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可信度最低 中共疫苗外交四处碰壁

人气 6579

【大纪元2021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中国制造的疫苗在国际上信任度低。调查发现,中国制疫苗在国际上的信任度甚至还不如俄罗斯制造的疫苗。目前,中共的“疫苗外交”正四处碰壁。

中国制疫苗在国际上的信任度最低

在美、印、俄、中制造的疫苗中,目前,中国制造的疫苗在国际上信任度最低。

美国辉瑞(Pfizer)疫苗在第三期临床试验中的有效率为95%,而莫德纳(Moderna)疫苗的有效率为94%。

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今年2月刊登的同行评审证实,俄罗斯研发的一共两剂“卫星-V”(Sputnik-V)疫苗临床试验的保护效力达91.6%。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制造的科兴疫苗,在土耳其的有效性高达83.5%,在印尼三期临床试验保护率为65.3%,在巴西三期临床试验中的整体保护率跌到50.4%。据报导,这些不一致的数据使得部分西方国家心存疑虑。

今年1月,英国市场研究公司YouGov对17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9万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对中国制造的疫苗表示怀疑。

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导,根据YouGov的调查,阿联酋是第一个接受中国开发疫苗的外国国家,但阿联酋人对俄罗斯或印度开发的疫苗更有信心。即使在与中国合作开发疫苗的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人们也更喜欢俄罗斯生产的疫苗,而不是中国生产的疫苗。

2月初发布的《中亚晴雨表调查》(Central Asia Barometer Survey)发现,在疫苗方面,有52%的哈萨克斯坦人,58%的乌兹别克斯坦人和76%的吉尔吉斯斯坦人相信俄罗斯将最有能力为自己的国家提供帮助,而只有20%的哈萨克斯坦人、14%的乌兹别克斯坦人和8%的吉尔吉斯斯坦人认为,中共是最能帮助他们的国家。

柬埔寨《柬中时报》3月19日报导,柬埔寨总理洪森当天还为中国制造疫苗站台称“中国疫苗是最安全的,至今,所有接种者无不良反应”。

但是,洪森发表上述言论之前,其本人及其妻子已于3月4日接种了英国阿斯利康公司(AZ)的疫苗。路透社报导指,这剂AZ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苗是由印度提供的。

中共政协发言人郭卫民在今年中共“两会”上吹嘘,截至2月底,中共已向69个国家和2个国际组织提供疫苗援助,向28个国家出口疫苗。

中国制的疫苗虽然已在全球数十个国家获批使用,却没有一款中国制疫苗获得世界卫生组织(WHO)批准使用。

中共“疫苗外交”四处碰壁

在美中高层阿拉斯加会议之前,3月12日,美国、日本、印度与澳洲“四方安全对话”领袖视讯峰会举行。

对于疫情,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会后表示,四国领袖做出重大承诺,将透过印度制造、美国技术、日本与美国的资金,以及澳洲的物流能力,四国对话承诺到2022年底时能向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印太与其它地区提供多达10亿剂疫苗。

此前,印度与中共展开了“疫苗外交战”。根据印度外交部的说法,印度向周边国家免费赠送2,000万剂疫苗。到今年2月,印度已通过捐赠和商业合同向17个国家提供了1,560万剂疫苗。

其中不丹15万剂、马尔地夫10万剂、尼泊尔100万剂、孟加拉国200万剂、斯里兰卡50万剂、缅甸150万剂、阿富汗50万剂、毛里求斯10万剂。而印度洋西南部的岛国塞舌尔分别得到中、印两国各捐赠5万剂疫苗。

到3月初,中国仅向尼泊尔捐赠了50万剂,向斯里兰卡捐赠了30万剂,向缅甸捐赠了30万剂。它向巴基斯坦捐赠的疫苗是“一带一路”倡议国家中最多的,但也仅覆盖了该国人口的0.6%不到。

中共的“疫苗外交”受挫在东南亚尤为明显。

根据《外交政策》引用的数据,中共向东南亚承诺投放2.5亿剂,占全球承诺投放总量的44%。根据2020年11月18日至2021年1月10日进行的对10个东南亚国家的调查,中共在该地区抗疫援助中排名第一,但只有16.5%的受访者认为中共是该地区值得信赖的力量。相比之下,印度为19.8%,美国为48.3%。

