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家长将女儿带离精英学校 致信全体家长

纽约州顶级精英学校 家长不再让孩子读下去 并给全校600名家长写信

人气 2551

【大纪元2021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美国纽约报导)去年从《纽约时报》辞职的观点专栏作家魏斯(Bari Weiss),日前在她的Substack平台博客“魏斯的常识”上推荐大家必读一封信。

魏斯写道:如果你不了解Brearley,那是一所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私立全女子学校,每年学费已达54,000美元,准家庭显然必须“保证反种族主义”才会被考虑录取。

这是一封名叫古特曼(Andrew Gutmann)的家长写的信,他的女儿自幼儿园起就在布里尔利学校(The Brearley School)上学,但现在他把女儿带离了该校。

上周二他给这所精英学校全体600名家长写了一封信。以下是这封信的摘译。

最近,我们家决定不让女儿再读Brearley学校。从幼儿园开始,她已经在这学了七年。简而言之,我们不再相信Brearley的管理部门和董事会将我们孩子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而且,对于女儿能否获得必要的素质教育,发展出具有思辨能力、责任感、有见识和公民意识的成人,我们不再有信心。在此,我们分享离开之缘由,也敦促您在学校、社区和孩子的教育受到无法弥补的损害之前,采取行动。

Brearley对种族的痴迷必须停止,这一点我们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对于任何有思想的父母来说,Brearley已完全迷失了。行政部门和董事会对一名反智暴民绥靖,并允许他占领学校,所表现的懦弱和缺乏领导力令人震惊。

以下是我对Brearley的反种族主义倡议的个人看法,这只是其他持批评意见的家长们所要表达的一小部分。

我反对以肤色来评价人。我不能容忍一所学校按女儿的肤色来评价她、评价他人。从肤色和种族的视角来看待教育、历史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正在亵渎马丁‧路德‧金博士的传统,并完全违反了这种公民权利的运动。

我反对指控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自1960年代的民权改革以来,美国没有针对黑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至今已有五十多年。说有的人,是对美国历史直截了当地歪曲,或者对当今的任何社会问题都不加以理解。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平权运动,恰恰指向相反的方向。

我反对对系统种族主义的定义,该定义把黑人在教育、职业或社会成果上代表人数不足,都视为系统性种族主义或白人至高无上和压迫的证据。诸如此类轻率、无法证实的说法与Brearley所主张的知识和科学真理截然相反。此外,Brearley常说的口头禅,即学校欢迎并鼓励有关种族和种族差异根源的对话,我也认为是胡扯。

我反对这样一种想法,即黑人如果没有政府或白人的帮助就无法取得成功。Brearley采用批判种族理论,倡导一种令人讨厌的观点,即黑人应永远被视为无助的受害者,而不论他们有何技能、才能或辛勤工作,他们都无法成功。Brearley教给我们孩子的正是种族主义。

我反对对家长进行强制性的反种族主义培训。这些课程无论在内容还是方式上,都太幼稚、太空洞,对任何教育机构的家长都是侮辱。

我反对Brearley狂热地使用诸如“平等、多样性和包容性”之类的单词。如果校方真正关心所谓的“平等”,那就讨论是否停止对校友子女、裙带关系和极富家庭的入学优惠。如果校方真的对“多样性”持认真态度,就不会坚持将单一思想灌输给学生和家长,这最让人联想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如果校方真的关心“包容性”,就请回归学校的座右铭“一个Brearley”中所包含的理念,而不是教导极端的分裂思想,把美国分成两个群体:受害者和压迫者。

我反对Brearley倡导诸如“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团体和运动,该组织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反家庭、仇视、反亚裔和反犹太的组织,既不代表美国大多数黑人社区,也不代表他们的最大利益。

学校应该永远将教育排在第一位。Brearley误导性的“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文化,被证明对我们的社会如此有害,也严重损害了儿童的心理健康和适应能力。

我反对删除历史、公民和古典文学课程。我反对审查几代人所学的书籍。我反对降低招生和聘用教师的标准。我反对削弱班级严谨的学习风气和让学生分数虚高。如果允许反种族主义倡议持续下去,任何家长都可以预见到会发生什么。

像Brearley这样的学校应该是领导者的训练场。如果下一代的领导人比我们所受的教育还差,我们的国家将无法幸存,我们也将无法生存,一整代的学生都被教导憎恨自己的国家,并鄙视美国历史。

最后我强烈反对,Brearley开始教学生思考什么,而不是如何思考。我反对学校营造这样一个环境,孩子和老师由于担心“后果”而害怕在课堂上发表自己的想法。我还反对Brearley试图篡夺父母在道德教导方面的作用。我反对Brearley正在建立一个分裂的社区,令原本属于同一社区的家庭按种族被分为两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再把女儿送到Brearley的原因。

过去几个月,我与许多家长谈过话。显然,大多数家长都认为Brearley的反种族主义政策是错误、分裂、适得其反和有害的。许多人认为,这些政策最终将摧毁一所出色的教育机构。但是,我敢肯定,鉴于近来取消文化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社会中,大多数家长都不敢说话了。

但你必须说出来。数字有力量,我向你保证,数字在那里。请与主管部门和董事会联系,并要求终止反智者所谓“反种族主义”的破坏性胡言乱语。如果不能改正,那就要求换新领导。为了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以及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们,沉默不再是一种选择。

责任编辑:陈玟绮 #

相关新闻
【渥太华疫情4·9】4周居家令 本市学校仍开 变种病例速增
纽约同源会前主席:政客不断反仇恨  却在提升治安上无作为
【名家专栏】反“觉醒”联盟
【名家专栏】捏造种族歧视伪案的动机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歼20数量之谜 竟然只有30余架?
谢田:中共没钱救恒大 政治能阻骨牌倒下吗?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开明月千古谜
【直播】拜登联大首场演说:美中非新冷战
【秦鹏直播】习拜联大首次过招 美两手应对中共
【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