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从中南海舞会到张高丽性丑闻

人气 5483

【大纪元2021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报导)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网球名将彭帅事件仍在发酵。21日国际奥委会发新闻稿宣称和彭帅视频连线通话,但未公布视频,也未提及外界关注的性侵指控。

关注事件的国际女网协会(WTA)认为,国际奥委会宣称的视频并未解决担忧,并重申呼吁对张高丽性侵指控进行调查。

中共对彭帅事件不透明的处理有何苦衷不得而知,但我们透过以往其党内高层的涉色秘闻,或可印证当下张高丽的性丑闻。

体育界知情者曝中共高官淫乱内幕

中国前国家篮球队队员、加拿大篮球教练鞠滨近日对大纪元揭露,女子网球队是中共高层性骚扰的重点领域,最早可以追到1980年代。当时中国还没有高尔夫球场,在北京中央高层流行的一股网球风。

鞠滨说,“因为这些中央高官太剧烈的运动做不了,网球感觉比较高雅。那时国内开辟了很多网球球场,给高层人物进行娱乐健身。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是找顶级运动员陪练。”

“我非常清楚这里边儿所产生的这些肮脏的事情,一些交易。这个体制里面不停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说这是非常明显的一种奴隶制度的体现。

鞠滨说,他有同学在国家体育总局内部,所以能了解内情,“你可以看到下层对上层唯唯诺诺的媚态”,是这个制度造就了现在的事件,“今天不发生,明天还会发生,不发生在彭帅身上,就发生在李帅身上,这个制度就是滋生(性騒扰)的土壤。”

学者:江泽民带头淫乱

旅澳法学家袁红冰11月19日也对大纪元说,共产党的高官进行淫乱活动有三个重灾区,“一个重灾区就是央视的各种主持人群体,另外一个重灾就是军队的各种各样的文艺团体。那第三个重灾区就是女子网球队。”

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淫乱是中共暴政的一个基本特征,整个中共从江泽民时代起,“所有的官员上至中共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一直到下面的小科长。全部是一群贪官污吏,是一群衣冠禽兽。”

“这就是一个极其残酷的现实”,袁红冰说,“造成这种局面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江泽民时代,他实行权力腐败的利益让所有的官员均沾,这样的一种国策来收买官心,达到官员对他的拥护。所以到了后来的整个中共权力腐败已经烂到了骨子里。所有的官员无官不贪。”

有关江泽民的性丑闻一直在官场和民间流传,其被指有四大情妇,包括曾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的黄丽满,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前央视主持人李瑞英以及军中女歌手宋祖英。

其中江泽民1991年在军队海政文工团选定宋祖英为情妇,因为江的撑腰,宋祖英的影响力一直维持到习近平上台之初,尽管江泽民已退休多年。

2014年军中打虎高潮时,宋祖英被查的负面传闻不绝。2018年9月,宋祖英被证实丢掉了海政文工团团长职务。

以军队文工团为淫乱的还包括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和王守业等一众贪将,近年当局的反腐中已曝光一些丑闻。

以央视为“后宫”的高官,最知名的莫过于江泽民的亲信、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2012年中共十八大退休的周永康,直到2013年底被秘密调查之前,仍传出与央视情妇叶迎春密会。

央视主持人叶迎春和前主持人沈冰都曾是周永康妻子贾晓晔的同事,她们与周永康的关系被指相当混乱。

另一个落马高官令计划,其情人中包括原央视时政新闻部副主任冯卓。

前公安部副部长、610办主任李东生,曾任央视副台长,因为曾向周永康等人输送美女,被称为“中南海皮条客”。

以上丑闻还只是被媒体曝光的一小部分。

中共出书自曝淫乱传统:中南海舞会色情化泛滥

中共高层权贵私生活荒淫糜烂早已有“传统”。中共人民日报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由权延赤编写的《走进周恩来》一书,当中罕有披露1950年代,中南海和北京饭店舞会,以及家庭舞会色情化泛滥的内幕。

中共建政后,中共领导人和中央办公厅机关都搬进了中南海,举办舞会更有条件了。开始是每周一次,后来觉得太少,改为一周两次。有时举办的地点也会在北京饭店,以及一些领导人的家中。

