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在即 北京10名独立候选人被软禁或旅游

人气 3110

【大纪元2021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高邈采访报导)北京709案维权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以及维权人士野靖环等14人日前宣布参加北京市基层人大代表选举,随即遭到当局威胁和限制,其中杨凌云、郭启增等10名参选人被警察软禁在家中或强制外出旅游,“直到投票日前一天才能回来”。

2021年的中国区县人大换届选举在即。自10月21日起,14名独立候选人分别在所属的居委会、村委会门前开始参选宣传。

野靖环20日在推文中表示,21日杨凌云进行选举宣传,“各个属地警察从中午开始打电话。十八里店李海荣和郭启增的片警说:你要上哪去跟我说一声。三间房朱秀玲的片警说:明天不许去杨凌云家,反正跟你说了,你听不听就是你的事。安贞刘秀贞派出所所长和片警来家说:不许在这里进行选举。新源里王秀珍的所长和片警来家里说:不许出门。”(点击这里前往相关推文)

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也发推文表示,截止到20日晚上10:00,14个独立候选人中,除了野靖环、李文足、刘二敏和她王峭岭本人之外,其他人都被警察警告不准参加杨凌云于21日举行的竞选宣传。

野靖环21日的推文说,当天上午9:36,她和李文足、王峭岭到达参选人杨凌云家小区门口,然而杨凌云从早上7点就被片警带到派出所“喝茶”了,大门不让进,并有很多男士把守,要求她们登记身份证。

一同前往的王峭岭发推文说,在她们准备离开时,突然出现了一群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

李文足的推文说,“一个人突然大声指挥着一群环卫工人:赶紧扫!使劲扫!从两边往中间扫!”她说这个场景太熟悉了,“2019年我们在临沂监狱要求会见全璋时,也是扫大街的、洒水车、敲锣的,试图赶走我们。没想到今天在我们选举宣传日第一天又一次上演。”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现场一位刘姓旁观者说,“这些扫地的清洁工和臂戴红袖箍的女子以及在周围拍摄的便衣人员都是当地街道办和居委会、派出所警察派出的便衣人员。他们除了阻挠这几位人大代表参选人,还拍照记录现场情况。”

对此,李文足向该台表示,根据中共选举法的相关条文规定,她们在选举日前夕进行的宣传活动完全符合法律。“本来这是一个非常正当与合法的行为,但是就被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手段骚扰和阻挠。这是一个非常荒谬和可笑的事情。”

此外,野靖环21日发推文表示,22号是另一位独立候选人刘秀贞选举宣传的日子,但是派出所所长坚决不让刘秀贞进行活动,并派保安在刘秀贞家楼下看守,不许刘秀贞出门,刘秀贞的宣传活动因此被迫取消。

22日,王峭岭进一步发推文说,刘秀贞从早上6:30就被带走“旅游”。在另一则推文中,她还说,候选人李海荣家21日早上一开门,一辆“豪车”已在家门口等候。

另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候选人郭树梅21日大半夜也被片警拉到郊区平谷“旅游”。片警对她说,如果不愿意跑远路,也可以在附近找宾馆住下,“反正不能在家,不能出一点问题”。尽管郭树梅质疑“在家睡觉能出什么问题”,但最终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同意去了平谷。

野靖环21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有些人可能要到11月4日或5日才回,也就是投票日前一天才能回来。”

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开始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或是约谈一百多名维权律师、异议人士以及他们的亲属。“709”律师被吊销执照、断绝生活来源,他们的家属也遭到骚扰、逼迁,甚至孩子都受到株连,不能上学、不能出国。

今年10月15日,北京709案维权律师家属李文足、王峭岭以及维权人士野靖环、杨凌云等14人宣布参选人大代表,并发表《联合宣言》。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在709案维权抗争的6年中,他们居无定所,每次租房都被逼迁,连孩子都被学校赶出来4次、办护照3次遭拒,自己的丈夫被秘密失踪3年多,想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根本找不到人,因此“想做一个让别人找得到、全心全意为选民办实事、说实话的人大代表”。

就21日被阻挠进行选举宣传一事,王峭岭22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跟“我们在整个709案当中所遇到的好多事情很相似,我觉得很荒谬。我们去的那个小区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区,出入都没有人管的,但昨天一些西装革履的人在那儿,让我们登记身份证,就跟警察查我们的身份证一样,但他们又不是警察”。

她说,“因杨凌云前天生病,所以我们就带着水果去看她,并观摩她选举宣传的事情,结果演变成了好像很大的一个事情,不让见,水果也只能放在门口的警务亭。”

“当我们在杨凌云家楼下等待朋友到来时,据李文足估计周边盯着我们的人就约有100人,有的拿着摄像机,有的腰间挂着对讲机。当我们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时,来了一群环卫工人,推着小型洒水车,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还叫‘使劲喷’。”这一举动让她想起野靖环之前参与过的3次独立选举中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她说,“2011年的时候,是警察出面,她们被带到派出所,被推搡、被打;2016年的时候,在警察的旁观下,一群‘朝阳大妈’对她们推推搡搡;现在是变成了便衣观看、环卫工人来扫我们,要把我们从这个地方赶走,这么多年打压一直在持续。”

对此,维权律师王宇的丈夫包龙军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指出,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一项权利,每个公民都有权选出自己的代表,表达反映自己的意见,而选举人大代表就是主张自己权利的一个途径。

他说,选举人大代表应该是表现民主的一个方式,但“我昨天在现场看到是明显的骚扰,一帮清洁工扫地,其实就是驱赶,‘朝阳大妈’戴上红袖箍那种卑劣的表现亦令人恶心”,他感叹,“说是民主,哪有啊,根本就是限制你,不让你做任何事情。”

辽宁一位维权人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也表示,“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当局采取一些手段打压这14名参选人是大家意料中的事。当局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她们进入到选举程序里成为独立候选人。”

维权人士说,“习总书记不是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中共)的民主是最好的,全方位全过程全民参与’,我想大家都可以尝试一下。而她们(14人)这样做重要的意义在于敢站出来公开参选,这是对国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虽然结果已在预料之中,但这不重要。”“我身边多数人都是支持的,只是因当局禁言不敢说而已。”

中共宪法第57条规定,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掌握立法权、任免权、监督宪法的实施等重大事项决定权。

不过,据德国之声18日报导表示,全国人大的代表人数接近3000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议会机构,但其却时常被外界称为橡皮图章或纸老虎。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惧怕美国宪法日 中共限制中国维权律师们的自由
大陆区县人大将换届 709案家属宣布参选
【翻墙必看】分析:中共已处于内部分裂
宣布参选人大代表 北京独立候选人遭中共威胁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彭帅“活动自由”?赵克志为何丢官
【远见快评】滴滴退市腾讯遭连击 习一石三鸟?
【财商天下】三胎催生失灵 中国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针对美国
沈四海:张高丽丑闻续炒热 两派各怀鬼胎
【秦鹏直播】南非出现新变种 美英等发旅行禁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