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社会活动家: 中共须对迫害法轮功罪行负责

2020年2月7日,澳洲国家公民委员会前主席Peter Westmore主持研讨会,推动《马格尼茨基法案》立法。(李奕/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Daniel Cameron、李奕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自第一例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报导出来后,中共的血腥器官移植产业已运转了数十年。前澳洲国家公民理事会(NCC, National Civic Council)主席Peter Westmore表示,大陆整个器官移植行业的基础完全建立在杀人上,尤其是杀害法轮功学员。

Westmore表示,法轮功学员遵循的“真、善、忍”价值观值得赞扬,所有人都应该支持这一理念,而共产党却因为法轮功学员拥有健康的器官而杀害他们,这不仅仅是针对特定族群的种族灭绝,同时也是反人类罪。

2016年7月16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举行“7.20反迫害”集会,Peter Westmore到场声援。(陈明/大纪元)

“他们(共产党)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方式令人震惊、令人发指。中共无缘无故针对法轮功学员,将他们绑架、长期监禁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成千上万的人被谋杀、器官被夺取,用以支持中共的器官移植产业,这显然是对这些人的人权严重且残酷的侵犯。” Westmore 说,“(中共)最令人作呕的是掠夺他们(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唯一想到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纳粹医生。我认为,必须让中共政府对它的罪行负责。”

Westmore是澳洲知名社会活动家,也是新闻周刊(News Weekly)的主要撰稿人。由于对一系列影响澳洲政治、道德和社会问题的分析独特而深入,Westmore受到了各级政府和观察员的认可。

活体摘除器官前所未闻 仍在发生

十几年前,两位法轮功学员去拜访时任国家公民理事会主席的Westmore。他们告诉他,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后,大量法轮功修炼者被逮捕杀害,中共还强摘他们的器官谋取暴利。由于这种事情前所未闻,Westmore一开始还不相信法轮功学员的话。

他说,“我认为他们可能是夸大其词,或对中国共产党的不满情绪促使他们提出指控,我认为这是无法证明的。我说我会考虑的,他们就走了。几个星期后,我在谷歌(Google)搜索中输入了两个词:‘中国、移植’。”

2006年8月21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墨尔本托马斯.摩尔中心举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院器官报告会,图为Peter Westmore在主持会议。(陈明/大纪元)

Westmore认为中共要杀人摘取器官,就必须以某种方式与移植行业联系起来。当他在网上搜索时,看到许多中国的网站、中国医院的页面都有英文信息,邀请人们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当我阅读细节时,看到有些医院广告说如果移植无效也没关系,他们将在几周内提供另一次移植。”他说,“我来自一个有很多医生的家庭。我父亲是一名医生,我几个兄弟姐妹都是医生。当我读到这篇文章时我就知道,可以在几周内得到器官的唯一方法就是有人会为此而被谋杀。”

“因为在澳洲,假如我患有肾衰竭并且必须进行肾脏移植的话,那么我得在等待名单上等几年,这是非常典型的,因为没有那麽多匹配的器官,患者必须得与可用的器官相匹配。而中国的网站、中国的医院都在说他们将在几周内找到器官,这就是说他们必须杀害提供这些器官的人才能做到。”

2006年,加拿大的两位人权律师David Kilgour和David Matas发表了有关中共器官和移植行业的报告。他们的结论是法轮功修炼者因其器官被捕、被监禁然后被谋杀。

“我知道中共政府说了,这些事情不会再发生,但我不相信。因为中共器官移植业的持续发展有赖于器官的稳定供应,他们只有一种供应来源,那就是囚犯。”Westmore说,“法轮功学员是他们更喜欢掠夺器官的对象,换句话说,他们更愿意杀死活人以保证器官(来源)。”

比起维族人和藏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更残酷

在得知中共正在系统性地谋杀中国法轮功学员并进行血腥交易后,Westmore开始关注此事并多次在澳洲公开场合谈论这一问题。可惜的是,在中国发生了二十多年的人权惨案后,澳洲政府仍对此保持沉默。

2018年3月25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集会,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Peter Westmore对三退勇士表示敬意。(托尼/大纪元)

他说,“首先,我相信大多数参与澳洲国际关系的人都非常清楚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杀害他们,但在澳洲公开场合中几乎没有人公开谈论这个问题。”

“有好几次,澳洲官员甚至是部长都谈到了(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和西藏人的残酷迫害。但是在我看来,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的待遇甚至比那些人还差。因为就法轮功修炼者而言,他们不仅被捕且未经审判就被大批谋杀。”

Westmore说:“我知道在美国,美国政府可能是因为不像澳洲那样依赖中国进行贸易,所以美国政府和加拿大政府更愿意公开发表意见。 但是澳洲应该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就像他们讨论维吾尔族人的事情一样。也许他们仍在谈论西藏问题,但在我看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比这还要可怕。”

Westmore呼吁国会代表挺身而出,像美国和加拿大政府那样,公开和中共讨论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并将中共的所作所为告诉澳洲人民。

“我坚信澳洲应该加入其它西方国家,这些西方国家已禁止公民前往中国接受器官捐赠(移植)。澳洲应采取一切行动,防止澳洲人参与这一可怕的交易。”

“我知道,澳洲的移植学会肯定在几年前就表达了对中共器官贩运的担忧,但是(政府)应该强烈告知公众,尽早结束这种可怕的生命交易。这实际上是现代奴隶制的一种形式,而且更糟糕,因为这是在杀人。”

澳洲民众可以督促政府站出来

目前,澳洲政府正考虑通过《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迫使那些侵犯人权的人承担责任。但Westmore说这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力度还不够,澳洲政府应直接公开谴责中共,采取各种形式的压力,迫使共产党改变其邪恶的行为。

“公开中共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是(解决问题)的另一部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政府对它的国际声誉也非常敏感。”

Westmore说:“如果我们在澳洲说你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令人震惊和可耻,并损害了你(中共)的声誉,我认为这将有助于对中共政权施加更大压力。”

Westmore认为,至今还有很多澳洲人并不了解这件可怕的事情,但是那些了解这些事情的澳洲人,可以写信给他们的议员,督促他们对此采取行动并大力支持澳洲法轮功学员所举办的活动。唯有这样,才能尽早改变现状,制止这场迫害。

“为支持中国的修炼者,澳洲法轮功学员采取的行动是非常好的。为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可怕困境而奋斗、并试图引起公众关注的每个人都应该得到我们最大力的支持。”

2007年11月16日,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发起的人权圣火全球传递活动在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的露天舞台举行仪式,Peter Westmore作为嘉宾发言。(陈明/大纪元)

“我非常感谢澳洲境内的法轮功修炼者,这些修炼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相信其他很多人也是这样才知道(真相)的。这是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真实情况,这需要(我们)付出巨大的共同努力,才能促使中共政府对自己的罪行负责。”

Westmore说,普通的澳洲人可以就此事写信给他们的议员,询问他们是否知道这件事,以及他们准备如何发声。这也可能包括对《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支持,人们也可以要求联邦议会议员就此问题在议会中发言。

“当然,我们应该写信给外交部长Marise Payne和总理Scott Morrison,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们应该呼吁他们做更多的事情,以保护那些极其脆弱的人,他们(法轮功学员)在面对这场可怕的迫害时,要完全依靠我们的声音来支持他们。”

“这是一个人权问题,影响到全世界。为法轮功学员而战就是为其他在中国受压迫的人民而战,这些人都在被这个可怕的政权压迫着、迫害着。”

责任编辑:李欣然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