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笑飞:习近平连任的难度

人气 13111

【大纪元2021年12月26日讯】中共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给予了习近平较高的历史地位。中共的前两个历史决议都是破旧立新,通过否定之前的政治路线的方式分别确立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权威。而第三个决议则是和稀泥,虽然也把习近平与毛邓并列,牵强附会的意味颇为明显。据传这个决议与习近平的设想相差遥远,中共喉舌也暗示分歧巨大争论激烈。陈破空先生分析指出,这份历史决议出炉一个月之后就被降调甚至束之高阁。中共《求是》和《人民日报》甚至刊载文章赞扬改革开放却对习近平只字不提,习近平的连任之路荆棘遍地。

习近平在2012年上台之初,就有评论人士从习近平的讲话和人事安排中发现习近平有打破两届任期的迹象。2018年中共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习近平连任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国家主席的职位是个虚职,没有任何权力,所以毛泽东邓小平两个所谓的领导核心都不担任这个职务。靠六四镇压而窜升的江泽民为了弥补其资历上的先天不足,搞掉杨尚昆之后担任国家主席,并形成了一个惯例。其中也有外交方面的考虑,中共党魁实际掌握最高权力,但是如果只有中共党内职务和军队职务,那么出访其他国家就名不正言不顺,令对方的元首和政府首脑无法对等接待。其实中共党魁和军委主席的职务都是没有任期限制的,也就是说,即使不修改宪法,习近平也可以连任这两个实权职务。所以修改宪法,只能表明习近平迫切的心情,也反映出习近平真实的处境。

在西方民主法治社会,国家领导人一般是没有年龄限制的,甚至内阁制的政治体制如英国、日本、德国对首相的任期都没有限制。原因很简单,就在于那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主权在民,只要民众认可,其他因素都不是问题。里根和川普就任总统的时候都已经70岁了,撒切尔夫人担任英国首相11年,而促成两德统一的德国总理科尔任职期间长达16年。反而是一党专政、权力黑箱运作的中共在口口声声搞什么任期限制,“七上八下”等等,然后又不得不修改宪法,自扇耳光,十分好笑。

在中共体制下,领导干部终身制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既有必要,也有可能。一方面,权力与利益是绑定的,单单为了利益也不能放弃权力,而且权力的取得和巩固都是在激烈的斗争中完成的,一旦失去权力,身家性命都不能保证。即便是毛泽东,他所担心的事情在其死后不久就成为了现实:他的遗孀江青和侄子毛远新锒铛入狱,他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被搞掉,他引以为豪的政治遗产“文化大革命”被翻案。另一方面,权力的核心是服从,就是说只要有人遵从你的命令,你就有权力。而中共体制内的权力是“私有制”,只要拉帮结伙打击对手,你就可以把持权力终身。一位北大的博士在挂职河南省新野县的两年期间,深入调查了当地的官场生态,发现有21个“政治大家族”,每个家族有超过5人的副科级以上官员,而家族成员中副科级以上官员在2人至5人之间的“政治小家族”则有140个之多。这些家族的形成,多是一人身居高位之后再提携安插其他家族成员,这些家族之间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县城官场虽小,也足以管中窥豹。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等在权斗中生存下来的中共第一批元老都是死在职位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逻辑必然推导出“打天下就要坐天下”的结论。他们本人当然从来没想过退休,其他人也不敢提异议,甚至都没有这个意识。中共第一代元老轻轻松松地实现了名至实归的领导干部终身制。文革结束后,心有余悸的中共高层意识到最高权力应该有个限制。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披露,邓小平第一个肯定了取消终身制,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把华国锋打下去之后就不提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中共宪法的一个诡异之处,当时中共的宪法规定了人大委员长、国家主席、总理的任期限制,单单没有规定军委主席的任期。不仅如此,人大常委会、总理、高院院长、高检检察长这些经人大“选举”产生的职务都需要向人大“报告工作”,唯独军委主席例外。从法理和立法技术上看,这种规定实在是丑陋不堪。笔者的法学教授说宪法中关于军委主席的条款是邓小平自己写的,邓小平觉得如果他向人大代表报告工作,有失身份。1989年邓小平把军委主席职务交给江泽民,是因为没有这个职务也一样掌控最高权力。有人调侃江泽民当了军委主席许多年,都不知道军委大门朝哪边开。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在追悼会上声音哽咽擦眼泪的拙劣表演,实际上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也就是说,邓小平变相实现了领导干部终身制。

