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削峰能力被高调宣传 专家指混淆视听

人气 7389

【大纪元2020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每次长江上游的洪峰通过三峡大坝后,中共党媒都要大力吹嘘三峡水库对洪水的削峰作用,近日报导刚通过的三峡的长江第三号洪峰也不例外。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当初中共许诺老百姓的是,三峡大坝建成将没有洪水,而不是起削峰这点作用。中共报导是混淆视听。

三峡工程拦这么点洪水,没有起什么大的作用”

据党媒新华社报导,7月27日,长江2020年第3号洪水开始通过三峡大坝,当日14时洪峰入库流量达到6万立方米每秒,出库流量为3.8万立方米每秒,拦洪削峰达36.7%。按照长江委调度令,三峡工程减轻了长江中下游防洪压力。

报导称,28日14时,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已由峰值6万立方米/秒降至4.9万立方米/秒。至此,“2020年长江第3号洪水”通过三峡大坝,向中下游演进发展。

对中共的宣传,水利专家王维洛对大纪元表示,“现在看看长江中下游的这些水文站的这个水位,南京超历史最高水位,大通超历史最高水位……洞庭湖接近历史最高水位,鄱阳湖达到历史最高水位……三峡工程拦这么点洪水,你没有起什么大的作用,没有起到当初答应给老百姓的(防洪)作用,这是关键。”

当初中共许诺的三峡工程拦洪能力

王维洛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我们要看它当时向老百姓许诺的是什么,不是你说你拦了三分之一(的洪水)。这没用的。”

他说,看三峡工程防洪作用,首先要看当时中共中央批准三峡工程之前,它是怎么给老百姓来宣传三峡工程的防洪功能的,要和现在它所展示的防洪功能做对比,才能看出它为何要建三峡大坝,及现在做到了它当时的多少目标。

他举例说:“当时李鹏在自己所写的《大江曲》中宣称有了三峡工程以后,就没有长江滔滔洪水,也没有老百姓悲愁了。”

“当时中共副总理邹家华给全国人大代表讲解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说,长江河流超过八万立方米每秒历史上有八次,最大的1860年、1870年都已经接近十万立方米每秒,他说有了三峡工程以后,十万立方米每秒的洪水我们就不怕了。”

“前不久去世的、被大陆称为‘三峡工程’之父的郑守仁,在当时三峡还在建造之中,也曾于《三峡工程日报》上写诗表示,三峡有了大坝以后,洪水再也不能逞凶狂,意思就没有洪水了。”

“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当时也对着记者说,如果三峡工程建成的话就没有1998年的洪水。”

而如今,面对长江流域的滔滔洪水,中共官媒只是大肆吹嘘三峡工程对洪水的削峰作用。同时,中共官媒没有报导,长江第三号洪峰通过三峡后,三峡水库的泄洪量反而持续增加。

三号洪峰通过三峡后 三峡大坝持续加大泄洪量

根据大纪元记者观察,党媒宣称第三号洪水通过三峡大坝的第二天(7月29日)上午7点,官方未公布三峡水库入库量,但出库量却高达4.02万立方米每秒,比第三号洪峰经过时的泄洪量(3.8万立方米每秒)还大,当日三峡水库的水位为163.33米。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水位为175米。

大陆长江水文网公布的2020年7月29日长江流域实时水情,包括三峡水库的水位和动态流量。(网络截图)

次日(7月30日)凌晨2点时,三峡水库的泄洪量继续增加,出库量达到4.03万平方米每秒,三峡水库的水位继续下降,降低至163.07米。

大陆长江水文网公布的2020年7月30日长江流域实时水情,包括三峡水库的水位和动态流量。(网络截图)

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当长江第三号洪峰通过三峡向长江中下游演进时,处于安全水位的三峡大坝却持续加大了泄洪量,令长江中下游防洪压力增加,而不是如党媒声称的防洪压力减轻。

三峡大坝在汛期加大泄洪量,有其缘由。在当初三峡工程论证时,泥沙组专家曾说,长江下游的堤防能力强,要利用洪水把泥沙冲出水库,减少淤积,来解决三峡大坝因泥沙淤积导致大坝安全问题。

前水电部副部长李锐曾在“对历史负责到底:回忆三峡工程上马过程的始末”中表示,究竟汛期到来时,三峡水库是要关闸蓄洪、减轻下游洪灾呢,还是开闸泄洪,减少库区淤积、加重下游洪灾?泄洪保了水库寿命、那三峡水库实际上就根本没有防洪能力。

