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子讲述“4·25”上访前后不寻常经历

人气 1963

【大纪元2021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报导)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万人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简称:“4·25”)震惊了世界。再回首,围绕着“4·25”事件前前后后的一段日子,当时人在天津、北京,以及澳洲悉尼的三位女子,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发生在那段时间的历史事实。

4·25”事后,世界各国媒体争相报导,认为这是自1989年“6·4天安门事件”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民众集体上访;而中共的喉舌却将其定性为“围攻中南海事件”。人们不禁要问,在89年“6·4”之后的第10年,为什么有人这么勇敢?面对中共的强权这么镇静和平呢?

22年后,她们三人有的已步入中年,有的已经花甲之年。然而,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冲淡她们的记忆。

“何祚庥捏造事实 天津警察提议去北京上访”

严柠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患上了至少9种病,特别是严重的抑郁症令她活得苦不堪言。1994年初,她两次参加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办的传法教功班,从此开始修炼。不仅身体健康了,家庭也变得和睦了,身心得到巨大的受益。

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一文,严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认为这是捏造事实,于是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反映实情。

1999年4月21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教育学院和平反映情况。没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殴打学员,并于23日开始驱逐与抓人。(明慧网)

“4月19日至23日,大家推选了几名代表和杂志社交涉,其余学员都在院内静坐,每人拿着一本《转法轮》看,我们静坐了几天。”

严柠提到23日晚上,“一群防暴警察气势汹汹鱼贯式闯入学员中,一圈一圈地围住殴打、强拉强拽,还将一些学员拖起往门外车上扔。”她说,“围住我们最后几圈时,大家都站起来了,将地上纸屑都拾起。最后清场时,地上干净得如被人清扫一遍。”

那时,严柠的丈夫看到了藏在楼里的摄像机在录像。

“大家默不作声地聚集在大门外,几十名学员被非法抓走了。”严柠表示大家随后自动地、静静地排好队朝向市政府走去。

“到了市政府,学员们静静地站在市政府对面的走道上,警察不断地骚扰、喊话,学员们没有人和警察对抗,就是看着《转法轮》,安静祥和地站着。”严柠提到当时有警察让他们去北京反映情况,大家也觉得应该去,就散去了。

法轮功学员严柠。(严柠提供)

“这就是我所经历的引起震惊世界的4·25和平上访事件之前的天津教育学院上访事件。”她说。

严柠表示时间仿佛是在瞬间划过,现在回头再看,当年法轮功学员“4·25”和平上访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

她认为,这一和平的举动正是源于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此才有了这种坚定的力量。“这些年来也正是用生命来捍卫‘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们,为千秋万代的后世,树立了一座永不磨灭的道德丰碑。”

4·25亲历者:警察引导并制造“围攻”骗局

叶奇君1997年得法,一家三口开始修炼。孩子很小时就得了严重疾病,她经常在周末带着孩子去炼功。4月24日傍晚,同一炼功小组的人打来电话,让她去小组炼功的地方。大家一起看了何祚庥《我反对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并听说天津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因向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而遭到公安拘捕。于是几位法轮功学员相约第二天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法轮功学员叶奇君。(叶奇君提供)

“我的小孩修炼后,身体好了!我想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应该去反映情况。”她说,“第二天是4月25日,一大早,我与一位同修一同乘公共汽车去了府佑街。一下车,看到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了。”叶奇君说。

“警察引导我们站在了府佑街沿线,也就是中南海的西墙外。我们在人行道上默默地,平静地站着,并为行人留出走道的空间。”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一侧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和平上访。图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明慧网)

叶奇君表示:“我站在前排,看到有人录像,以为是媒体做采访。可是,当事情和平结束后,看到媒体报导说我们是在“围攻中南海”,我才明白,原来警察领着大家排队站到中南海对面是在制造一场骗局。”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近22年,每次回首过去,叶奇君都感到非常难忘。她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见证,劝告人们不要听信中共的欺骗性宣传。

当年发生在北京的“4·25”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以当时的总理朱镕基接见了3位法轮功学员代表,听取了他们的诉求后,表示接受诉求和支持法轮功而圆满结束。当晚9点多钟,法轮功学员迅速静静地撤离,没有骚动,甚至地上连一片纸屑都没有。

叶奇君还回忆道:“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有那么多的人在炼法轮功,并且有那么多高素质的年轻人在炼,我受到巨大的鼓舞。”

隔年叶奇君来到美国读书,因而躲过了中共的直接迫害,而介绍她走上修炼道路的中国同事却因遭迫害而失去了生命。

“聆听高德大法 秉承善念反迫害”

回忆起当年在澳大利亚悉尼听到“4·25”事件时,现已退休的摄影师赵简说:“我是从媒体报导中知道的。媒体说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安静,走的时候地上非常干净。我当时想:怎么做得那么好!我也感到很惊奇。”

赵简1988年来到澳大利亚,1995年回国度假时,她从当时还在国内的母亲那里了解到法轮功,并买了书回来。1996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两次来澳大利亚讲法,赵简也都去听了。

法轮功学员赵简。(赵简提供)

1999年4月25日之后的几天,李洪志先生再次来到澳大利亚,赵简提到5月2日至3日在悉尼召开的法会上,她记得师父讲的都是教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自己的法理。她对其中的一段话感到非常地震撼:“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这是多高的法理啊!”赵简感叹道。

5月8日,她又来到新西兰参加法会,再一次听到师父的讲法,“法轮功学员只是去向国家反映情况,这是和平理性的,也是公民的权利。”她说,“可是没想到,江泽民和中共是那么地邪恶,并以此为借口开始打压法轮功。”

她认为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没有错,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勾结,歪曲事实,“有上亿人都在炼啊!这么多人做好人,他就容不下。”她说,“这么多年,面对中共的酷刑迫害、甚至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过任何过激行为,走到哪儿都是和平、理性地讲真相、反迫害。”

她表示法轮大法师父讲的是“高德大法”,“大家都是秉承善念去讲清真相,帮助人们了解真相。”

到2021年的4月25日,距离1999年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已经22年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曾经想要在3个月消灭法轮功,早已成为泡影。每年的4月25日左右,在世界各个城市都有人站出来声援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地和平反迫害。到目前为止,在全球有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修炼“真、善、忍”,法轮功传遍全世界。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孔维京:4·25 我被朱镕基带进中南海
王友群:“四二五”和平大上访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二五”周年 加国会法轮功之友吁施压中共流氓政权
UN人权专员访华 黄雪琴王建兵支持者吁关注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天花疫苗正量产 习头衔有两变化?
【财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战 二十大有变数?
【秦鹏直播】美六大招对抗中共 北京2招回应
【十字路口】出兵台海斗中共 拜登玩真的?
【横河观点】拜登说军事介入保卫台湾是口误?
【百年真相】豪掷惊国际 曾庆红儿子的敛财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