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保守党领袖:对抗中共 自由世界更有影响力

人气 421

【大纪元2021年03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 记者LILY ZHOU报导/原泉编译)英国伊恩‧邓肯‧史密斯爵士(Ian Duncan Smith)3月4日表示,自由世界各国在对抗中共政权暴虐行为方面,拥有的影响力可能超出人们的想像。

这位前保守党领袖在与《大纪元时报》谈及他支持的一项旨在停止与进行种族灭绝的国家进行双边贸易的修正案时表示,中共的人权纪录“令人震惊”。

“目前的中共政府无论是对邻国还是对自己的人民,无论是对香港、西藏、维吾尔人、内蒙古人、法轮功、基督徒,都相当残酷”。“他们的记录非常糟糕,既有骇人听闻的侵犯人权,也有我们认为可能的种族灭绝。”

他补充说,中共政权对其它国家的关系一直是“彻底的霸凌关系”,他列举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制裁、在印度边境的挑衅和南海的侵略行为,以及对缅甸军队的支持。

必须结束对中国的依赖

邓肯‧史密斯说,由于自由世界对中国的依赖,中共能够逃脱“大量的惩罚”。他补充说:“因为这么多人依赖中国,所以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若无睹。他们说……我认为你们不应该这样做,但他们什么也没做。”

邓肯‧史密斯说,过去10年,自由世界的国家与中国进行大量贸易。西方的投资又使中共有能力通过“一带一路”和其它路线,投资和影响发展中国家。

2021年1月14日,中国江苏省连云港市的一个港口堆放着航运集装箱。(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他还说,“碳中和”的目标也给中共政权带来了巨大的优势。

(译者注:碳中和是指国家、企业、产品、活动或个人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以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

他说:“世界上最大的电池生产国是中国;大多数稀土材料的拥有国……以及生产国,从长远来看,最大的生产国是中国。”

“这些都是我们现在制造机器的材料。电池、电话……所有精密的电子设备。同样,中国也是这个市场的主导者。”

邓肯‧史密斯说,中共当局“相当聪明地确保每个人都非常依赖他们。”因此,他认为西方“对中国的依赖必须结束,因为中国政府是一个不宽容的政府,是独裁和滥用权力的政府。”

自由世界的影响比我们想像的要大

英国国家安全战略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Committee )就英国需要更多“更长远的战略思维”进行了听证,以便为潜在的危机做准备,邓肯‧史密斯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由于政府将允许华为进入5G系统,我们不得不面对华为与政府的抗争。”他说。

中国华为公司在英国伦敦的办公楼。(Daniel Leal-Olivas/AFP via 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我们需要抛开这种认为‘中国政府大到无法应付’的想法,实际上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到底希不希望事情有所改变?”邓肯·史密斯说。

他说:“我们始终应该挺身而出,对中共‘非常危险’的行为说不。”“我们从20世纪30年代学到了一个教训,如果你不及早提出来,情况就会变得更糟。”

邓肯‧史密斯还说,他不认为中国对邻国的侵略一定会升级为热战,因为“我们在自由世界的影响力比我们想像的要大”,可以防止冲突升级。

“事实是,中国政府知道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需要自由世界继续与他们进行贸易。”他说。

“中国知道必须以每年5.5%以上的速度增长才能避免经济停滞不前。”他补充说,主要是来自西方的贸易和投资促成了中国中产阶级的增长,经济放缓将加剧中共政权的“内部问题”。

“我们在自由世界的影响力比我们想像的要大,那些不这么认为的人,我想他们搞错了。”他说。

“我们应该利用这种影响力,向中国(中共)说明:你不能在利用自由市场和其它一切的同时,滥用自由市场,滥用基于规则的秩序,无视公众的看法,以一种恃强凌弱的方式行事。”

家族与中国的渊源

“有些人不喜欢我说的话,他们总是说:你对中国一无所知,你与中国毫无关系。”

但实际上,他对中国的兴趣部分源于他的家族与中国根深蒂固的联系。

“我的曾祖父在中国创业,在中国做生意。”他告诉《大纪元时报》的记者,“我的祖父在孙中山的领导下帮助建立了邮政系统,我的祖母在中国出生和生活。”

“我的母亲和舅舅在中国出生和生活。舅舅会说普通话和广东话,在战争期间与重庆的盟军一起打败日本人,把他们赶出中国。所以我的家庭关系在中国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

他“极其尊重”中国,“巨爱”中国。他说:“我针对的是目前相当傲慢、独裁的中国政府的行为,而不是中国人民。”

视而不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英国和其它自由世界的国家正在觉醒,(对中共)视而不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确实知道,无论是在上议院还是在下议院,都有越来越多的议员非常担心。”他说,“我们并不孤单。”

他于2020年6月成立了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IPAC)。他说,在最新的成员爱尔兰于2月27日加入后,IPAC现在代表了20个立法机构,“从日本到美国”。

这些议员目前都在担心中国(中共)。他说,“视而不见”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原文:We Have More Leverage in the Free World Than We Think Against Chinese Regime: Duncan Smith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林诗远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拜登真的会对抗中共吗?
调查: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强硬对抗中共
对抗中共 欧洲三强国展开“炮舰外交”
美国拟沿第一岛链构建导弹网络 对抗中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议员推重磅法案 中共红线全踩了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秦鹏直播】蓬佩奥加盟福克斯 美国欧盟抗中共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财商天下】比特币暴涨 淘金热加剧晶片荒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