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六中全会点名的军老虎张阳自杀之谜

人气 22750

【大纪元2021年11月28日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第三份历史决议,点名四个“军老虎”——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

其中,郭伯雄、房峰辉被军事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徐才厚判刑前病亡,张阳上吊自杀

2018年8月18日,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接受《新京报》“政事儿”专访时说:“张阳的问题比郭伯雄、徐才厚还严重,张阳涉案数额巨大,作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

为什么刘源说张阳的问题比郭、徐还严重?张阳为何自杀?

张阳自杀

2017年11月2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张阳因涉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贪腐案,从8月28日起开始接受调查,11月23日在家中自缢死亡。

同一天,中共军网发表钧正平的文章,称“张阳畏罪自杀!这个曾经位高权重的上将,用这种可耻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文章怒斥张阳“台上台下两种表现、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嘴上喊忠诚、背后搞贪腐,是典型的‘两面人’”,并连续用四个“丧失”、四个“玷污”形容张阳,称“张阳以自杀手段逃避党纪国法惩处,行径极其恶劣”。

张阳是文革结束41年来首位自杀的中共上将,中共十八大以来首位被查的在职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十九大后落马的首个“军老虎”,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运动以来落马的第七名中共上将。

张阳犯了何罪?

2018年10月16日,新华社发布“开除张阳党籍”的消息称,“经查,张阳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情节极为严重,影响极其恶劣”。

“张阳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品行低劣,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最终以自杀方式企图逃避党纪国法的惩处”。

此前,中央军委已开除张阳军籍,取消其上将军衔。

张阳是徐才厚的嫡系

从中共官方披露的消息和海内外媒体报导看,张阳确系徐才厚的嫡系

徐才厚长期担任张阳的顶头上司,1994年至2012年,曾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常务副主任、主任,主管军队政治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正是在此期间,张阳不断得到提拔重用。

1996年初,张阳任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163师政委;2000年,升任第42集团军政治部主任;2002年,升任42集团军政委;2004年,升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2007年,升任广州军区政委。2001年至2010年,从少将升至上将。2012年,成为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

张阳不到10年由少将升上将,不到3年从大军区级副职升正职。不少军中人士表示,这样的升迁速度,与张阳对徐才厚的利益输送有重大关系。

张阳曾被称为“张麻袋”

中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人物》曾发表《起底自杀上将张阳:用麻袋收钱送钱,与郭伯雄、徐才厚纠缠不清》一文。

文章援引一位军方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张阳的事影响如此之大原因有二,一是身处高位,二是臭名昭著。他胆子大、敢收钱,一路行贿一路高升。”坊间流传张阳外号“张麻袋”,意思是收钱送钱都用麻袋装。

广州军区是张阳的发迹之地。《环球人物》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张阳被称为广州军区最坏领导,众人早就盼他被查处。”

香港2017年第49期《亚洲周刊》发表《军方两面人张阳自尽》一文透露,郭伯雄曾交代,张阳给郭送了2,500万元人民币,在友人处藏匿1,700万元人民币。他还在深圳、东莞、北京多地嫖娼,由友人支付数十万元。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称,2017年11月25日,张阳在广州的一栋豪华别墅遭军队人员搜查,这栋别墅和物品被没收。

张阳自杀的疑点

一、为何在家里自杀?

据新华社报导,从2017年8月28日起,中央军委对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期间,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11月23日上午,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

按中共惯例,对张阳这样的高级军官进行调查,应采取“隔离审查”措施,一般都是在军人严密监控的宾馆或保密地点进行。

二、怎么自杀的?

据香港《亚洲周刊》报导,当时有军队纪委人员第二次到张阳家中,在客厅继续对他进行审查谈话。张阳对来者说,他先去卧室换衣服,却迟迟未回客厅,调查人员进入卧室时,发现张已自缢身亡。

鉴于张阳的特殊身份——原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鉴于调查核实问题的特殊性——与已被查处的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贪腐案的关系,张阳身边应该有军人24小时严密监控,怎么可能让他有单独上吊身亡的机会?

三、为何党媒公开报导和评论?

此前,中共将领自杀传闻很多,中共官方都没有证实。张阳死后,中共党媒不仅公布了张阳自缢身亡的消息,还对张阳予以猛烈批判。这是为什么?

以上三个疑点表明:张阳之死,背后或有更深内幕。

张阳为什么自杀?

