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沉沦黑社会 问题少年如何走出深渊?(上)

人气 1095

【大纪元2020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曾经的问题少年,为了不受欺负,在黑社会里摸爬滚打,了解了高利贷的黑幕。当他有机会明白法轮功真相后,毅然放弃博彩生意。那时他才发现,正是中共宣扬的无神论造就了黑社会泛滥。

贺寅生从小就受到父亲的家暴。上学后受到同学的排挤和老师的另眼看待。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老师三天两头会打电话叫家长,父亲来到学校不问三七二十一,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上来就打骂。

小时候的贺寅生,几乎每天活在这种恐惧的阴影之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不受欺负。“这样的生活我承受了十二年,等到我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变坏了。”他说。

在家庭里面,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在学校里面也得不到老师和同学的关心和友谊。这样的环境让他觉得很苦,丝毫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童年的快乐。他也曾追问人活着的意义,生命存活的意义。

大概七八岁的时候,他问母亲:我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母亲给他的回答就是从她肚子里来,将来人会老,老了就会死,死了化成灰,就什么都没有了。贺寅生清楚地记得妈妈说完这句话,他心里在想那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承受这样的痛苦?外婆给他讲女娲造人的故事,也无法解开他脑子里的疑问。直到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带他们去电影院去看一部科教片,关于人类的起源和达尔文的进化论,之后无神论、进化论就根植到他的思想中了。

“这套理论给你的观点,核心思想就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看了这种宣传片以后,你就会觉得有时候家人会说这种六道轮回啊,你会把在这些东西当成是一种说词。再结合我的家庭、学校、我自己从社会上看到的这种阴暗的东西,我就觉得人很苦,没有希望。我就会觉得很孤独,莫名的孤独和无助再加上这种恐惧,伴随了我十二年……”

“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我如果不去强大起来,如果不欺负别人,我就会被别人欺负。因为人活着需要一种被认同感,需要有一种归属感。就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在这里得不到尊重,那我就到别的地方去。”

1999年,贺寅生预备班毕业,进入初一的时候,就开始结交社会上比他年龄大的人。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打群架,打了几次架之后就没人敢惹他了。“那个时候其实心理是扭曲的,”但是当时贺寅生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能够在社会上立足了,“我可以不受欺负了!那时候这样的观念给我带来了很长时间的快乐。”

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开始学坏。“上学的时候就是吸烟、喝酒、打架、逃课,小时候基本上就是‘坑蒙拐骗偷’。上到初二的下半学期,我就进工读学校了。”

所谓工读学校,就是半工半读的学校,里面都是些轻微犯罪但是够不上进监狱的孩子,被送到工读学校去了。上海每个区都有这种工读学校。

贺寅生是被父亲骗进去的,在那里要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学习江泽民的谈话等等。因为是住宿学校,如果表现好的话,两个礼拜可以回一次家。出于对自由的渴望,每一次他被放回家都会逃跑。初三临近中考的前一个月,他逃跑后再也没有回去过。学校最后也发给他毕业证书了。

在工读学校,贺寅生结识的全都是问题少年,谈论的东西全都是黑社会、暴力、色情。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思想被污染得很厉害。“所以我小的时候比较崇拜黑社会,因为黑社会可以令你不受欺负。我小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受欺负。”

从学校毕业之后,贺寅生开始步入社会,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也打过很多工,接触过很多人。2003年,贺寅生进了夜场去上班,就是夜店、夜总会、酒吧这种场所,从那个时候他开始接触毒品。上海有很多夜场,而吸毒基本全都是公开的,这反让他觉得吸毒是一种时尚。在夜场,也有一些做正规生意的人,但大多数人都是在外面混啊,开赌场、贩毒啊,贺寅生开始结交黑社会。

后来贺寅生做起了博彩生意,有了专门为他算账、收账、放高利贷平帐的团队。但他始终定位自己是一个生意人,虽然黑社会的人帮他去要债,自己只是在满足他们利益的基础之上去利用他们。

浸淫黑社会

“完全的黑社会就是打打杀杀、砍人,我没有做过,我身边的人都敢这么做。火拼是有的,现在这种黑社会跟以前的黑社会没有办法去相比,以前的黑社会讲的是义气,现在的黑社会流氓遍地都是,他们打架全都是为了利益。”他说。

“上海每个区都有这种四五十岁的‘老流氓’,他们在官场上跟警察或者是市公安局里面的高官都是有关系的,后台都是很硬的。他们底下经营的不只是赌场,还有这种黄色的洗浴桑拿中心。他们开赌场还可以在大街上做广告。这是我看到过的。”

