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佛研究所邀请陈建仁 分享台湾抗疫经验

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5月7日受邀参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在线座谈会,分享台湾抗疫经验。(视频截图)
人气: 7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曹景哲旧金山报导)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5月7日召开在线论坛,主题包含公共卫生、法治、公民社会与对世界的启示四个方面。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受邀发表演讲,分享台湾抗疫经验,并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HO),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

在线论坛由胡佛研究所台湾在印太地区研究计划(HooverProject on Taiwan in the Indo-Pacific Region)主办,斯坦福大学教授戴雅门(Larry Diamond)引言,谭安(Glenn Tiffert)博士介绍与会者,他们是斯坦福医学院台裔教授王智弘(Jason Wang)、台湾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院长张文贞、台湾立法委员暨台大社会系副教授范云,以及胡佛研究所研究员暨国内政策研究主任陈仁宜博士(Lanhee Chen)。

台湾模式
最重要元素是透明

这是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大流行期间,陈建仁副总统第二度接受美国智库邀请分享台湾经验。他指出“台湾模式”最重要的元素是透明,而国际合作是对抗全球疫情的唯一途径。

他表示,台湾模式的关键要素是透明开放,对政府越高程度的信赖,将让民众更愿意合作抗疫,而这只在民主国家中发生;在疫情一开始,中国大陆就严格控制讯息外流,限制重要的科学证据与延迟通报,试图掩盖疫情。

陈建仁身为流行病学专家、又是前卫生署长,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博士学位的背景。

陈建仁首先从台湾对抗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的惨痛经验开始谈起,当时他是卫生署长,因为SARS凸显了当时台湾在疫情预防的缺失与不足,因此从修法、组织、人才等多面向提出改进,达成了透明、资讯分享和国际合作的目标。

他说,这是台湾经过SARS之后17年,能够更稳健地面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原因,而“谨慎作为、快速回应与超前部署”是“台湾模式”成功的3个重要原则。

陈建仁详细介绍台湾从去年12月31日以来的一连串防疫部署,并强调台湾模式中的关键元素是“透明”,从疫情爆发的第一天,台湾政府采取资讯公开透明的做法,卫福部也因此建立了权威并赢得公众的信任,有助于台湾社会和民众遵循政府的指示与规则,免于错误资讯的伤害。

“公众的信任度愈高,人们愈愿意合作,从而增加台湾克服这一挑战的机会。”陈建仁说,这种重要的循环只能在民主社会中发生,政府承担责任,而且必须对人民的需求做出回应,“信任是透明与公开的主要副产品”。

他强调,台湾模式正好与中共“从一开始就严格控制封锁讯息、掩盖相关内容、消灭科学证据,并延迟对国际社会分享疫情讯息,甚至压抑提出警讯的吹哨人”形成对比。

台湾不应被排除在
世界卫生组织之外

陈建仁说,台湾曾经孤军奋战SARS疫情,现在又被排除于世界卫生组织之外,“我们痛苦的经历,诉说着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独自面对大流行病,国际合作是对抗全球疫情的唯一途径”,这是之所以台湾必须尽其所能阻止疫情的蔓延。

他强调:“台湾参与WHO不该被认定为政治议题,而是攸关公卫和人权。”台湾成功地面对疫情、分享经验,可以帮助国际社会为下一次疫情做更好的准备,就像台湾从2003年的SARS抗疫经验学到教训。

截至4月30日,台湾已经对美国捐赠超过350万片口罩,也对全球捐赠1,700万片口罩,除了台美签署防疫伙伴关系,中研院与欧盟、捷克及土耳其等研究单位合作。

戴雅门教授称许台湾拥有专业的公卫体系,并且在整合性很高的政府有很多位博士,从总统蔡英文开始,加上副总统陈建仁是公卫专家、也是前卫生署长,“这值得注意”。

“台湾的名声享誉世界,人们只要看看数据,就知道台湾领先所有先进国家”。戴雅门表示,他在不同的论坛与对话中发现,人们或许不知道台湾对抗疫情的完整故事,但是大家都注意到台湾成功管理疫情并阻绝病毒。

戴雅门说,迫于中国的压力,台湾长期被孤立于世界卫生大会(WHA)和其它国际论坛的对话、合作与资讯分享之外,不但让疫情危机无法有效处理,并且有损台湾尊严,也限制台湾对世界做出贡献,这既不公平,也不必要,还不利于全球的公共卫生。

最后,位阶相当于助理国务卿的美国国务院国务卿科技顾问蒋濛(Mung Chiang)博士,以及国务院海洋、国际环境暨科学事务首席副助卿摩尔(Jonathan Moore)参与闭幕致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