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保护高校学术言论自由 澳政要力挺修正案

2月24日,澳洲议会就《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修正案(言论自由)条例草案》进行了覆议。 多位议员表示,修正案将为澳洲高校的言论及学术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护。图为澳洲大学校园。(Brendon Thorne/Getty Images)
人气: 1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悉尼报导)2月24日,澳洲议会就《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修正案言论自由)条例草案》(The 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mendment (Freedom of Speech) Bill 2020)进行了复议。多位议员表示,修正案将为澳洲高校的言论及学术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护。

高校言论自由法案修正背景

去年8月,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屈从于中国学生的抗议,删除了该校兼职法学讲师皮尔森(Elaine Pearson)批评中共镇压香港民主的推文。皮尔森也是“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澳洲分部的主任。

去年5月,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生帕夫洛(Drew Pavlou)因批评中共渗透澳洲大学,并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被校方停学。

2018年,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物理学教授瑞德(Peter Ridd)就气候变化科学公开批评该校遭解雇。

在几起涉及高等教育领域的言论自由事件发生后,时任联邦教育部长泰安(Dan Tehan)委托前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法兰奇(Robert French)为大学制定言论自由的自愿守则。

对《2003年高等教育支援法》(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ct 2003) 的修正案重新定义了“言论、学术自由”的概念。

修正案明确地定义了学术言论自由的概念和环境,即学术人员有教学、讨论、研究以及传播和发表研究成果的自由;学术人员有自由进行知识探究,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信仰,并对与其研究课题有关的公开辩论作出贡献;学术人员和学生可以自由地对他们所注册或受雇的高校表达自己的意见;学生自由参加学生社团和协会,以及学术人员自由参加专业或代表性学术团体。

澳政要纷纷支持修正案

联邦议员沙马(Dave Sharma)在覆议修正案时表示,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是自由民主的核心支柱。大学校园内发生的一些令人不安的事件表明,言论自由的权利受到威胁。

图为澳洲联邦议员沙马(Dave Sharma)。 (Dean Lewins/AAP Image)

“大学是对各种思想进行辩论和挑战的重要机构。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大学是保护所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即使所讲的内容可能不受欢迎或具有挑战性”,他说。

“即使是数量有限的被视为影响言论自由的事件,即使没有证据表明言论自由受到系统性攻击或侵犯,也可能使公众对高等教育部门的看法产生不利影响,而这种影响可能会影响到政治领域,对其它论坛上的讨论和对话会产生寒蝉效应”,他进一步说。

他认为,任何有关言论自由的辩论的核心应该是期望人们能够就问题的是非曲直提出不同意见。思想的自由较量以及伴随而来的自由辩论,其核心是为了我们的社会、国家和人民更好地发展。

他在表达对修正案的支持时说,“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不仅是澳洲大学的基石,也是澳洲本身和我们生活方式的基石。该法案将迈出一小步,但却是重要的一步。我向众议院推荐这项法案”。

联邦议员李瑟(Julian Leeser)在覆议修正案时表示,近年来,公众对大学的言论自由缓慢失去信心。一些人试图垄断所表达的思想,并利用大学作为推进特定议程的平台。其中一些议程是意识形态的,另一些议程实际上是对澳洲安全的威胁。无论这些议程采取什么形式,如果让大学被政治而不是学习所取代,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图左为澳洲联邦议员李瑟(Julian Leeser)。(Joel Carrett)/AAP Image)

他举例说,“在孔子学院的真实性质被曝光之后,我们应该警醒,尽一切努力确保大学能够保留其蓬勃发展所必需的特性和自由”,“如果我们的大学不能确保学术自由,那将很容易受到外国干预的利用”。

联邦议员威尔逊(Tim Wilson)表示,修正案将加强对大学校园内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保护。

图左为澳洲联邦议员威尔逊(Tim Wilson)。(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他说, “言论自由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它体现了人们的良心自由和传授思想的自由,言论自由也是检验不良思想的机会”,“尤其是在大学的环境中,让不良的思想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偏执和偏见得到挑战”,“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共同的人性,我们的社区和社会才能进步”。

他表示压制言论自由的社会没有一个能够成功,因为它试图赋予少数人对多数人发号施令的权力。唯一可持续的社会是那些赋予个人、家庭和社区言论自由的权力。这项法例可能特别针对与高等教育有关的问题,但它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将对我们社会的进步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