最早是从各部队文工团临时抽调人伴舞。公安部门认为不利安全,1953年,从各兵种和大军区,抽调几十人成立了“中南海文工团”,里面有器乐队和演出队。

《走进周恩来》书中说,这个打着让中共领导人放松、锻练身体的“活动”:有领导干部热烈至过头,随便到越轨。

作者这样描绘在北京饭店举行的一次高层舞会:一位相当一级的负责干部,他的跳舞,用我们当时的话讲,叫做“很不严肃”。

书中描写中共前领导人高岗在跳舞中“加上了‘按摩’动作,并且也要享受舞伴的‘按摩’,”“调情的话多起来,有些甚至讲得很粗俗”。

书中还说,所谓家庭舞会也是“建国之初就有”,“当然,一般人是搞不了的,大城市里的资本家另当别论,以共产党的干部讲,就是那些司令、部长也没有搞的条件,也想不到去搞。”

当年只有15岁的舞蹈演员孟锦云,因为陪毛泽东跳舞,成为毛的“专职舞伴”。1975年更是调到中南海工作,照顾毛泽东的日常起居,获得毛泽东的特别恩宠。

管不了张高丽 习近平有苦衷?

中国女网名将彭帅11月2日透过自己的新浪微博账号,公布自己与中共政治局前常委、中共国务院前副总理张高丽不对等的不伦关系,彭帅帖文二十多分钟后就被中国全网删除,但已在境外成为话题。

彭帅微博原文标示与张高丽发生关系的几个时间点,一次是十多年前在天津,另一次是七年前,大约是张高丽升常委之际,第三个时间点是三年前(2018年),其时张高丽刚退休不久。

这让人思考,尽管习近平当局近年反腐曝光了不少高官权色交易问题,包括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但对于现在更多的中共副国级以及高官,乃至已退休高层是否在私生活这方面没有任何管束?

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12月28日,新华社曾报导中共政治局所谓民主生活会,习除了政治纪律要求,特别强调“要管好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但并无提及生活纪律。

另外,2016年2月5日发布的中组部发布文件,要求离退休干部与习近平中央“保持一致”,还要求对这些离退休官员的所谓“教育管理”,当中有细到不能参加宗教活动这类规定,但没有任何关于生活纪律方面的要求。

对此,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也不是说当局针对在职高干或退休老干部忽略生活纪律约束,是对所有官员都一样,“因为全部都是贪官污吏,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袁红冰说习近平现在所谓的反腐败只能是有选择的,整肃的就是他的权力斗争的对象。

“中共无官不贪的这个现状,是整个中共暴政的政治体制所造成的。而习近平他并不是要消灭这个体制,他是要强化这个体制。”

袁红冰说,现在习近平只要求官员政治上的忠诚,只要忠于他,“你什么生活上的腐败,权力上的一些腐败⋯⋯都是完全忽略不计的”。

“像张高丽这种事情能够被爆出来,那一定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激化的一个表现”,袁红冰说。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则对大纪元表示,中共高层官员的生活腐化、男女关系混乱问题,有着制度化因素。

唐靖远解释说,人类社会普世继承下来的夫妻忠贞的家庭关系与价值观,无论东西方都是来源于宗教。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从马克思发源开始,就明确将消灭宗教、消灭传统家庭结构作为目标之一,所以共产党所到之处,党内都是高度一致的淫乱状态。

“正因为意识形态许可,加上中共等级森严的特权制度支撑,从延安时代的换妻潮,到建政后的中南海舞会,再到相应级别高官的生活秘书、家庭保姆之类,中共高层的性特权完全是一种制度化的方式在运行。”

唐靖远分析说,这也就是习近平当局现在无法用“生活纪律”来进行反腐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几乎没有官员在这方面能够保持清白,他根本就无法对每个人都追究!”

另外,唐靖远表示,具体到张高丽这个事件,当局感到棘手在于,如果因为性丑闻对张高丽进行调查处置,这不仅对中共形象是一次重创,而且涉及到党内“刑不上常委”的帮规,因此只要不是涉及谋反,几乎不太可能针对常委进行调查。加上也会让这种反腐反弹到同样不干净的习近平自己诸多亲信身上。而中共的护短机制的本质,就是来源于一党专政,是一种集体免责制度。

他认为彭帅如果不是一个网球明星,如果不是因为有WTA等国际组织为其发声,她这点遭遇就注定石沉大海绝不可能再有出头之日。

(大纪元记者骆亚、李韵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张高丽性丑闻牵出更多大案
周晓辉:因丑闻扬名世界的中共高官不止张高丽
【秦鹏直播】吁调查张高丽 世界网协杠上中共
【百年真相】张高丽和江派官员淫乱秘闻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