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东石人文新景点——港墘碑林

2019年与布袋中安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李家信共同策划“布袋碑林”,邀请水墨画家蔡友、李毂摩,名书法家张炳煌、李奇茂等为碑林题字。(邓玫玲/大纪元)
人气: 8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台北报导)您听过“碑林”吗?来到充满海味的嘉义东石,除了规划去鳌鼓湿地赏鸟,或者乘船去看一眼即将消失的外伞顶洲,也可以走一趟“人文艺术之旅”!

许多人对东石乡的印象,是个“沿海乡镇”,其实,这里还是个人文荟萃的地方,许多文人雅士专程来拜访,只为了欣赏东石港墘的人文艺术之美。

港墘位于朴子往东石的168县道上,所谓的“港”不是港口而是一条名叫“港仔”的小溪,“港墘”就是位在“港仔”旁的一个乡镇。

然而,2008回到家乡的林柏贤表示,港墘如今虽然是一个没有好山好水,也没有老街名街的偏村小渔港,但那条名为“港仔”的溪流,曾经是当地人们的生活中心,村民在溪里捕鱼,在溪边种植,人来人往的小港口,可将朴子的甘蔗运到东石,来自布袋的鲜蚵、鲜鱼要挑到港墘再转运各地,自今还保留着100公尺的港墘古道,记录了那段人货络绎于途繁荣岁月。

30岁就在屏东警界担任主任秘书的林柏贤,退休后,在乡亲的热切期盼下回到东石,开始着手开发东石的鳌鼓湿地,训练解说员成立生态馆,之后又进行东石的人文建设。

他踏遍了23个村庄,找出10栋保有人文古风的老厝,他说,像陈家古厝的三合院建筑,不但是把80年历史的传统红瓦建筑保存得很好,古厝中的老字画和灰壁彩绘更是弥足珍贵。“早期人们在搭盖房舍时都非常用心,即使是石灰土墙也请艺术家彩绘,并细心保存到现在。”

留住日治石柱 营造港墘碑林

近60件名家书法和绘画,请本土艺术家手工雕刻在碑石上,排列在港墘石柱的周边,成为艺文、教育界参访的人文新景点——港墘碑林。(林伯贤提供)

除了要找出珍贵的文化建筑,还要想尽办法保住被拆除的文化建筑。像建于昭和13年的港墘派出所,结构雅致坚固,在不能保住历史建物的无奈下,林柏贤和在地人努力留住门前那两根石柱,把两根日治时代的石柱移到一处无人的排水沟旁,取名为“港墘古柱”,并恳请请李奇茂大师题赠“港墘古柱”墨宝镌刻在一柱擎天的玄武岩上。

保住古柱之后,林柏贤又陆陆续续增加了古董级的艺术作品,把近60件名家书法和绘画,邀请本土艺术家手工雕刻在碑石上,有交趾陶烧制的,也有青斗石雕塑的碑石,以人体造型一体两斜面的石碑为主轴,排列在港墘石柱的周边,成为艺文、教育界参访的人文新景点—港墘碑林。

港墘诗路、碑墙 展现古典艺术之美

港墘国小在2015年举办了全国诗会后,林柏贤把17件作品加上沿革志共18篇,聘请本土雕刻家潘威志创作成一道诗意盎然的“港墘诗路”。(邓玫玲/大纪元)

港墘国小在2015年举办了全国诗会后,林柏贤把全国诗会的作品17件加上沿革志共18篇,精选上等的旗山石,聘请本土雕刻家潘威志,创作成一道诗意盎然的“港墘诗路”,展示在港墘国小的校园里,并训练国小的学生担任小小解说员,为参观的贵宾和学校的小朋友作精彩的解说。

除了诗路还有碑墙,港墘国小大门围墙内的“港墘碑墙”,展示了名书法家张炳煌的墨宝“求放心”,还有许多名家的绘画、书法,都以极细致的雕塑技法展现。这些雅致的碑文,让港墘国小的校园充满古典的艺术气息,有别于一般华而不实的彩绘或装置艺术。

港墘国小大门围墙内的“港墘碑墙”,展示了许多名家的绘画、书法,都以极细致的雕塑技法展现。(邓玫玲/大纪元)
“港墘碑墙”的芭蕉图,展现雕塑家潘威志细腻的雕塑技法。(邓玫玲/大纪元)

布袋碑林 大师书法展

林柏贤与中安社区李家信共同策划“布袋碑林”,位于过沟公园西侧、台17线路旁。(邓玫玲/大纪元)

2019年,更与布袋中安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李家信,共同策划“布袋碑林”,位于过沟公园西侧、台17线路旁,路过的民众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观赏着石碑上书写的各式楷、篆、行、草等大师的书法作品。

林柏贤说,“布袋碑林”四字是邀请岭南派国画大师欧豪年撰写,还邀水墨画家蔡友、李毂摩,名书法家陈岳山、张炳煌、李奇茂及台湾印社荣誉社长周澄为碑林题字,其中还可见书法家蔡江东、吴明宗及画家刘高兴合力制作的碑石,除了创意的图像文字还有镌刻的2条游鱼,文情并茂的创意让人一见难忘。

布袋碑林中由书法家蔡江东、吴明宗及画家刘高兴合力制作的碑石,除了创意的图像文字还有镌刻的2条游鱼。(邓玫玲/大纪元)

李家信也表示,能在偏乡的城镇有一处人文素养的碑林,真的是很有意义的事,25座大师级的碑林完成后,故宫前院长冯明珠等艺文、教育界人士曾来参观,尤其是嘉义县长参观后,考虑要把一旁的过沟公园好好整建一下。

江滨诗墙 另一条人文美学道路

林柏贤住所前的江滨诗墙,把大师级的作品留在诗墙上,为后代子孙留下丰富的人文资产。(邓玫玲/大纪元)

林柏贤说,许多艺术家的墨宝“一个字就上万元”,因为他和很多艺术家有深厚的交情,请他们为碑林题字推广人文美学,大师们都愿意协助;石碑上艺术作品可保存千百年,而且把当代大师的墨宝留在东石,更具深厚的文化底蕴。

“台湾在经济起飞后,很少人在做这种有文化的东西,整个社会越来越不重视人文素养。”林柏贤说,“我在港墘开辟了两条人文美学的道路,一条是港墘国小的诗路;另一条就是我住所前的江滨诗墙,把大师级的作品留在诗墙上,为后代子孙留下丰富的人文资产,我现在不做,以后一定会后悔。”◇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