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持续干旱或严重阻碍纽经济重建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04日讯】(记者宁柏综合报导)奥克兰市长Phil Goff日前警告,奥克兰将不得不考虑新的途径来保证其的供水需要,因为气候变化已使目前的干旱这样的极端天气变得更为频繁。

据国家电台 (Radio NZ) 报导,奥克兰市议会已向汉弥尔顿市请求帮助,以缓解奥克兰越来越严重的旱情,要求汉弥尔顿市将其多余的水暂时调配给奥克兰水务局 (Watercare Services Limited)。而汉弥尔顿市市长Paula Southgate则回应,汉弥尔顿市的任何帮助将取决于保护怀卡托河,以及该市的长期利益,汉弥尔顿市议会将于6月晚些时候就此做出正式决定。

看来,向外求救并不一定乐观,奥克兰恐怕还要从战略层面解决这一难题,考虑更为可行的方案。

旱情到底有多严重?

2019年入夏以来,奥克兰及周围地区,包括Northland, Coromandel Peninsula 和North Waikato基本上没有多少降雨。这直接导致奥克兰两大主要水源地Waitakere Ranges 和Hunua Ranges的库存水位不断下降。据水务局的网页消息,截止到5月30日,水务局的地面水源的平均库存水位为43.35% (参见水务局附图),这一结果非常接近1993-1994年间的创纪录低水位,大约36%。到记者截稿时为止,受这两天的降雨影响,水务局水库平均水位为44.66%,略有回升。

因此,水务局已于五月中旬开始启动其《奥克兰都市干旱管理计划》(Auckland Metropolitan Drought Management Plan),实施较为温和的“限水令”,要求城市居民以实际行动节约用水,包括停止户外用水,包括用水霸洗车、洗房子外墙等,同时建议缩短洗澡时间等方法,减少生活用水量,以应对有可能变得更糟糕的局面。

从今年年初开始,奥克兰的不少地方,特别是位于西北部的乡村地区,因为缺水,不少人看到了商机,纷纷掏腰包购置卡车、不锈钢贮水罐、软管、水泵和其它所需设备,向奥克兰地区医管局申请卫生部的卫生许可,以成为遵守《卫生法》(The Health Act 1956) 法律规定的流动供水商。他们凭着医管局核发的卫生许可与奥克兰水务局签约,到指定取水点刷卡计量取水,这给平常只能依赖雨水的乡村居民提供卫生合格的饮用水,解决了他们夏季用水的燃眉之急。

奥克兰地区医管局的饮用水评估团队目前仍在处理不时收到的新申请,旱情似乎没有缓解的迹像。

此外,医管局还与水务局合作,为一家打算为远北地区 (Far North)提供饮用水的物流公司,优先安排其到水务局位于奥克兰地区最北部的取水点取水,以帮助旱情更为严重的北部地区 (Northland) 和远北地区 (Far North) 。

事实上,远北地区从今年2月初就开始实施限水令,严格禁止所有户外用水,当地议会祭出在全地区执行级别最高的4级限水通告,对于任何违反限水令的行为进行严格执法。

专家的意见

新西兰皇家水质大气研究院 (NIWA)新西兰干旱指数 (Drought Index) 早在一月份就曾显示:极度的干旱将大范围、长时间影响奥克兰、北部地区和上怀卡托等地区。

NIWA首席科学家Andrew Tait博士多年来致力于气候、大气及其危害性方面的研究。他认为,新西兰大多数年份经历了时间的干旱,而干旱通常是由于长期降水不足导致的。

Andrew Tait博士的研究表明:“干旱可能对经济、环境和社会造成不同的影响。干旱可能造成农作物萎缩或使草变干,从而使牲畜没有足够的食物来影响农民。这些损失随后流向下游生产和其他部门,比如零售行业,导致因短缺而价格上涨。”

“{干旱还可引起其他方面的问题} 干旱增加了火灾的风险,并会耗尽存储中的水;还会对水力发电产生不利影响;干旱也可能意味着农村和城市人口受到水的限制。”

根据NIWA的报告,气候变化下的干旱风险是对新西兰经济影响最大的一类。该国家级研究院多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对新西兰全国各地土壤水分水平的监测,绘制成《每日气候图》,以帮助政府相关部门制定下客观正确的决策,包括是否宣布对全国的旱情状况为重大灾难。

农民的担忧

旱情已经深深影响了广大从事蔬菜和水果种植的农民,早在今年一月份,就有一些农民意识到旱情的严重性,从那时开始存水。但这也只能解决一时之需,如果旱情持续发展,这一方法的作用有限。

