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马仲仪:疫情再爆发 港人日子艰难

人气 661

【大纪元2020年07月1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港版国安法”生效后,7月8日中共驻港国安公署开始运作,香港随即爆发第三波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多宗个案感染源头不明。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主席马仲仪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栏目采访时表示,这次和以往零星的社区确诊个案不同,是全港都有,连一些安老院舍都有爆发。

马仲仪提醒从国内来香港的免检工作人员提前减少外出活动,希望所有进出香港的人都做病毒测试。她比喻说,《国安法》就像新冠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存在在这个社会,香港人现在要和它共存,未来日子艰难,市民时刻都要保护自己,坚守道德和尊严,过好自己的生活。

针对当前香港的第三波疫情,马仲仪表示,可能是有一段时间放宽了社交的安排,市民也都多了活动,因此病毒扩散情况快了很多。她强调,在疫情之下,全世界其实没有一个地方完全冷却下来,在哪里都应该遵守防疫规则,戴口罩勤洗手,减少社交活动。对于免检来香港的人士,她认为,最好仿效很严谨的做法,进入之前提供一个病毒测试的文本,否则就不允许入境。

关于政府在防疫上是否有分别对待,马仲仪举例称,民主派人士申请游行集会,去多了几个人,警察就严正执法,而爱党人士一大群人在政府总部前面支持警方,警察就没有执法,明显是有分别对待。

她介绍,这个病情的最大问题是传染度高,隐形病人很常见,通过不戴口罩对话、握手、接触物品等,短暂时间就可以感染到,这些行为其实都是有些高危的。

“国安法”43条包括不需要搜查令就可以进行搜证、律师要直接提供直接的资料给国安人员等,马仲仪表示,这存在隐私问题,虽然她们不像律师和客户中间有绝对的私隐保障,但是医生和病人之间也有一些专业守则,以往在香港的法律基础之下,这个保障是受尊重的,但是以后在保护病人方面,医护专业会不会受到影响,比较令人担心。

“以往的法庭如果需要医生去提供一些病人的病历资料,他会正式有一个搜查令,医生也需要跟病人说,我将会向法庭提供一些资料,如果法庭向医生说的,也都需要有一个正式的传召,这个都是,我觉得在法律上保障医生,使他在专业上不要违反守则,也都是保障那个有影响的人士,但是似乎在这个新的43条之下,这些情况就完全改变了”,马仲仪说。

国安法出台后,有政客威胁说去黄店购物,或者捐钱给抗争者,都是触犯了分裂国家罪。即使医护人员在抗争前线做人道救援的工作,都可能遭到无理拘捕。马仲仪说,在这几个月,警方在执法行动时已经将对象从示威者,扩大到记者,甚至前线的救护员,有一些救护员被拘捕 ,甚至一些在理大里面的救护员被以暴动罪起诉,很令人担忧。

她介绍,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已经听到有同事说想要移民,如今有些同事已经办理好了移民手续,有些已经走了,还有的全家都离开了香港,今年从欧美引入的医生,最后也没有几个来。但是她本人暂时并没有想走,因为她都是说一些关于医疗和人道的事情,不觉得自己有犯法,还可以对香港做贡献。

国安法使香港人人自危,如何才能克服内心的恐惧,她坦白说也没有良方,都是人生第一次遇到,忧心是难免的,但是市民都是尽量去守法。她指出,不要用对以往法律的看法去对待《国安法》,应该想着在有尊严的情况之下,维持自己可以过的生活。

对于限聚令升级,她表示,政府之前放宽室内的限聚令,但是不放宽室外的限聚令,其实室外的自然环境通风,而且戴着口罩,对疫情并没有太大影响,反而在室内进食、近距离交谈接触是问题。“如果政府今天真的肯做一些事情,绝对听专家讲,这次就真的是一个科学的决定。”她说。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疫情扩散可能因社交限制放宽

记者: 我们想关心一下最新的疫情的发展。你知道香港有段时间是零疫情,但最近在星期二,星期三,突然多了三十多宗的个案,今天估计限聚令会再升级,你怎么看,为什么突然间这个时候疫情又开始,好像会有第三波的爆发?