还有与中共有领土纠纷的国家“脚踩多只船”,向多个国家购买疫苗,但唯独不向中共购买。

越南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尽管中共在当地积极开展疫苗外交,越南还是从美国、英国和俄罗斯等国进口大批疫苗,唯独没有订购中国疫苗。

在奥运会运动员疫苗问题上,中共的提议遭到了挫折。

今年3月1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宣布,中共主动提出愿意向2021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提供所需疫苗。

之后,日本和澳洲对此先后拒绝。

3月12日,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Tamayo Marukawa)表示,国际奥委会尚未就此事与日方进行沟通,日本运动员不能接种没有获得日本认可的外国疫苗。

3月14日,澳媒称澳洲奥委会和运动员拒绝参加国际奥委会为运动员采购中国产疫苗计划。

接种中国制造疫苗的人出现多个确诊病例

3月20日,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被确认在接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检测后,呈现阳性反应,目前在家中自我隔离。

就在2天前的3月18日,中共官媒报导,伊姆兰‧汗在伊斯兰马巴德(Islamabad),接种了第一剂中共国药集团生产的疫苗。

巴基斯坦3月10日启动普遍接种中共病毒疫苗计划。不过,路透社报导,巴国医护人员对中国制疫苗感到忧心。

在巴基斯坦总理确诊之前的3月18日,陕西省西安市第八医院检验师刘某被确诊。其同事爆料刘已完成二剂中国制造疫苗的接种。

在中国大陆出现这个确诊病例后,中共医学专家已经在探讨注射“第三针”中国制造疫苗的可能性。

中共否认“疫苗外交” 官媒透露出口疫苗目的

一直以来,中共当局否认实行“疫苗外交”。2020年12月24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发表社评称,某些西方政客称,中共利用疫苗开展“疫苗外交”目的是扩大政治影响力,这是“居心险恶”。

中共官员还多次声称,中共推进全球抗疫合作,“从来不谋求任何地缘政治目标,从来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的盘算,也从来没有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习近平还强调,在全球抗疫过程中,中共是充当负责任的大国。

不过,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3月17日在一个与《日经亚洲评论》和其它日本媒体举行的在线圆桌会议上直指,中共的“疫苗外交”是有“附加条件”的,“我们不应该将疫苗的分配或获取与政治或地缘政治挂钩。”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导,印度太平洋国家正承受压力,要给中国公司有利的基础设施和经济机会,以换取中国国药集团和科兴疫苗的供应。

报导引述参与免疫计划的消息人士说,随着中共与西方国家之间围绕在本地区的影响力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共推动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的努力带有“附加条件”。

位于西澳珀斯的美国亚洲中心(US-Asia Centre)主任杰弗里‧威尔逊(Jeffrey Wilson)表示,中共有着使用“有条件的经济惩罚或诱导”达到目的的长期历史。“中国(中共)的疫苗外交实际上只是经济外交的一种形式”,威尔逊博士说,“这是中国(中共)援助计划的常用路径,而且从未透明过。”

一直以来,中共官媒多次透露中共出口疫苗的目的,包括对“一带一路”的促进及鼓吹中共的体制优越性。

2020年3月,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梁晓峰称,应该优先向中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中国疫苗。

2021年2月10日,阿尔及利亚外长萨布里‧布卡多姆表示,阿方感谢中方向阿提供疫苗援助,愿从中国采购疫苗,并愿同中共共建“一带一路”。

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曾对《环球时报》表示,在疫苗的研制方面,中国并不比美国落后。一名匿名专家则称,“美国在‘集中力量办大事’方面肯定是不如中国的,因为它是纯市场性操作。”

近期,美国、日本、韩国、澳洲、德国、意大利及多个亚洲、非洲国家的中共驻外使馆相继宣布,自3月15日起,为已接种中国生产的疫苗并持接种证明的外籍人士提供“签证便利”。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虽然中共在出口疫苗时,并没有要求其它国家签署协议,但是中共正在把疫苗武器化。如对欧洲关系好的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先提供疫苗,实质就是一种政治上的交换。外国人去中国,如打了中国制造疫苗可以获得“签证便利”,更是中共在搞“疫苗外交”的证明。

责任编辑:林锐 #

相关新闻
接种中国疫苗后 巴基斯坦总理确诊
柬总理为中共疫苗站台 自己却打AZ疫苗
打疫苗仍染疫 高福称或补第三针 专家驳斥
中共以疫苗利诱逼巴拉圭与台断交 反遭呛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重播】美副防长参加第六届国防科技峰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