江泽民没有邓小平那样的资历和权威,但是捡到了邓小平死后的权力真空,名正言顺地玩弄权力,放纵贪腐培植亲信,其党羽遍布党政军群和国企。但是由于邓小平同时指定了胡锦涛接班,而且朱镕基李瑞环等环伺在侧,江泽民无法延长任期,只好在2002年下台,但是还是留任军委主席两年。虽然江泽民不在台上,但是安插的党羽在很大程度上架空胡温,江派的影响力甚至覆盖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并波及第二个任期。这对江泽民来说,至少截至目前也算是变相准终身制。胡锦涛卸任不拖泥带水,因为即使效仿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两年,也没有实际权力,反而成为众矢之的。前面有江泽民的阴影,后面有习近平的脚步,胡锦涛的裸退,虽然说更多的是出于无奈,但是也不失为比较明智的选择。毕竟胡锦涛是邓小平钦点的接班人并盘踞中共高层多年,资历深厚,虽然失去权力但是尚可自保。

习近平的处境是最尴尬的。他的上位是团派与江派各自怀着如意算盘妥协的结果,所以也面临着两个派系的夹击。江派只是把习近平作为一个临时踏板,暗中策划政变用薄熙来取而代之。而团派虽然没有策划政变,但是安排了胡春华作为习的接班人。殊途同归,最终目的都是要把最高权力争夺到自己手中,只不过团派的方式温和一些而已。习近平为了巩固权力与江派和团派发生了激烈的斗争,目前也是骑虎难下。如果习在二十大退位,甚至都不可能与胡锦涛一样安度晚年。也就是说,邓和江退居幕后的变相终身制对习近平来说是走不通的,所以习只能尝试毛泽东模式的名至实归的终身制。问题在于时过境迁,习近平不是毛泽东,而中共也走到了风烛残年四面楚歌的今天。

中共的权力争夺都是以军权为后盾,毛泽东自不必说,邓小平能够三落三起,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在军队中都有深厚的根基。而曾经的二号人物刘少奇之所以被迅速打倒并且被肉体消灭,也与他在军队缺乏影响力有直接关系。江泽民虽然在军队也没有根基,但是在邓小平死后名正言顺地承接了权力,而且有足够的时间收编拉拢军头和培植自己的势力,这也是江泽民能够垂帘听政而胡锦涛不能的原因。习近平虽然是红二代而且穿过军装,但是他在上台之时在军队中不要说亲信,就连熟识的中高级军官恐怕也没有几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习可以打老虎拿下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但是没有多少亲信去填补他们空缺。卫戍区司令和中央警卫局局长频繁换人,也说明习对他们也不是绝对信任。江派势力在军队深耕了几十年,对习不忠的应该不少,军队骑墙派也很多。

既然军队是这个态度,那么习近平能否摆平党内各个权贵集团就显得至关重要。对此,习近平的优势主要有两点。第一点是习近平毕竟是党魁,是中共体制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有相当大的权力运作空间。习近平在2012年上台前曾突然隐身两周,事后透露出来的消息是习近平以不接班为筹码,要求推进对薄熙来的调查并将令计划调离中办,事实是习近平如愿以偿。习近平在当时还只是储君,可见党魁这个职位还是很有分量的。第二点优势是习近平多年来提拔亲信、打击政敌,权力日趋稳固。但是不同于习近平在任期内推行什么政策,习近平的连任是打破惯例、涉及中共体制运作的问题,所以遇到的困难也来自更深层面。中共因新疆人权、中共病毒、台湾、南中国海等事项在国际上备受谴责,国际环境急剧恶化;中共经济也一蹶不振,财政捉襟见肘,社会危机四伏,还有香港问题、贸易战、文革回潮等问题,都可能成为政敌对习近平发难的借口。习近平如果要推动连任,只能采取更加强硬的手段打击政敌,压制不同声音,防止党内各派形成统一意见和行动。

纵观中共历代党魁的终身制之路可以发现难度越来越大,是因为党魁的权力特别是对军队的掌控力度越来越小,而其他派系的势力越来越强。习近平想模仿毛泽东,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更重要的是,毛邓时期的中共还是有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作为凝聚中共体制的价值观,但是六四的枪声宣告了中共信仰的破产,所以江泽民只好搞“闷声发大财”。时至今日,共产主义在中共体制内也是笑谈而已,真正维系中共体制的纽带是利益。中共完全是一个权贵集团为了利益而把持政权的工具,如果各方利益的矛盾无可调和,那就一拍两散。

中共最高权力之争到了图穷匕首见的时刻,必定是激烈异常而且局势可能瞬息万变,甚至可能出现急转直下的戏剧性转折。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钟原:六中全会前中共频造势 能防意外吗?
传六中全会确认三段论 学者:习连任存悬念
【秦鹏直播】专权惹恼各派 习遭党媒高级黑?
【秦鹏直播】六中公报超邓赶毛 习难逃5大危机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财商天下】二十大决战打响 北京上海成筹码
【新闻看点】中国是疫情中心 民间早有预言
【秦鹏直播】布林肯及索罗斯谈中共为何有差别
【新闻大家谈】 李克强逆袭还是背锅?
【横河观点】布林肯谈对华三战略与拜登东亚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