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岑子杰的道歉与周庭的眼泪

人气 93

【大纪元2021年03月03日讯】47名民主派人士被警方正式落案控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上庭之前,所有被控人士都做好身陷囹圄的心理准备。

公民党有李予信﹑郭家骐﹑谭文豪﹑杨岳桥四人被起诉,他们留下的话是:“一生平安,磊落做人,但世事有时两难全”。封建时代有忠孝两难全之说,意思是报国与顾全家人,有时不能两全,唯有牺牲一边,而无可选择之下,唯有牺牲自己和家人。

令人动容的还有岑子杰和黄碧云,在进入法庭之前见面,岑子杰主动向黄碧云道歉,表示民主派在运动中有很多猜疑和不信任,“社民连系其中一个成日狙击民主党”。他即场向黄碧云道歉,说“民主党系第一个我需要讲对唔住的人……希望你哋能够原谅我当时的冲动”,两个人互相拥抱。

岑敖晖入狱前,他的新婚妻子勉励香港人:越烂的牌越要畀心机打。

看到这些报道,真是很感动,这就是我们的手足!这就是我们香港人!

香港民主运动这副牌打到现在,真是有够烂了,中共以国安法凌驾香港,民主派在蒙受镇压,而国际的声援实际帮不到我们。可以预料,在未来可见的日子里,我们将遭遇前所未有的厄运,我们还要做出牺牲,还要蒙受苦难。大家都明白这个结果,但我们要就此接受命运了吗?

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我们的追求,接受和习惯中共的蹂躏,做对不起后代,也对不起历史的顺民,正如我们一向看不起的很多大陆人。另一个选择却是,我们不接受命运,不认输,手上的牌很烂,但我们还要认真打下去。

岑子杰在临入狱前向黄碧云道歉,这是发乎内心的自我反省。在强横野蛮的中共面前,我们自己手足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和解?强敌在对面,暴力加诸各人之身,我们彼此理想相同,意志相同,痛苦相同,愤怒也相同,还有什么足以分彼此?还有什么值得计较?

以往也有不少人骂黄碧云,我不知道她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让很多手足不满意,但时至今日,如果她也要入狱了,她不是为自己的利益去入狱,她身受的痛苦,我们在外面的人无法替她承受,她只能泰然地去面对自己的苦难历程。单看这一点,我就钦佩她,我也相信,她和岑子杰和解是真诚和高尚的。

同理,我对所有在民主派内部引起争执的话题,所有内部的纠纷和互相针对,都呼吁各方放下歧见,互相体谅包容,万众一心,枪口对外。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以为自己很伟大很英勇,别人都是草包内奸的偏激分子,他们谩骂别人抬高自己,有破坏无建设,这种人对民主运动的损害,有时甚至不亚于横行无忌的中共。

岑子杰的道歉是高风亮节,是意志坚强襟怀宽广的表现,这才是香港人道德水平的代表,才是我们民主运动的希望所在。

民主派内部有争论是正常的,但请用善意的﹑建设性的态度,通过彼此沟通讨论去解决,能解决的就取得共识,不能解决的就各自保留。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就是你走这条路我走那条路,最终大家从不同方向攀上山顶,而不是走到半山,大家先打起来,打得不可开交,然后滚下山去。

有人讪笑周庭在法庭上落泪,我真替这种人脸红。一个女孩子因为受委屈,遭受无端的折磨,如果她内心不平一时感触,那有什么值得非议呢?连与我们毫不相干的日本人,都替周庭不值,莫非我们对她身受的痛苦,应该无动于衷?你就不能以一种更友善﹑更厚道﹑更相知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手足吗?我不知道说这种话的人,轮到他上庭,轮到他去坐苦牢时,他又会不会笑得出来?

看到这些民主派领袖人物在入狱前的表现,我就觉得希望还在,没有人幻灭,没有人消沉失志,大家互相打气,保持斗志。他们可能要面对牢狱之灾,一两年,三五年,在他们承受丧失自由的痛苦时,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接过他们的担子,把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中共最怕是什么?最怕我们不散伙,不退缩,不死心。我们就是要做他们害怕的事,做他们不想我们做的事。

手上的牌很烂,牌烂不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命运。人再有本事,都无法主宰一切,厄运来了,就要捱,捱到厄运过去,就会雨过天青。我们要和这47位民主义士一起,把这段厄运捱过去,不论用什么方式,都要认真把这副烂牌打下去。

——作者脸书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被拒保释 周庭对裁决感失望遗憾
组图:周庭申请保释  高院拒保释还押
袁宇峰:国际人权日70周年 痛斥中共暴政罪行
前港众志成员周庭被升级“甲级犯”引关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拍案惊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积电亟需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