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大学生大陆探亲遭性侵 重庆警方不立案

人气 6182

【大纪元2021年1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小倩(化名)长期在美国生活,去年回大陆探亲期间被重庆一名大学生强奸、拍裸照,后导致精神分裂,多次自杀。重庆警方却不立案调查,家属提出控告。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长春的杨女士近日告诉大纪元记者,小倩的父亲是美国公民,小倩在中国长春出生,十几岁时随父亲移民到美国上学(有绿卡)。小孩没有社会经验,不懂得男女关系,不知道社会的危险性在成都一宾馆被强奸了,又被拍裸照威胁控制。

“小倩被伤害成了精神病,经常自杀,最后导致差点人没了,我们现在家里面非常痛苦。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咋活啊?这孩子废了。”她控告重庆警方不作为,包庇犯罪嫌疑人。

据杨女士描述,小倩今年22岁,原在美国纽约上大学。2020年2月24日,她在网络游戏中认识了在重庆理工大学念书的小金。小金主动加她微信,向她述说他被几个女孩子欺骗感情的痛苦经历,并约小倩到成都玩。

小倩非常同情小金的遭遇,2020年4月16日前往成都见面,小金在成都机场附近订了一间房间。晚上,小金坐在床边说话,突然猛得扑向小倩,把她压倒在床上。小倩呼救时,小金打她的脸和头部,小倩被打晕了,就这样被性侵了。

小金告诉她吃避孕药,还拍了裸照,用裸照威胁她继续与他来往,不准她告诉家人。小倩哭了一夜,第二天回到长春家中第一次自杀。家里不知道咋回事,一直怀疑她是不是心理有疾病。

2020年7月,小金暑假期间来到长春,让小倩租下一间公寓,威胁她多次发生关系。9月初开学后又逼迫小倩去重庆。房租6000多元钱及吃饭等都让小倩支付,小金还不让她出屋。

小倩开始失眠,过着噩梦般的生活。2020年10月20日,小倩发现自己怀孕了。小金说不要这个孩子,医生让她养二周后再来做人流。

几天后,小金带小倩去重庆欢乐谷坐旋转章鱼高低弹跳和过山车等危险玩具。第二天小倩流血不止。2020年10月28日,小金动手打骂,用脚踹她的肚子,小倩倒在地上大出血,就这样流产了。

小倩怀孕后不久流产。图为小债的门诊病历。(受访者提供)

小倩流产大出血后,没有得到任何治疗和休养,仍被小金强迫发生性关系。11月11日,她高烧39度,肚子剧痛,小金却带她去乌龙山“游玩”,去没有景点的山里。小倩非常害怕,觉得对方是要杀人灭口。幸亏周围人多就返回了。

2020年12月初,小倩回到美国。经常发生失血性休克、失眠和全身疼痛,加上小金三番五次的言语刺激,用裸照威胁说要发在网上,让她去死,小倩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心理上没有生存的意志。她经常有自杀的想法,割脖子4次,割腕8次。

小倩在举报信中写道,“我不仅仅在肉体上痛苦,心灵上更受到摧残以及经济上受欺诈损失,现在造成精神上‘重度抑郁症’,终身不育,导致我在美国无法上学。他以各种理由要钱,骗取我很多钱吃喝和住宿,以买衣服等各种理由要钱,大约十多万元钱。”

2021年7月6日小倩回大陆治疗,被诊断为严重精神分裂症和严重忧郁症,在长春市心理医院(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做了七次MECT(大脑休克性治疗)。

小倩接受治疗后对有些事情记忆很模糊,还有因身体和心理受到伤害导致精神不健康等问题,还有强烈的自杀意念及行为。杨女士提供的照片和病历显示,小倩手腕上有多次刀割的伤痕。

小倩多次割腕自杀,图为部分病历。(受访者提供)

杨女士告诉记者,“孩子现在精神很不好,一会儿清楚一会儿糊涂的,精神分裂时还会打人。家里一时一刻都不能离开,得两人护理她,她总自杀、感到害怕。也不知道吃饭睡觉,也不出屋,每天得服用大量药物控制治疗,已经住院六次了。”

杨女士认为,小金的行为太恶劣。一直拿她当性奴,打她,又恶意导致她流产。造成孩子伤害、精神病、自杀,又控制她限制人身自由,都够刑事犯罪,重庆警方涉嫌包庇罪犯。

“谈恋爱照裸照控制人家吗?威胁发到网上,打她,最后让她去死,说死了就解脱了。孩子总害怕。”她说。

今年10月,受害人以及家属母亲和姑姑去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区公安分局花溪派出所报警,至今没有结果,不予受理。

记者就此咨询了多位律师。由于重庆、成都、长春都是案发地,按法律规定,受害人在多地受害,有不同的情节,可以多地同时立案,最后指定一家办案单位。

杨女士说,“我们到成都报案,成都警方立案了。从今年6、7月份一直在找长春警方,最近立案了。但是重庆不给立案。我们在网上举报多次了,没人管。”

她表示,之前的小倩聪明上进,学习非常好,乐观、善良、漂亮,是个非常好的孩子。“(小金)利用孩子的同情心。他非常有经验,玩了多少个女孩都没事,我们是第六个受害者。”

“此人以网络为平台在全国各地欺骗多名年轻女孩,以强暴女孩子发生关系后拍裸照等威胁手段,其目的就是骗钱和骗色。”她表示,家属要追究学校的管理人员以及领导的责任,要求重庆警方立案追究施害人的刑事责任。

记者致信重庆理工大学校长信箱,尝试联系小金,并致电会计学院党办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请示领导后让记者联系保卫处,称这种事件是由保卫处统一处理。记者致电保卫处,对方却称不清楚,让记者联系学院,“你通过电话不大方便,具体办理的科室也不会告诉你”,“你走正常渠道吧”。

记者以小倩同学的身份致电市公安局巴南区分局花溪派出所,办案人员表示不能透露案情,称已向亲属解释过了,他们调查没有犯罪事实发生,肯定有证据。其称在法理依据上,一是事实问题,二是法律问题,涉及到管辖权。“我们跟双方都不认识的。很多东西摆给家属看了,她们不能接受,这个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事实摆着呢。”

“她(小倩)是先去了成都,然后去了长春,最后才到了重庆。重庆不能统管全国。”该人员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网海拾贝】张高丽性侵,痛批李云迪的媒体去哪了
【翻墙必看】上海国安局长涉性侵其下属女儿
彭帅指控张高丽性侵 外媒聚焦中共高层内斗
遭性侵女被重判 上海小红楼圈养性奴再惹议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普京吞乌东 北京诡异做出这举动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 中共大搞战争的企图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