马仲仪:其实真的有大约一个月我们都没有什么本地个案,只是每天有少量从外地回来的港人的确诊个案。但是从这个星期开始,我们看到有一,两个本地个案,因为这个一,两个本地个案很快在社区造成一系列的个案,而这个数字飙升得这么快的几个原因,除了可能是社区有爆发,这次的爆发和以往两次有些不同,就是这次真的去到一些安老院舍都有爆发,这个安老院舍确诊的人士的数目很多,听说今天都再有二十多位员工,加上一位院友确诊,所以这个数字升得很快。而这次和以往我们零星的社区确诊个案不同,我们找不到源头,也都不只是在一两个阶层和一两个社区,是全港都有。那因为可能是我们都有一段时间放宽了社交的安排,市民也都多了活动,这样可能因此这个扩散情况就快了很多。

来港不需检疫者 应遵守防疫规则

记者:今天都有民众到国安公署去抗议,这件事都想请教你,因为现在分析这个源头,到底是什么原因。刚刚成立的国安公署,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因为他们到香港的公务人员无需检疫,同时有很多是北京过来的,你知道北京最近又爆发了疫情。我们昨天在现场采访疑似国安人员,都没有戴口罩。你觉得这些人来到香港,在防疫方面是否会是一个漏洞?

马仲仪:基本上,我们看到这几天一些报章的报导,原来从2月到5月,基本上有差不多八,九万的人次经过特别的原因,免检疫就进入到香港。有部分人士是可以提供到一些病毒的检测,有一部分人是不需要的。基本上他们来到香港,不需要遵守14天的自我隔离的规定,他们可以正常活动。当中他们因为什么原因过来香港,相信是有很多原因。听说有一些是譬如,有一部分是机组人员,和外地船员,还有一部分是国内的从商的人士,底下,那当然有可能有部分人,是一些政治上的原因到来香港的公务人员。

我自己觉得,其实在这个疫情之下,全世界的疫情其实都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全冷却下来的,我觉得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好,应该都要遵守防疫的规则,戴口罩勤洗手,和减少社交活动。至于说我们原来在这几个月有这么多人士是经过免检疫的方法来到香港,那我们又给了方便给他们,无需经过14日的隔离,我觉得这些人士在进入香港之前,应该仿效国内现在那个很严谨的做法,就是如果你没有提供一个病毒测试的文本,就不可以入境。我觉得国家都要求这样,我们香港跟随也是很应该的。

警察区别对待民主派和亲共派

记者:你觉得政府他们在防疫措施方面是否有分别对待?

马仲仪:说实在的,当民主派人士申请游行集会,去多了几个人,警察就严正执法,爱国爱党人士一大群人在政府总部前面支持警方,他们警察就没有执法。我们明显就看到是有分别对待了。

工作人员到香港前十四天应减少外出活动希望所有进出香港的人做病毒测试。

记者:是啊。说到国安公署,对香港人来说都是一个新事物。他们国安公署办公地点设在铜锣环,维多利亚公园隔壁,是人群密集度非常高的地方,每天感染人数多少,消息不透明,有多少人来到香港,又是不透明的,只是说起码有三百多个武警来到香港,其实这一批人的角色是什么,在防疫方面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

马仲仪:我觉得,我是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说,他们的公务、政治工作我不清楚,我都希望这一批国内的工作人员来到香港,就算他们在政府规例之下是免检的,他们在14天之内都可以正常出入,但是第一,我觉得他们在到达香港的前十四天都应尽量要减少很多的外出活动,尽量都是以工作为主,因为始终他,如果在国内尤其是某一些有疫情爆发的城市,那他都是有高危,另外我都希望他,正如我刚才说来到的话,就是说要戴口罩洗手等,减少同台吃饭社交活动,当然更好的,其实我觉得所有进出香港的人,如果香港人在外地高危的地方回来的,我们要求他做一个病毒测试,为他提供一个病毒测试,我希望他进入香港之前已经做了病毒测试,如果他来的地方无法帮他提供的,都希望我们港府帮他们做一个病毒测试,其实对他们是一件好事。

隐形病人常见 短暂接触即可传染

记者:从沈先生的角度来说,因为他们可能在大陆的那个检疫方式或者对待病毒的方式是和香港不同的,那么从沈先生的角度来看,就像我们昨天采访的那个现场,那就是他们开幕了,就是突然间他们可能距离比我跟你之间的距离还要近,那个个戴口罩,他不戴口罩,会有什么效果?

