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方:关于六四的断简残篇(4)

——门铃大作的那个深夜

人气 160

【大纪元2020年07月31日讯】(接上文

世界上一切的反抗,从来不是因为看到了希望,而是因为体会了绝望。一切反抗者的力量,从来不是源于望见了曙光,而是来自感触到覆亡。

7月29日一早醒来,就看到有关香港国家安全处的新闻:高级警司李桂华披露,已拘捕四名香港人,他们涉嫌违反香港《国家安全法》中分裂国家之相关条文;按普通法原则,涉嫌干犯《国家安全法》的人,只要做出宣告既已构成煽动罪,不需证明是否真煽动他人做出分裂之行为。

我不是学法律的,不知这种控罪是否站得住脚,但可知的一个事实是:只要权力还在赵家人手上,那法律便一定也是姓赵。这一点在31年前便已体会得淋漓尽致了,即使跟他们还算是沾亲带故。因此自警察在戒严部队配合下直扑我娘家逮人,我便住回了西三环,不敢再轻易留宿给父母惹麻烦。好在杂志社不必坐班,一周只需二、五两日集中。

那也是7月里的一天,深夜。我睡得是如此之实,全没被大批人马奔上六楼的脚步声惊醒,直到门铃大作。心里顿时慌张,连拖鞋也没顾得上穿,光着脚就冲去了走廊。门刚开到一半,人已急不可待地鱼贯而入了。见是警察,反倒一下子心安了——我已知他第二次离开了北京;且他们这般没头苍蝇,说明他仍安全。

警察不相信,在这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住了我一个人。厨房,卫生间,阳台;书房,睡房,客厅;连柜门都被打开看了,也没见到我以外的第二个人。搜察者中,有两个着便服的,看他们脸熟,猜是学院保卫科的人;要不是带路,他们断不可能有机会进入5563室,细细端详这成为了传说的三室一厅!

大失所望后,负责的警察回过头来追问我:“你丈夫人呢?”

“我和他失去联络了。”

“隐瞒不报,你知道后果。”

“您觉得他会联络我吗?行动这么笨拙,又如此被关注!”

“你要认清形势……”

后面的话,不听也知道: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划清界限;否则顽抗到底,死路一条。我认真地点着头,态度诚恳,心想:他们既没恶言相向,也没恶意翻弄,看得出来是公事公办,与童年印象中的那次文革抄家并不相同。公道自在人心,警察也有家人子女良知;即或不然,也知道共和国史上有过多少次翻云覆雨,到时还不知道要谁为谁证清白呢!

这次突袭,据说是有线报:人们在学院里看见远志明了。报警的人究竟是出于爱党爱国,还是因为妒火中烧呢?在有些人眼中,这些文化精英太得意了,既有学位,又有名声,还比别人更早地分到了更大的房子!但不管通风报信者如何眼尖舌利,天要助人谁也没办法——虽然远的的确确从外地悄然返京,甚至潜回了校园、家中,可妙的是几乎就在警察急火火地赶到的同时,他以一步之差逃出了网罗!

所以后来,从学院保卫科传出的八挂是:谁谁的老婆厉害,回警察的话就跟聊天似地,面不改色;那谁的老婆脸都白了,人也发抖……他们怎么知道,这不是因为谁更胆大或胆小,而是因为我们同样深知,自己肩上就担着亲人的命运,而他们在彼时彼刻正身处不同境地。31年后的此时此刻,被香港国家安全处拘捕的四名香港人的家人,还有那些同样处在港版《国家安全法》威胁之下的人,该是怎样的焦灼不安?

但我相信,历史就书写在每一个人的良知心间。

(待续)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港十多名民主派人士首次因六四集会被检控
朔方:关于六四的断简残篇(1)
香港区议员游行纪念7.21恐袭 4人被拘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