2020年第3号洪水又即将形成,使得已位移、变形的三峡大坝防洪或处于更加危险之中。(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大陆专家改口 承认当初反对三峡工程的意见

王维洛表示,现在大家引用比较多的是长江水利委员会着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前不久所说的,三峡工程不能包打天下,也不能说三峡工程能把洞庭湖的这个洪水给防了。

“但原中共水利部部长钱正英当时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决定三峡工程上马那次说,现在洞庭湖不行了,我们要用三峡工程来取代洞庭湖的功能。”他说。

当时在三峡工程论证过程中拒绝签字的九位专家之一的陆钦侃先生,他反对建三峡工程的主要的理由就是说三峡工程防御洪水的效益很低。

陆钦侃先生曾将长江洪水大致分为三类,全流域洪水、上游的洪水及中下游的洪水。三峡工程对中下游洪水它是没有任何作用,因为雨不在它控制的范围之内;三峡工程对仅上游有洪水而在下游没有洪水,下游的河道可以消化这些洪水的情况下起作用,但对这一类型洪水三峡工程只是起了更坏的作用,因为三峡大坝的存在把出水口抬高了,只能增加上游地区的洪水,特别是重庆的洪水。

拦洪率的水平企图与美国胡佛大坝比

大陆大坝工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日前接受党媒《新京报》采访,就为何三峡大坝不能一次性把洪水全拦住问题回应说,实际上,三峡大坝也会一次性把洪水全拦住。

他说,比如在降水量不是很大的年份,三峡大坝通常是全年都不泄洪,这说明所有的洪峰都百分之百被拦下了。然后,通过增加发电流量,才把拦下的水下泄。在降雨丰沛的年份,汛期通常只能实现对每一次洪峰进行削峰作用,而不能将全部洪水拦住。

但对只能实现对洪峰进行削峰作用的三峡大坝的拦洪率的水平,他又称,“一定要比较的话,可以与美国胡佛大坝比。”而他自己说,美国胡佛大坝拦洪率基本上相当于100%,有能力什么时候来洪水都可以全部拦下。

三峡大坝是矛盾体 无法同时兼顾上下游大城市的要求

张博庭对三峡大坝拦洪作用的说法自相矛盾,王维洛先生向大纪元介绍,三峡大坝就是一个矛盾体,因为上游和下游要求都是不同的。

王维洛表示,作为武汉它希望三峡闸门给关上,最好一点也不要流进来。那么三峡它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它放出两万五立米每秒,它要发电、要赚钱,不可能一点水也不往下放的。

“那么对于重庆主城区的人来说,他希望三峡那个门也不要拦蓄什么34%,六万立方米每秒的水就赶紧过去,我的朝天门可能水位就是180米或179米。”

2020年7月27日,长江三号洪峰,重庆朝天门洞及码头都被淹了。(视频截图合成)

他表示,“重庆是要求你赶紧把水都给放掉,而武汉对三峡的要求最好把水蓄足,你一点也不要往下放。”

“所以三峡大坝做不到既要满足重庆、又要满足武汉,你不可能兼顾两方面的要求。此前黄万里就说你在两个大城市之间不能建大坝的。”

“27日那天,寸滩的水位已经184米,那个朝天门门洞淹了,朝天门的派出所也淹了。”他说,这次灾情,海外能看到的都是透过自媒体透露出来的一点点消息,“今年三峡库区乌山、巴东、万州等地洪灾相当厉害,死的人很多。像万州不应该死那么多人,完全是新建的,从地势上来说也不应该淹的。”

王维洛认为,从三峡工程的论证开始,就知道根本是一个错误的工程,这个投入天文数字资金的工程,“根本就是(长江中下游)头上悬着的一把剑,按照毛泽东说的话意思就是你头顶一盆水是睡不着觉的。”

他说:“我们在灾后必须要学会思考,为什么中国的生态环境会走到这样地步,是不是我们治水政策错误一步步到今天。”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伍新:撕去“现代哲学”的伪装(三)
廖远:上马三峡工程 6亿人生命被刻意忽略
王友群:中共将遭遇比“十灾”更大的灭顶之灾
长江2号洪水来袭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位移变形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西岸观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东恩怨
【重播】首次白宫美国历史会 川普签宪法日宣言
【薇羽看世间】骇人的数据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