马仲仪:就从我个人来看,说真的,这个病情的最大问题就是传染度高,隐形病人就是很常见的,那么你在发病之前,你都有相当的病毒,那其实在对话、交谈,那基本上这个飞沫就已经可以感染到,也都不需要相对很多时间,一个短暂的时间就行,中间我看到他们除了不戴口罩照相交谈之外,还握手、接触各样的物件,那其实都有些高危的,如果当中里面有人是隐形带菌者,那么那里已经是一个群组来的。

很多整栋楼感染 国安公署存疫情风险

记者:是的,所以现在其实很多,就是说是整栋楼整栋楼去感染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国安公署是不是有一个风险是在疫情方面的?

马仲仪:当然了,现在我们香港人就不知道里面的图则,还要看比如说那里的冷气系统、公共地方,例如电梯各样的卫生情况,比如说,好像听闻里面除了办公的地方,也都有是被人食、住宿的地方,新来的人,新从国内来的人他们会不会住宿的地方和一些在香港一段时间的人士有一个隔离,各样的这些都很重要,但是这些资料实在是太少了,就很难评论了。

没考虑参选立法会

记者:好了,那我们关于疫情方面就谈到这里,但是你从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准备参选立法会。

马仲仪:我不是,我没有参选立法会,在今年9月你们大家不会看到我参选。

记者:OK,也都希望你们医疗界能多些人来参选,就是暂时没有考虑,是不是?

马仲仪:暂时这一刻还没有考虑。

忧国安法影响医护专业 致任意抓捕起诉

记者:Ok,我还想问,其实你们是医务人员都是今年在抗争前线,就是特首林郑月娥都很关照你们,在她的发言中都有提到医务人员,但是现在“国安法”来了之后,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马仲仪:我想影响,就像在我之前的访问里面都有提到有两方面,昨天政府就是公布了他们对一个公务员的宣誓要求,要明白有一部分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是在这个卫生处工作的,那些都是我们的同事,那实在是已经是即时会受影响的,这样就,他说你是高级的要马上宣誓,就算你不是高级的,你新入职的,和一些在这段期间7月1日之后转职升迁的都要有一个签署,其实这里有一个影响,他日也都再要评估,会不会之前汤家骅行政会议成员,要将这个要求直接扩展到医管局。

第二个就是,我们看到前几天“国安法”43条颁布下来,它里面对于一些的执行条例,比如不需要一个搜查令就可以一个搜证,就算律师都要直接提供一个直接的资料给“国安法”的人员,这个其实,虽然我们不是法律的最前线,但是病人跟医生的关系,某程度上、在专业上,我们也有一些守则,是有私隐的问题的,虽然我们不像律师和他的客户中间有一个绝对的私隐保障,但是在专业上,以往在普通法,在香港的法律基础之下,我们这个保障都是受尊重的,以往的法庭如果需要医生去提供一些病人的病历的资料,他会正式有一个搜查令,医生也需要跟病人说,我将会向法庭提供一些资料,如果法庭向医生说的,也都需要有一个正式的传召,这个都是,我觉得在法律上保障医生,使他在专业上不要违反守则,也都是保障那个有影响的人士,但是似乎在这个新的四十三条之下,这些情况就完全改变了,以后会不会影响到医护专业呢,尤其在私隐呀、保护病人方面,其实是担心的。

第二就是,之前都有政客说,怎样才是支援分裂国家的活动,有些政客说,甚至乎你去黄店购物,黄店去捐钱给抗争者,除了一些法律的援助各样,可能已经触犯了支持分裂国家,即是我们有些同事都是在这个抗争的前线是做一些人道救援的工作,其实我们就没有说只是去救援一些抗争者的,我们记者、市民、甚至警察,其实他有需要我们都会去帮,虽然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有自己的救护员去处理,或者他不让我们去帮他,但其实我们本身是没有分的,但是,你都知道在这几个月,其实警方在执法行动已经除了针对示威者之外,将范围扩大到记者,甚至乎某一、两次的行动,我们怀疑他是针对前线的救护员的,那也都有一些救护员被拘捕,据我知道,有一些在理大的救护员,甚至乎现在大家都有一个暴动罪的起诉的一些在理大里面的救护员,甚至现在都是有暴动罪的起诉,这件事都很令人担忧。

不用以往法律看待国安法 在有尊严之下过好自己的生活

记者:我们形容这个《国安法》,是人人自危。所以除了我们刚刚谈到的,这个疫情带给香港的担忧之外,其实这种心理的恐惧,我们可以说是国安病毒的恐惧,也都使香港人很害怕。要怎么样从心里上或者精神上去克服这个国安病毒的恐惧?