2016年5月发行的《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读本(2016年版)》中,习近平讲:“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习的这个话也适用于张阳。张阳问题的要害在于:“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香港《东方日报》曾发表评论称:“在中共十八大前,关于解放军高层人事安排,徐才厚与郭伯雄达成默契,在两人的算盘中,张阳在十八大时升任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到十九大时升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接替许其亮,而郭伯雄的头号亲信房峰辉则占据总参谋长,十九大之后接替范长龙的军委副主席一职。郭徐两人打了一副好算盘,但没想到习近平上任之后,先是将徐才厚、郭伯雄收监,再逼房峰辉、张阳对郭徐反戈一击。”

“但张阳一直对中央军委隐瞒与徐才厚的真实关系,拒不交代徐才厚对其‘交心内容’,甚至据说与孙政才等阴谋家暗中串联,企图藉中印边境对峙的机会,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

这个评论有一定道理。

中共历来最重视军权。江泽民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时,提拔重用郭伯雄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卸任中央军委主席前,提拔重用徐才厚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江名义上退休后,通过他的两大亲信郭、徐,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实际掌控军权。

2012年郭、徐退休前,江泽民肯定会为未来继续掌控军权进行人事布局,郭提拔重用的房峰辉,徐才厚提拔重用的张阳,可能是最重要的预备人选。

但是,习的反腐打虎和军改,打乱了江的布局。虽然军改后张阳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房峰辉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但是,习将原中央军委四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张阳、房峰辉的权力被削弱。习追查张阳、房峰辉与郭、徐腐败之间的关系,令张、房在十九大后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可能性或成泡影。这些情况无疑会使江的军中影响力大大降低。

张阳之所以在家中接受“调查核实”,笔者分析,可能有以下四个原因:

第一,张阳是习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后的十八届中央军委成员之一。习是这届军委的“班长”,张是“班子成员”,习主持军委工作的许多重大事项,张都有参与。张还兼任全军贯彻落实古田政工会议精神领导小组组长等。

第二,徐才厚、郭伯雄被抓后,张阳一再公开表态,与徐、郭切割。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张至少13次公开痛批徐才厚。

第三,根据中共反腐败惯例,在类似徐、郭这样的大案要案发生后,涉案者如果主动交代并退赃,可从轻发落。张阳向徐、郭行贿问题,张可能向中央军委有交代,并有退赃行为。

第四,查办徐、郭在全军震动非常大。对张阳的问题,只要张好好配合,习可能想低调处理。

但是,在习审查张阳、房峰辉前,2017年6月18日至8月28日,中印边境地区出现军事对峙。到了8月,军事对峙持续升级,中共军方仿佛要跟印度干一仗似的。当时正值中共十九大前夕,习肯定不想在十九大前跟印度打仗。

中印边境紧张之际,7月2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当时,是否出现张阳、房峰辉与孙政才串连、密谋,现在缺乏证据。但是,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说,张阳的问题比郭伯雄、徐才厚还严重,使人不得不怀疑:张、房、孙或涉“政变”阴谋。

香港《前哨》杂志曾发文称:房、张策划在十九大前发动政变,结果走漏风声,习近平下令抓捕两人,政变流产。这个说法没有证据证实,但可能也不是空穴来风。

尤其是,张阳自杀后,中共党媒对张阳的批判之严厉,超乎寻常,有人用“鞭尸”来形容,似不为过。为什么?笔者认为,张阳或暗中做了谋反“大逆”之事,或隐瞒了企图谋反的“大逆”之罪,或想保护同伙免受追查。

2021年是中共二十大的前一年。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尖锐、激烈。自从2月20日习近平谈到中共早期领导人张国焘“挟兵自重、另立中央”之后,中共党媒一直在炒作这个话题,或与徐才厚、郭伯雄有关,亦或与张阳、房峰辉有关。

结语

2021年,习近平密集强调“军队必须绝对忠诚”,强调“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强调防止出现“野心家、阴谋家”,军队将领的任职不断变动等,说明习最担心的是军队出问题。

前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是中共军队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习一日不拿下江泽民及其军中亲信,一日难以安枕。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有多腐败?
王友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有多腐败?
王友群:把女儿“献给”徐才厚的谷俊山
王友群:玩弄女人的中共中将王守业终成阶下囚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从钱学森到导弹专家出逃 风水轮转?
吴明德:中共为保GDP 虚报中港贸易数字
【新闻看点】手术室里全是钱?大陆医院爆黑幕
【秦鹏直播】美中科技战升级 晶元巨头撤离上海
【新闻大家谈】中共冬奥誓言惊全网 穿越朝鲜?
【百年真相】凶手是谁?“封疆大吏”离奇送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