他举例说,2005、06年的时候,有一个赌场是明目张胆地开着的。一天晚上,市公安局来了好几辆警车过去冲场,电视台的人带着摄像机一起来的,老板过去就打了一个电话,这些警车五分钟全部开走了。这就是后台比较硬,说白了就是官场上有人。你要做什么项目就是用钱去贿赂,完全是用钱砸出来的。

2014年,央视突然高调曝光东莞色情业,东莞一时成为“邪恶之都”。贺寅生说,“你看前几年广东东莞曝光出来的色情场所有多乱,其实上海一点都不亚于广东东莞这种地方,只不过它没有曝光出来。上海这种桑拿洗浴带有黄色的东西、有后台保护伞真的数不胜数,你说几百家、上千家都不为过。”

贺寅生认为,整个中国社会有多少黑社会呢?太多了!基本上这个社会这个制度就是在孕育黑社会。每个人都身处其中,很少人能够躲得过社会上所经营的各种色情场所。

揭高利贷黑幕

在中国大陆,银行除了房贷会做正规手续的之外,个人抵押贷款或者是短借,是很难借到钱的。“据我所知小贷公司跟银行是有勾结的,如果一个人急需用钱,肯定会去找这种小贷公司。小贷公司可以给比银行高的利率,私底下找银行经理,分这种所得的利益。”

所谓高利贷,即高利息的贷款。官方一直在所谓打击高利贷,表面上没有了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四十这样的高利息,但是高利贷完全可以换一种手法实现。

贺寅生描述,“一个人过来借钱,首先要做审核,去查他的名下有没有资产、哪里人、有没有房?一般只要知道对方有房有车,都会给借给他。因为是空贷,一般是五万人民币起的,利息都是百分之二十、三十这样的。也就是说,借5万块钱,利息倒扣百分之二十,到手只有4万。

“20%的利息不会写到借条上,那就违法了,那怎么办呢?我把钱借给你信任你,没有要你任何抵押,你得做一件事情,我给你银行走一个10万的帐,派人陪你去银行,马上把这个10万块钱取出来,还给我的人。那他账面上会有一笔10万的流水,然后我会带着它到公证处,去做一个公证。

“如果能按时还钱,公证书撕毁,就两清了。但借这种高利贷的人没有多少借一个月就可以还钱的,基本上没有。能够承受高额利息的人,大多数都是赌徒,也不排除有些人完全不计后果的,只顾眼前享乐的。

“其实他借你5万块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到了一个期限之后。他来找你要钱,你没钱,当时就会按10万块钱追究违约责任,连恐带吓要把你的钱逼出来。其实在行业里这叫‘第一口’,就是吃你第一口。

“你还不出没有关系,但我现在缺这笔钱,怎么办呢?我做一个好人。我帮你找一个人过来,让他借你钱,你把我的钱还了。他肯定很乐意呀,要解燃眉之急,他要缓一口气,需要空间。

“他这个时候的心理就被你捏住了,还以为你在帮他,找另一帮人也是高利贷的手下或朋友,只不过做一个角色扮演而已。那个人当着他的面给我10万块钱,按照高利贷的行规的话,我借你10万,也收你30%的利息,但是你要还我20万,再去公证处做一个20万的公证。

“这套东西,你来公证处做公证书完全就是法律认可的,法律保护,你有什么话可说。高利贷全都是这样的行规,因为他是空贷,这四五万对高利贷来说就是风险,万一他逃走了,找不到他人了。他们愿意去承担这这个风险去吃这一块肉。”

就这么一个5万块钱起步,高利贷到最后就可以把借钱人名下所有的资产拿走。“有的人就是借5万块钱,过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对方一二百万、二三百万的房子就到他手了。不光是房子没有,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到最后都是跑路,倾家荡产逼疯了,也有自杀的。真的是都挺悲惨的。”

“所以高利贷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东西,赌博赚的是人的贪念,但是一牵扯到高利贷这个东西真的完全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非常残酷的。”他说。

“我知道一个福建人,到上海造房子做生意,前后借了一千多万,有抵押的,给他十五个点,然后就是很长时间还不出来,前后还了五千万。到后来就是利滚利,连厂房都卖掉,都还不出这个钱。然后就是很多高利贷一波一波来找他要债。到最后倾尽所有的家当、借再多钱都还不上这个钱。”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郭富城自曝重视家教 要年幼女儿懂得感恩
周星驰否认对赌欠巨债 开启明星发声明新花样
宣传板蓝根对新冠病毒有效 钟南山生日挨众骂
中石油前职员杀前雇主夫妇等4人后跳楼身亡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两岸官场大解析 王岐山告急?
【重播】蓬佩奥:联盟印太国家抗中共威胁
【一线采访视频版】广州度假村酒店现疫情被封
【一线采访视频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间】亨特中国行 神秘台湾人牵线?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