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綦江上游泛滥 洪水直逼三楼

人气 16133

【大纪元2020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采访报导)由于连日暴雨,重庆綦江流域发生1940年来最大洪水,其上游支流藻渡河也出现超保证水位洪水。从小在藻渡河边长大的黄洋说,当地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这么大的水。

黄洋的老家在綦江区安稳镇松藻煤矿。这里靠近重庆和贵州边界,距綦江市区约五六十公里,流经贵州桐梓的藻渡河从这里穿过。

安稳镇的半边街一边靠着山坡,一边临着藻渡河。黄洋说,“我们老一辈都跟我们讲:有钱莫买河边地。”6月22日洪峰过境时,半边街上很多住户和商铺的二楼都被淹没。“(以前洪水)最高的时候,我记得是淹到了二楼,但是没有漫过二楼,现在是漫过二楼,淹到三楼了,(水位)最高的地方。”

黄洋还表示,“大概是5年前还是10年前(紧挨着半边街)新修了一个同华大桥(公路桥),比以前的老桥高两米都淹了。”“最高峰的时候,(洪水)一下把那个桥桥面淹了,但是桥没垮,最早的那个老桥肯定过不了。”

由于藻渡河的河道比较窄,水势较下游河道宽阔的地方更急。黄洋说,“那个山洪一下来的话,你看视频里头綦江那个视频了吗?那上面的水比下面的还要急,还要汹涌,还要厉害。那个水大得很。”

所幸安稳镇在山区,到23日,第一波洪水已经泄下去,没有出现内涝,镇上到綦江的交通也没有中断。因为涨水前有发出预警,黄洋估计当地的主要损失在财产方面,人员方面“具体情况不知道,应该是没什么事。”

但是,黄洋担心后面还会出现几波洪水。他表示当地还一直在下雨,而且暂时没有收停的迹象。此外,当地小煤窑乱挖煤矿,导致山区污染严重、树木枯死,土地的蓄水能力变差。

“贵州那边叫: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黄洋说,“因为现在开采那些东西,一旦下雨,雨下久了,泥石流就很严重。它不光是雨的问题,它有泥的问题。”

“关键我担心的是下一波,不知道还会涨到多少。因为第一波就已经这么吓人了,官方通报的是1940年以来最大的洪水嘛,关键是雨还在持续啊,持续的雨搞不好还会破纪录啊。”

与此同时,綦江沿岸的其它地区也被洪灾冲击。位于安稳镇下游的赶水镇内涝严重,镇上多处车辆漂浮在洪水中,滨江路一楼的商铺全部被淹。

赶水镇下游的东溪镇水势也不容乐观。在一个视频中,湍急的黄泥水奔涌而下,拍摄者说,“看看看,这是东溪太平桥的王爷庙,王爷庙都遭淹了,这个水好骇人,这个水好骇人。”

綦江是长江上游南岸支流,流经重庆綦江区,于江津区汇入长江。此次綦江流域出现80年来最大洪水,三峡大坝也再次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表示三峡大坝下游的人危险,库区的人更危险。黄洋也担心三峡大坝很快要溃坝,觉得这“很有可能、极有可能”。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重庆多地成泽国 汽车如纸船般被洪水冲走
重庆綦江流域将现80年来最大洪水
【新闻看点】三峡库区告急“黑天鹅”真来了?
贵州接连暴雨多镇被淹 木瓜镇道路水深4米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长通话透火药味
【西岸观察】频频失言 拜登竞选就怕讲错话
近视眼有救?按耳朵3个奇穴 迅速改善视力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