时至不行,反受其殃”的种种痛苦,何不速速醒悟并顺天应人?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江、曾不死,灾祸不停;中共不亡,魔难不止。毒药永远是毒药,魔鬼永远是魔鬼,只要江、曾和中共还存在,习近平乃至全体中国人的灾难就不会停止。

“天灭中共”是天意所在。“抓捕江、曾,结束中共”是上天留给当权者选择光明的生机。时间与机缘都不多了,做与不做,选择什么,是道德问题,也是生与死的问题。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孙力军被抓 又一个王立军?
政法委震荡傅政华出局 唐一军任司法部长
横河:孙力军落马原因探究
从王全璋的遭遇再看孙力军落马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中)
【新闻看点】中共威胁台湾泄困境 打台恐很惨
【时事纵横】美中拉锯战 TikTok微信命运未卜
【珍言真语】桑普:美台互动彰显世界变局
【拍案惊奇】中共管控党员怕分裂 紧盯境外提款
【西岸观察】谁会是川普的大法官人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