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长揭汉中市政协委员勾结公检法造冤案

人气 356

【大纪元2021年0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胡元真采访报导)冯莉,48岁,原是陕西省勉县医院感染科护士长。2019年7月16日,留坝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冯莉1年6个月有期徒刑,开除公职和党籍。2021年1月9日她刑满释放。她的丈夫王建荣告诉大纪元记者,冯莉是被同院的感染科主任郑新杰构陷入狱的。

郑新杰是勉县医院感染科主任,同时任陕西省汉中市政协委员,还是勉县法院陪审员,曾任勉县第十届、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王建荣夫妇指控郑新杰利用职权和其在当地政法系统的关系网,造假鉴伤报告,诬陷冯莉踢断他的肋骨,将冯莉送进了监狱。

事发当天,郑新杰的原始检查报告。(网络截图)
事发当天,郑新杰的检查报告。(网络截图)

护士长仗义执言遭报复

王建荣透露,“2016年,郑新杰开始克扣护士们工资的20%,补给医生,遭到时任护士长的冯莉和护士们的强烈反对。护士们曾经集体去抗议过、静坐过,也和医院领导沟通过,但是都没有解决。2017年,有一半的护士都辞职不干了。”

“2017年12月26日,郑新杰因冯莉反对克扣护士工资而怀恨在心,辱骂了冯莉并抢夺了她的手机。随后,与其沟通,一直避而不见,也未归还手机。”

同年12月29日,夫妻两人去找郑新杰解决抢夺手机一事。“郑新杰先上来推搡我,随后我与其揪扯倒地,然后各自起来,期间冯莉没有和郑新杰有任何身体接触,这些都是有监控的,可是郑却诬陷冯莉踢伤了他。”

“当天,郑新杰要求住院,他在勉县医院做了DR和CT检查,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第二天和第三天他都做了同样的胸部拍片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但是第三天(2017年12月31日)的下午,他找到同院放射科的工作人员呼永安,让他非法出具了一份CT诊断报告书,结论是‘有两根肋骨骨折’,可是呼永安并非医生,没有医师执业证。我们把这次的影像片带到西安、北京等地请专家阅片后,均被告知未有肋骨骨折。”

王建荣透露,郑新杰的亲戚和朋友、同学在汉中市的公检法都有关系,其中有派出所所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公安局局长、检察长、刑庭庭长和审判长等。

“我们后来调案卷时发现,郑新杰的所有口供都是2018年3月以后的,他让派出所销毁了他和所谓证人在事发时的原始笔录。因为事发时他做笔录说踢的是右边,但是他伪造的鉴伤报告是左边肋骨骨折。所以找人串供后补假笔录,做伪证,做虚假鉴定。鉴定时,不送原始DR和CT片子,而是送虚假、伪造的诊断报告。”

无医师执业证的放射科工作人员给郑新杰开具的虚假检查报告。(网络截图)

因郑新杰是勉县法院陪审员,需要回避,案子被调到留坝县法院审理。“开始案件审结之后,我们才得知,留坝县检察院的检察长与郑新杰两家是朋友。”

“我们开了三次庭,每次法官都不让我们说话。但是郑新杰和公诉人却在法庭上一唱一和地说和案件无关的话,什么‘冯莉人格有问题、性格有问题,才造成了目前的情况’。事发时现场两位医生的证词‘未看到冯莉踢郑新杰’,法院不予采信。我们要求调录像和原始诊断影像片,也遭到拒绝。”

认罪道歉就可以缓刑

2019年7月10日,冯莉在医院突然被定军山派出所的民警强行带走。王建荣去找人的时候,才被告知,留坝县法院下的命令,让勉县公安局执行,已经送到了汉中看守所。“直到同年7月16日,我们才拿到判决书。”

王建荣透露,“2019年10月初,他们通知我去勉县法院,有审判长杨新海、主审法官和汉中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在接待室接见了我,他们让我去劝冯莉,让我们认罪,给对方赔钱,认罪之后可以解除羁押方式,也就是判缓刑。但是我们没有做这个事,肯定不会承认的,我们要求搞个水落石出。”

冯莉被判刑入狱后,她的亲人们都受到很大的伤害。王建荣的父亲原本身体很健康,因此事受刺激,造成脑梗,不幸去世。冯莉的母亲在女儿出事后,住进医院发现身患癌症。而冯莉的儿子正在广州上大学,据王建荣透露,孩子的前途也因母亲入狱,政审无法通过,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冯莉的儿子曾经在网上发文表示,“从小,妈妈就是我的英雄。非典期间,妈妈挺身而出,去了我们县的抗非典一线,这次跟郑新杰发生冲突,妈妈也是挺身而出,她本来可以不这样的,但是作为护士长,她必须保护护士们的权益。”

父子为伸冤 徒步千里引关注

王建荣夫妻的儿子在广州上大学,得知母亲含冤入狱的消息,他为引起社会关注母亲冯莉的冤案,决定在放寒假的时候,从广州徒步走回陕西老家。王建荣放心不下,从陕西飞到广州同儿子一起步行回家。

2020年1月12日,王建荣父子开始了漫长的徒步回家之旅。王建荣说,“我们都没有徒步过,没走多久就满脚是水泡,只能挑碎了,挤出水,接着走,再有水泡了,就再挑破,走着走着就不长水泡了。我们还曾经迷路,走到无人区,一路惊险坎坷。”

同年2月2日,王建荣父子在徒步22天,走过广东、广西,进入湖南后,由于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各地封村封路,他们不得不停止徒步。

王建荣无奈地表示,“冯莉失去了工作,家里只有我一份收入,需要养家和两边的老人,还需要供儿子上学,压力很大。冯莉的情绪很低落,在西安女子监狱中,她们跟狱警说话都需要下跪。她被冤枉入狱,一个正常人在那样的环境中,心灵受到很大冲击。我们还是会继续申诉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常忍:法官冤判好人 难逃苍天惩治
王友群:14亿中国人民被蒙在鼓里的九大悬案
原湖南益阳法官控告检察官刑讯逼供 制造冤案
“内蒙呼格冤案”制造者之一刘旭自缢身亡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研究1号病例提前 疫源成谜
【拍案惊奇】习18个月没出国?中共何时倒台
【微视频】广东台山核电站“核泄露”是骗局?
【重播】美俄峰会后 拜登记者会:与习非朋友
【新闻看点】拜普密谈中共 396华人年前返美被查
【财商天下】泡沫多严重?大陆房地产未来走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