马仲仪:你要问我的话,其实我也没有良方。这件事也是我的人生第一次遇到,当然啦,市民都是尽量去守法的。我想从主权移交以来这么多年,香港人从来都不是主动去挑战国家政权的一群人,但是为什么今天会走到这个地步,我觉得大家要反思。我自己觉得,坦白地说,因为这个《国安法》来到香港只是一段很短的时间,而它和我们以往的法律又是那么不一样,忧心是难免的,但是唯有一边过着生活一边观察。我就很同意前两天吴蔼仪大律师的一个说法,我们不要用以往的法律的看法去对待它《国安法》,应该是要想着怎样过好自己的生活,有尊严的情况之下,维持你自己可以过的生活。我想全香港的市民都应该从这个方向,每一天去学习,可能迟一些我们都要向国内的市民学习,也都说不定。

记者:就是说不当它《国安法》是一回事,对吧。

马仲仪:我想可能是换另一个比喻吧,《国安法》就好像是这个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病毒,我们要和它共存,它就存在在这个社会里面。

自己没有犯法 留在香港做贡献 见步行步

记者:你知道在7月1日那天,有很多人马上就退群啦,或者很快就看到很多人离开香港,为什么你会选择留守香港?

马仲仪:暂时我没有想走,正如特首说这个《国安法》都是针对少数分裂国家的人,我自问自己没有做任何分裂国家的事情,一直以来的评论都是说一些关于医疗,人道的事情,我不觉得自己有犯法;第二就是,我相信在现在的医疗体,这个疫情,甚至这个社会,我觉得我都还可以有贡献,暂时的心情都是可以应付得了在香港的生活,但是说真的,都是见步行步。

一些同事已经离港 引入海外医生难

记者:你身边是否多了一些医生或者护士,医疗界的朋友要走的?

马仲仪:其实说真的,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已经听到有同事有想过要移民,甚至有些同事已经办理好了移民手续,有些同事已经走了,或者有些家人走了(离开香港),事实上就是这样,除了一些在香港的同事,全家都离开了之外,也听到今年,因为每年医管局都尝试从欧美国家引入海外的医生,免试暂取的注册,听说今年原本第一批审核的十多个人,最后都没有几个到来香港。我想这些都是一个反应,就是大家对政府所做的事情是否投下信心的一票。

香港未来日子艰难 政府需科学决策 市民要保护自己

记者:你对香港的前景怎么看呢?

马仲仪:我想未来的日子都是艰难的。市民时刻都要保持自己,严守一个人道,道德的角度,同时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去生活。

记者:刚才忘记问,今天有消息说,你觉得这些措施,这个限聚令升级,其实这个影响会怎么样?

马仲仪:其实,从政府之前放宽室内的限聚令,但是又完全没有放宽室外的限聚令,其实专家都说,像在室外的自然环境,有通风,而且大家戴着口罩,对疫情并没有太大影响,反而在室内,进食,近距离交谈接触,就是一个问题。事实上这次第三波的疫情就正好反映了,因为有食肆的群组,也都有一些不明源头的感染人士,我们看到他们最近的活动情况,都有很多是,譬如出外用膳的情况,袁国勇教授他们估计,这一波的疫情可能感染的时间是7到14天前,就刚好就是上次放宽了室内限聚令,在餐厅用膳人数由8位到16位,临近父亲节的日子,可能就是怀疑染病的日子。所以我觉得如果政府今天真的肯做一些事情,绝对听专家讲,这次就真的是一个科学的决定。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启明:坚持抗争 与极权比寿命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自曝其丑 引美英制裁
【珍言真语】郑达鸿:保全港人自由意志 黑暗中前行
【珍言真语】典型蓝变黄 周小龙取消移民而参选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徐家健:资金撤港 中概股何去何从
【思想领袖】闫丽梦:揭中共掩盖病毒真相
【一线采访视频版】北戴河成禁区 访民进京遭拦截
【纪元播报】中共政权能挺到下次香港选举吗?
【西岸观察】拜登提名贺锦丽当副手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