北部地区的农民指出,当地的天气条件是炎热、干燥 — 这使水资源因不断被消耗接近枯竭。

PGG Wrightson的资深牲畜饲养代表Vaughn Vujich表示,这会严重影响北部地区的产业。

他说:“这只是给必须尽早被杀牲畜施加了压力。牛群将不得不提前屠宰,或大量的牛会被转移 …… 同样由于干旱,市场疲软,连买家都难找。”

Vaughn Vujich还说,干旱一直是农民关注的问题,因为它其实每年都发生,只是影响的程度不同,尤其在每年盛夏 (一月份前后),持续的干旱少雨导致鉰料和水的储备不断减少,情况就特别糟糕。

“我们每年都在担心。看,我本人也是农民,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在担心干旱以及天气的变化。天气状况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但今年的旱情比往年更为严重。”

Evan Sneath是北部地区的另一位农民,他认为最干旱的天气还没有到来。2019年农民们经历了一个干燥少雨的冬季,所以,实际上旱情很早就开始了,这也就加重了旱情。

Evan Sneath 说:“由于去年冬季少雨,我们很早就进入干燥天气,加上在北部地区本来就较难获得应有的补充物资,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担心。”

说来有趣,同样是干旱,对于奇异果种植者Dave Kelly来说,干燥和炎热的天气对奇异果来说实在是太棒了。

Dave Kelly在远北地区的Kerikeri有一套灌溉系统,旨在抵御连续两年的严重干旱。

“我们处于极为有利的情形,感谢前辈们的远见卓识 …… 干热天气非常适合奇异果的生长。”Dave Kelly说。

看来,这与人们选择从事何种经营有关。不管怎样,持续的旱情从整体上对农业产业的影响还是不利的。

政府的行动

农业部长Damien O’Connor 表示,他对目前局势感到担忧,政府正在密切关注。他表示,在政府提供财政援助之前,申请者必须达到一定标准。

“土壤中的水分几乎就是水的储备,受之前季节的降水多少的影响。在北部地区,那里的冬季很干燥,而其它地区如怀卡托和塔斯曼并没有这样一个干燥的冬季,所以,那里的农民就有较多的动物饲料储备。政府会将所有这些考虑在内,并与当地组织合作。”

O’Connor部长表示,基础产业部 (Ministry for Primary Industries)在旱情最为严重的2月,就已经派其团队抵达受灾地区,并和代表农场主的行业机构 Federated Farmers 以及其他组织进行沟通,以确保受影响的农民及时获得尽可能多的支持。

农业部对于旱情从今年二月份开始,已经采取了以下措施:

⦁ 2月28日,Damien O’Connor部长宣布怀卡托和南奥克兰的干旱状况为不利事件影响地区,包括Manukau-Papakura,Hamilton,Hauraki,Matamata-Piako,Otorohanga,South Waikato,Taupo,Thames-Coromandel,Waikato, Waipa和Waitomo,并由政府拨款80,000纽元以支持受困农民和种植户;
⦁ 3月6日,Damien O’Connor部长在基础产业扩大干旱影响分类,并提出“中度不利事件划分标准”,宣布Gisborne,Manawatu,Rangitikei和Tararua等地为中度不利事件影响地区;
⦁ 5月19日,政府增加对Hawke’s Bay受干旱影响的农民的财政资助,向霍克斯湾市长干旱纾困基金 (Hawke’s Bay Mayoral Drought Relief Fund) 注入50万纽元,以帮助正在经历其记忆中最为严重干旱的当地农民们尽快获得饲料;
⦁ 从全国范围而言,2020年政府对遭受干旱提供的支持包括:
⦁ 受影响地区包括:Chatham Islands, Christchurch, Marlborough, Nelson, Tasman, Selwyn, Kaikoura 和 Waimakariri等地区;
⦁ 提供了总额超过1700万纽元的政府直接资助 – 其中1000万用于即时水需求;
⦁ 斥资200万纽元为远北地区的Kaitaia 和Kaikohe 建立临时供水;
⦁ 高达200万纽元的乡村援助基金 (Rural Support Funds);
⦁ 250万纽元将用于增加对乡村援助基金的补充;
⦁ 向Hawk’s Bay提供250万给乡村信托基金会;
⦁ 向Hawk’s Bay 市长基金会,捐款500万纽元。

在此,我们提出一些减缓旱情的方案:

⦁ 向水资源较为丰富的其他地区借水、买水或要求其提供部分源水;
⦁ 加强非工业排放水的深度处理程度,以期再利用;
⦁ 沿海大城市或可评估考虑以反渗透原理工作的海水淡化工艺;
⦁ 用处理后的工业废水用于非饮用目的,如建筑行业。

结语

由于旱情的长期性和不确实性,有可能影响政府已经开始的疫情之后的经济重建,对此政府应持续关注,制定长期应对计划。并根据旱情的严重程度实行必要的分级应急行动,协助相关行业和人员所受的负面影响减低到最低限度。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